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豐田“走麥城”的啟示

  當美國提出要豐田社長豐田章男出席聽證會時,他的首先反應是他本人不會去美國國會出席大陪審團的聽證會,因為他知道得很清楚,這等於是去出醜,讓囂張的美國國會議員們羞辱。
  
  但是,豐田在美國有五大制造基地,一千二百多個經銷商,雇用十七萬多職員,在美國的銷售量巨大,不去難以交代。因此,他也隻能痛下決心,單刀赴這“鴻門宴”。
  
  美國國會到底是“替天行道”,還是借機報復?畢竟,豐田是美國通用稱霸全球汽車銷售業75年的克星,我們不妨回溯歷史,簡單勾畫出一幅美日汽車大戰的圖畫。
  
  就在三年前,豐田與美國通用汽車為爭奪世界第一還打得不可開交,形成瞭所謂從產品到網絡的“立體戰爭”,烽煙遍佈北美歐亞,在中國的市場競爭幾乎可以用“白熱化”來形容。
  
  2007年度,豐田在第一季全球銷量居首,但通用到年終以多出3500輛車的微弱優勢,保持住75年全球銷量最大的龍頭地位。但到2008年,通用在百年華誕之際終於宣告失敗,把全球汽車產業老大的位子拱手讓給日本。
  
  通用對於美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來說,完全是居於奠基者的位置,1985年,位於底特律的通用汽車公司大廈就被列為全國歷史性標志建築。豐田戰勝通用,一如當年索尼買下洛克菲勒大廈,讓美國臉面盡失,美國對此當然耿耿於懷。如今豐田落難,做一點落井下石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
  
  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通用汽車公司首先應聲而倒,產品嚴重滯銷,經營商大量關門,公司破產重組,需要佈什和奧巴馬兩屆政府出手相助,用納稅人的錢來重建。與此相比較,代表環保能源汽車發展新方向的豐田,則借著混合動力車普銳斯的全球熱銷而扶搖直上,在美國本土和世界出盡風頭,美國人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大公司也有旦夕之禍。到瞭全球開始走出金融海嘯的時候,豐田剎車失靈等安全問題爆發,造成瞭全球召回上千萬輛車的巨大風波,隨後王牌產品環保車普銳斯的剎車系統和油門也相繼出現問題。風波擴大,到瞭美國國會強硬要求豐田社長親自參加聽證會,導致豐田問題變成瞭刑事調查的對象,追究其有無故意隱瞞問題、誤導消費者的責任,豐田的汽車王國搖搖欲墜。
  
  如果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美國國會可能是在報復豐田搶奪通用世界最大汽車銷售王,同時,借題發揮打壓豐田,讓重組後的通用卷土重來。
  
  但這樣的陰謀論隻能屬於揣測的范圍,而不能登上大雅之堂。不過,美國國會的強硬姿態至少說明,在對待企業競爭的問題上,美國不會考慮意識形態,不管是盟國還是別的陣營,都不會手軟,因為他們舉著保護消費者“替天行道”的大旗,既會收獲巨大的政治利益,同時也為美國企業掃清競爭障礙。
  
  針對豐田章男社長堅持認為汽車的電子系統沒有缺陷,美國運輸部長拉胡德力主不能排除,這一點就顯示瞭美國與豐田為難到底的強硬立場。
  
  但是,在這次風波中,豐田絕對不是無辜遭到美國打壓,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咎由自取。一如豐田章男在聽證會上承認的,豐田業務發展過急,忽略傳統以安全為先的經營方針。豐田偏離瞭日本企業精神的核心,那就是安全品牌第一、消費者第一。豐田等日本品牌之所以揚威世界,就在於他們的認真負責,豐田在產品質量監管上出差錯,那絕對是“自殺行為”。
  
  在走向第一的過程中,傲慢也成為常態,日本企業強調誠信的精神喪失,無視消費者投訴,隱瞞錯誤,拖延處理(如果有行賄官員,問題更為嚴重)成為常態,因此被美國眾議院能源與商業委員會負責調查和監督的小組委員會主席斥責為“誤導美國大眾”。
  
  豐田章男在美國眾議院的道歉能否得到美國民眾的原諒和信任,恐怕還要觀察,美國消費者對豐田的集體訴訟也剛開瞭頭。通用與豐田的競爭已經成為輝煌的歷史,兩傢全球最大汽車公司最後都導致瞭美國國會與政府某種程度的介入,寫下瞭美日競爭歷史的新一章。
  
  通用和豐田的例子告訴我們,一個大品牌即使輝煌百年,也不能吃老本。中國經濟正在進入開創品牌的新時代,如果能夠引以為戒,而不是看熱鬧,前面的路就可以走得長一些,順暢一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