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吹牛要從娃娃抓起

  玉城電話臺著名主持人何濤聽說臺縣有個吹牛村,那裡的大人小孩都會吹牛,而且吹技還相當高,於是聯合瞭臺縣的幾傢企業一起辦瞭個吹牛大賽,采取現場直播的方式,誰吹得好就可以拿走一萬的大獎。
  
  比賽當天,來吹牛的卻都是一些孩子。
  
  何濤問村裡的大人為什麼不來報名,村長劉厚德說:“吹牛要從娃娃抓起,你們聽一聽這些孩子平時在一起都吹什麼,說不定回去會有一點啟發的!”何濤一看也沒別的辦法瞭,隻好宣佈比賽開始。
  
  首先上場的是一個叫冬冬的十三歲孩子,他說:“你們還不知道我爸爸是幹什麼的吧?告訴你們,他是專管計劃生育工作的,不過他管的不是人,是蒼蠅和蚊子。在咱們這裡,天還不怎麼熱的時候蒼蠅和蚊子就滿天飛瞭,為瞭減少人們的痛苦,我爸爸就練瞭一個絕技,專給蒼蠅和蚊子做絕育手術,他可以給蒼蠅結紮,也可以給蚊子帶避孕環,更絕的是我爸還發明瞭一種不讓蒼蠅蚊子懷孕的藥,撒到河水裡那些害蟲就都不能生育瞭。”
  
  冬冬剛吹完一個叫雯雯的十歲小女孩走上臺,她雙手端瞭一杯牛奶狀的東西走到何濤面前,說:“叔叔,你喝下這杯奶我再接著吹牛。”
  
  何濤雖不明白她的意思,但還是接過來喝瞭。雯雯看他喝完又繼續說道,“冬冬爸爸的工作很高尚,我爸爸的也不差,他一開始是個養殖戶,現在變成育種專傢瞭,他可以把咱們陸地上的馬變成河馬,還可以把傢裡的大白鵝變成企鵝,你們說我爸爸厲害不厲害?”
  
  雯雯說到這裡轉過頭來看著何濤問他說,“叔叔,你剛才喝那杯奶感覺味道如何?”
  
  何濤說:“除瞭比普通的牛奶腥一點外,其它的沒什麼特別的呀?”
  
  雯雯說:“這就對瞭,這杯奶不是普通的牛奶,這是一杯蝸牛奶。這是我爸爸把奶牛改造成蝸牛,然後又擠的奶,所以有點腥味兒!”
  
  雯雯走下臺後何濤說:“我真是領教瞭咱們吹牛村的厲害瞭,果然都是吹牛高手呀!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一下就吹得我暈頭轉向瞭。”
  
  何濤話音還未落,一個叫安安的十二歲男孩又跳上臺,說:“這有什麼,我還沒吹呢!他們都吹爸爸,我也吹一個。先不說我爸爸的工作,咱先說說他的皮膚。大傢都知道,我爸爸原來是黃色人種,可自從這兩年他到工廠裡上班不種田瞭,他的皮膚就變瞭,成瞭一個黑色人種瞭,真是比非洲人還非洲人。春節的時候我們一傢人去北京旅遊,在天安門廣場那裡遇見一夥黑人,他們拉著我爸爸一個勁地問他是從非洲哪個國傢來的,把我爸爸問得都不敢在那裡玩瞭。”
  
  何濤看他吹完瞭說:“吹得好,果然不簡單,不過我有些納悶兒,你們吹得這些事情到底是瞎吹呢,還是現實生活裡有那麼一點譜呢?”
  
  村長劉厚德見他這麼問便走上瞭臺,說:“何主持問得好呀,我先說說冬冬吹得那個牛,咱們這沒別的,因為臭水溝多蒼蠅蚊子到處飛,天天打藥都治不瞭,村民們在一起時就經常說,要是能給這些東西計劃生育就好瞭,所以冬冬才會吹出這個牛來;我再說說雯雯吹得那個牛,她爸原來確實是養殖戶,可是工廠裡排放的污水污染瞭草料,讓他養的馬四蹄軟化,象個河馬,養的鵝沒瞭翅膀,象個企鵝,養的牛躺在那裡爬不起來,象個蝸牛,擠出的奶也有一股腥味;我再說安安吹得那個牛,他爸原來在傢種田,可田地讓工廠占瞭之後他隻有到工廠裡去打工瞭,由於他從事的工作污染嚴重,時間一長皮膚就被熏黑瞭。”
  
  劉厚德說到這裡頓瞭一下然後看著臺下的那些企業傢們又繼續說道,“你們隻知道建工廠掙錢,卻不問污染的事,現在你們應該明白我們為什麼都愛吹牛瞭吧?這哪裡是吹牛呢,這些都是事實呀!相反,你們這些人卻是真正的吹牛高手呀,你們一下子就可以吹出來建瞭好幾處污水處理場,其實一處也沒建!因此我在這裡建議一下,請何主持把這一萬元的吹牛獎頒發給這些企業傢們!”
  
  何濤一聽紅瞭臉,當然比他的臉更紅的是那些坐在臺下的企業傢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