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善待陌生人,便是善待自己

  米奇·艾爾邦的著作《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中說:“陌生人,是你遲早會認識的傢人。”
  
  很多時候,我們會認為把善意和情感用在陌生人身上是一種浪費,這些人與我們有什麼關系呢?甚至可能是永遠不會重逢的,我們對他們好,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隻有在毀滅性的災難來臨時,我們才會忘記那些受苦的同胞是陌生人,我們才會有結結實實感同身受的恐懼與痛苦。
  
  據說恐懼是最有感染力的一種感受,恐懼激發瞭我們的同情,隻是,當那些時刻來臨,雖然我們可以同情,可以施以援手,卻已經不能為他們做什麼瞭。
  
  在旅途中,特別能夠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是如此重要。有一年秋天,去輕井澤自助旅行,騎著腳踏車四處晃蕩,天黑之後,在森林裡迷路,回不瞭民宿,又冷又害怕。星星懸在夜空裡,一顆顆又亮又大,卻無法指引我們的歸途。
  
  在我們亂闖亂撞半個多小時之後,終於遇見一位好心的傢庭主婦,她開瞭庭院的燈,努力為我們指引方向,可惜我們還是不能明白。發現溝通無效之後,她叫我們等一等,索性到車庫開出瞭奔馳車,為我們引路。漆黑的路途中,空無一人,我們跟隨著車燈的紅光,終於安全回到民宿。日本太太細心地待在車子裡,確定我們可以進門之後,才開車離去。
  
  我騎著車跟著轎車的燈光,聽著冷風在耳邊呼嘯,忽然想起幾年前,在士林捷運站前,遇見向我們問路的一傢三口日本遊客,他們問故宮博物院要從哪裡走,我們為他們指出瞭方向,看著他們往前方去瞭。
  
  上瞭車之後,我問朋友:“他們要走多久啊?這麼熱的天,起碼四十幾分鐘吧?說不定還會迷路⋯⋯”話還沒說完,朋友已經扭轉瞭方向盤去追他們瞭。
  
  我們把車停在他們身邊,請他們上車,表示要送他們去博物院。他們深深鞠躬的樣子,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後來,我們用同樣的姿勢,在輕井澤的夜晚,向領路的日本太太致謝。
  
  古老的漢朝有這樣兩句詩,這其實也是我們一向熟悉的兩句話:“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若是能夠把普天之下的人都看做自己的手足兄弟,還會有不相幹的陌生人嗎?沒有陌生人的世界,將是多麼溫暖與和諧的美好世界。
  
  人生其實也是一次更長途的旅行,我們從這裡去到那裡,從年少去到年老,從獲得變為失去,是一個不斷驛動,不斷更改的歷程。善待陌生人,雖然不會立即得到回報,然而,這種善的輪回已經成形,終有一天,我們會在其中被保護,被帶領。又或者,在陌生人彼此扶持,互相幫助的地方,才是天堂。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