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灰燼裡的曖昧

  陳奕迅一曲《兄妹》,將那種虛實不定的情誼勾畫得左右為難。生活裡,曖昧一詞處處透著迂回溫婉,可到職場上則未必。職場曖昧的核心問題不在於“發生概率有多大”,不在於“尺度到底該放多寬”,亦不在於“臉皮有多厚”,而在於“到底有幾條命來玩兒”。你儂我儂之餘,稍不註意,便會不可自拔,作繭自縛。
  
  如果到外企裡戀慕曖昧,更有自尋絕路的傾向。有次參加美國商會的活動,前來出席的一位商界牛人半開玩笑地說:“現在想要往好裡混,有兩個致命錯誤犯不得,一是錢,二是情。”
  
  不同部門的人玩玩曖昧,可能尚在大貓(外企中對主管的戲稱)眼皮允許范圍內。但凡落到同部門的身上,輕則雙雙被警告、重則一人被調離的情況並不少見。最不濟的是已婚人士,對傢人的爆發力明顯估計不足,等到老婆(老公)破釜沉舟地抱著炸藥包打上門來,先別說當事人如何承擔後果,連自己的上司也要跟著觸黴頭。
  
  一傢公司即將得到提拔的中層,因為和女同事關系親密,被太太電話加EMAIL直接告到美國總部。面對著一觸即發的越洋醜聞,中國區負責處理此事的大貓被上面痛罵瞭一頓後,開始找他談話。然後,男方決然辭職離婚去瞭外地。平淡的故事本無傳奇之處,倒是那位大貓恐嚇此壯士的話在業內廣為流傳:“自古有個著名的賭博遊戲叫‘江山美人二選一’,你打算哄老婆保江山,還是離婚選美人?”
  
  壯士選擇瞭後者,曖昧成真,做瞭烈士,可歌可泣。然而江山如此多嬌,願為曖昧放棄江山的人畢竟不多,以曖昧換江山的反倒不在少數。
  
  有個早年頗受媒體追捧的知性美女,早年的工作和現在毫不相關,她的成才故事足夠鼓勵許多積極向上的小青年。可惜那隻是故事,實情是她在昔日職場裡劣跡斑斑的口碑。關於她和不止一個上司曖昧過頭被同事撞上的傳聞,圈內幾乎無人不知。去年朋友去商務晚宴,恰巧碰見她在,席間各路神仙正對美女大加追捧,有位知情人突然別有用意地怪怪訕笑瞭兩聲。朋友回來嘆,那場面,不知道的就算瞭,知道內情的個個眉眼帶諷,換誰身上,都恨不得地上能當即裂條縫吧。
  
  一位未婚男經理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去。他的領導是位女大貓,平時對他格外提攜。事實上兩人關系沒有絲毫越界之處,未婚男的工作能力確屬上乘,但無奈因此被同事貼上不太美好的標簽,和女大貓積恨頗深的香港大貓更將他毫不留情劃入敵對陣營。
  
  有次開會,當著眾多香港和內地高層的面,香港大貓笑裡藏刀提溜此男到前面去做一個根本不是他本人負責、又沒有任何準備的項目陳述,並且語境是全英文。可憐的娃講起來磕磕巴巴,其他人紛紛嘀咕:“看吧,草包一個,要沒有某人,他哪能有今天。”
  
  職場無情,誰一旦和上司有瞭所謂的“背景說”、“曖昧論”,對不起,無論他(她)今天表現究竟如何,明天是否聞名海內外,到底抹不去在群眾心中的殘跡。
  
  和客戶曖昧,成功瞭好說,不成功的話,公司的業務勢必受到影響。曾經我們有位同事,挑誰不好,偏偏和大客戶的親妹妹擦出火花接著迅速分崩離析,搞得客戶憤懣不已,幾億美元的項目差點隨之談崩。從那以後,大客戶每次來公司,大貓都恨不得把這位同事趕緊人道毀滅、就地活埋,免得讓人傢見到觸氣。
  
  當然,如果客戶非要交流情感,照理不該算曖昧,那叫:潛規則。拒絕的辦法很簡單:不卑不亢,用正氣壓倒邪氣。比如以酒精過敏的名義堅持不喝或少喝;比如以晚上加班趕工的名義吃完走人,不要去陪後續活動;再比如不要客戶送,自己開車或者打車回傢。無須擔心老板因此會不高興,以犧牲員工換得業績的老板,你可以毅然炒掉他(她)。無論男女,在我們任何年紀均要懂得起碼的穩妥自持。
  
  話說回來,吃倦瞭工作餐的味蕾難免不會向往私房菜的芳香四溢,但曖昧之所以為曖昧,大部分皆為無果而終。曖昧瞭這麼長時間仍舊不樂意挑明,假意真心早見分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