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人為何總唱“美國衰落論”

  有研究指出,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到現在,“美國衰落論”從未消失過。其中有8次高潮,包括:朝鮮戰爭後,蘇聯人造衛星升空後,越南戰爭後,20世紀70年代滯脹後,蘇聯擴張和日本大國崛起後,冷戰結束後,“9·11事件”後,金融危機後。
  
  一次又一次提出“美國衰落論”的,正是美國人自己。
  
  例如20世紀六七十年代,美國深陷越戰泥潭,“美國衰落論”震耳欲聾,其代表人物就是哈佛大學教授薩繆爾·亨廷頓和英國著名歷史學傢湯因比,亨廷頓甚至預言美國將在2000年沒落。1987年,保羅·肯尼迪的名著《大國的興衰》面世後,再次掀起瞭“美國衰落論”的狂潮。
  
  在美國,每當遇到內政外交等階段性危機時,就會發生一場美國是否衰落的大辯論。進入21世紀,掀起“美國衰落論”又一輪風潮的是美國著名學者伊曼紐爾·沃勒斯坦,他在其名作《美國實力的衰落》中將“9·11事件”稱為美國衰落的標志性事件。
  
  美國走上世界霸主地位六十多年來,8次唱響“衰落歌”,它的作用不亞於“奮進曲”,幾乎在每次“美國衰落論”之後,都是美國的一次改變、一次轉機、一次提升。美國的“衰落歌”,是美國的“警鐘歌”,也是美國的“沖鋒號”。美國衰落論,並沒有唱衰美國,而是一次又一次地給美國帶來動力和凝聚力。這是美國人的憂患意識,是美國人善用憂患意識的藝術。
  
  20世紀90年代以來,西方世界對中國的論調,集中表現在“四論”上:“中國崛起論”、“中國崩潰論”、“中國威脅論”、“中國責任論”。
  
  在這四論中,人們最愛聽的是“中國崛起論”,最不愛聽的是“中國崩潰論”,認為它不僅是在誣蔑中國,簡直就是在詛咒中國。正在崛起的偉大的中國,怎麼會崩潰呢?
  
  其實,在這四論中,“中國崩潰論”是最有價值的。所謂憂患意識,最大的患,無非就是崩潰。防患於未然,就是防患於崩潰。有瞭這方面的充分準備,才真正能夠做到有備無患。
  
  2009年8月,美國《外交政策》雜志評選出全球十大最危險的國傢和地區,美國被列為最危險的國傢,中國位列第二。
  
  美國被列入最危險國傢之首的理由僅僅是“國傢越強大越引發危險”。美國之所以是頭號危險國傢,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美國更強大的國傢,這就意味著美國的錯誤或者不作為的破壞性也最大。美國的經濟失誤令世界陷入經濟危機。人們不禁要問:“到底是恐怖主義暴行給人類造成的傷害大,還是華爾街危機的傷害更甚?”
  
  美國人把中國列為全球第二號危險國傢,有多少合理成分姑且不論,一些專傢也並不認同。但美國人把自己的國傢評為全球頭號危險國傢,卻無疑表現瞭一種美國式的憂患意識,值得中國關註和研究。
  
  在中華民族的復興大業凱歌高奏的時刻,謙虛、理智和冷靜顯得特別寶貴。一個偉大民族的憂患意識,體現在能夠為自己警鐘長鳴,古今中外無數史鑒給我們以深刻的啟示。
  
  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克瞭巴士底監獄,法國大革命爆發。這天晚上,給法國國王管理衣服的一位公爵將巴黎發生的一切告訴瞭國王,路易十六驚奇地問道:“這是一場叛亂嗎?”公爵回答道:“不,陛下,這是一場革命。”國王在當晚的日記中寫下瞭兩個字:“無事。”這是一則國王缺乏憂患意識的典型案例。
  
  中國現在處於戰略機遇期,是世界上機遇最大的國傢,也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國傢。決定國傢命運的,往往是自身最薄弱的幾個甚至就是其中一個環節。美國人自己經常大叫大嚷“美國衰落”,以防止衰落;中國人在崛起的過程中,聽一聽“中國崩潰”的聲音,也有助於防止崩潰,實現崛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