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許尤點燈

  在長江邊的奉節縣,有四句歌兒老少都會唱:“許尤,許尤,無冤無仇,無故開墓,罰你上油!”這歌兒說的是有個叫許尤的貪官,偷盜劉備劉皇叔墓室的事兒。
  
  古城奉節以前叫夔州,州府大堂的門有三道,一道中門,兩道側門,可奇怪的是,大堂的中門一年四季都死死關著,從來沒有人見它開過。
  
  那時候,來瞭貴客,是要開中門迎接的,就是小傢小戶的也要開堂屋門迎客,以示恭敬,可是夔州府不管誰來瞭,都得走側門,因為劉備劉皇叔的墓室就在大堂下。你官再大,錢再多,還能和劉備劉皇叔相比?人傢怎說也是偏安一隅的蜀國皇帝啊!
  
  所以,這不開中門,已成瞭夔州府不成文的規矩,當地就傳下一句歇後語:“夔州府的中門—開不得。”
  
  明朝萬歷年間,有個到夔州新上任的知府,叫許尤,是個不信邪的傢夥。他是個狀元,被皇上欽點的,上任時想來點排場和威風,硬是叫人打開夔州府的中門來迎接他。
  
  開始時下面的人不敢,但許知府發瞭話,不聽他的,就回傢抱孩子去,哪個又想丟掉飯碗呢?天高皇帝遠,這知府可是這兒最大的官呢,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人傢要開中門,不開行嗎?
  
  新知府上任可是大事兒,那天好熱鬧,夔州全城都鬧哄哄的,吹號的,打鼓的,敲鑼的,踩高蹺的,劃龍船的,儀仗隊進瞭城,人們看稀奇,街上全擠滿瞭人。
  
  這知府大人耀武揚威地坐在十人大轎上,進瞭依鬥門,穿過走馬街,上瞭九步梯,到瞭獅子壩,剛剛到達府衙的門口,說也怪,那晴朗的天空突然變得烏雲密佈,黑壓壓的,狂風陡起,雷電交加,一個閃電直刺刺地向這十人大轎襲來,又一個雷響當當地劈在新知府耳邊,把個許尤嚇得尿瞭褲子不說,還從轎子裡滾瞭出來,趴在地上,像死豬一樣一動不動,嘴巴裡還不斷地吐白沫。
  
  圍觀的人感到好笑,有人說新知府得瞭母豬瘋,有人說他得瞭羊角瘋,有人說他是花癡,見前面站瞭個乖妹兒就發作瞭,當然什麼都不是,要是真有這些病,哪能考得上狀元、當得瞭知府呢?
  
  後來許尤自己說—是張飛一巴掌把他從轎子裡打出來的,朦朦朧朧中,他看到瞭後漢昭烈帝劉備高坐在中堂,諸葛亮手搖鵝毛扇,關二爺舉起青龍偃月刀,張飛掄著丈八蛇矛,守在中堂門口,不讓他進去,還口口聲聲要殺他。
  
  從這以後,許尤再也不敢開啟中門瞭,可是這許尤,是個大大的貪官,有人說因為他來瞭,夔州的地皮都下陷瞭兩寸!天上飛的鳥兒,他要拔根毛;長江裡遊的魚兒,他要刮片鱗;煮在油鍋裡的銅錢,他都敢伸手去撈!夔州本來就地瘠人貧,傢窮村瘦,遇上這號當官的,真是倒瞭八輩子的黴!
  
  一天,許尤在後堂清點他搜來的金元寶,突然手指一滑,“當”的一聲,一個金元寶掉進瞭磚縫裡,許尤十分驚奇,這裡的地上全是用一塊塊四方磚頭鑲上的,磚縫這麼小,這金元寶是咋個滾進去的呢?
  
  於是,許尤就把這塊四四方方的地磚撬開,奇怪,金元寶不見瞭,卻出現瞭一塊光溜溜的烏黑發亮的圓形石板,一敲,“咚咚咚”,聲如廟裡的大鐘,顯然裡面是空的。
  
  許尤心裡高興得不得瞭,早就聽說劉皇叔的墓室就在知府中堂下面,看來所言不欺人啊,裡面一定藏著不少的寶物喲,這下自己可就發大財瞭。從這兒下去,說不定剛好找到墓道。許尤心裡那個樂啊,就像娶瞭個花兒似的小老婆。
  
  果然不出許尤所料,撬開這圓形的石板,當真出現瞭一個墓道,雖然黑洞洞的,但許尤仍然高興得差點跳起來。他怕別人知道後會分瞭他的財喜,就誰也沒打招呼,悄悄地一個人,提著盞燈籠獨自鉆進瞭墓道。
  
  許尤下瞭九九八十一道墓梯,過瞭三道門,轉瞭九道拐,走著走著,一股冷風襲來,把燈籠給吹滅瞭,於是眼前就黑咕隆咚的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