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鄉長唱歌

  柳下鄉胡鄉長天生五音不全,卻喜歡唱卡拉OK,特別是喝瞭酒後,他總要到卡拉OK廳,放開嗓門喊一喊,叫一叫,才氣通心順。
  
  當然,這也不能怪人傢,因為自從他當上鄉長以後,每一次聽他唱歌的人總是一個勁地叫好,每唱完一首歌都掌聲雷動,時間一長,胡鄉長還真以為自己的歌唱得好呢。
  
  俗話說上有所好,下有所投,劉傢莊有一個姓孫的村委主任,為瞭投胡鄉長之所好,特意擠出資金購買瞭一套卡拉OK設備,以便讓胡鄉長下鄉可以就近“OK、OK”。
  
  這一天,胡鄉長又到劉傢莊下鄉,中午,酒足飯飽,胡鄉長又帶手下一班人馬和孫主任在村部“OK”開瞭。
  
  也許中午胡鄉長多喝瞭幾杯,歌興特別濃,他唱完一首《纖夫的愛》,又唱《好漢歌》;唱完《好漢歌》,又要唱《心太軟》……
  
  總之,胡鄉長捏著話筒不松手,專揀高難度的,就像開他個人專場演唱會。
  
  孫主任一會兒給胡鄉長獻花,一會兒敬酒,跑上跑下,忙得腳打後腦殼。
  
  胡鄉長正唱得起勁,忽然,“咚、咚、咚”,有人敲門。
  
  孫主任把門打開一看,是村後住的劉老頭,隻見,那老頭哈瞭個腰,苦著臉說:“你們別……別……別唱瞭好不好。”
  
  孫主任一聽,滿肚子不高興,把臉一板,說:“你這老頭,好不曉事,人傢胡鄉長難得來咱們村一趟,空閑時間唱唱歌,娛樂娛樂,放松放松,有什麼妨礙你的!去、去、去!”說著把劉老頭推出瞭門外。
  
  打發走劉老頭,孫主任把門一關,給胡鄉長賠瞭一個不是,又重新點一首歌,讓胡鄉長唱瞭起來。
  
  然而,剛唱不到一刻鐘,“咚、咚、咚”,劉老頭又來敲門。
  
  孫主任打開門,劉老頭遞上一支煙,賠著笑臉說:“孫主任,求求你,能不能不唱瞭?”
  
  孫主任一聽火瞭,指著劉老頭的鼻子說:“你這老頭,平時三百六十五天唱歌你都不管,今天你到底中什麼邪瞭,盡來掃我們的興?咱們種田的又沒有午休,唱唱歌關你什麼事,再搗亂,小心我把你拎起來!走、走、走!”說著要趕劉老頭走。
  
  可是,這回劉老頭卻賴著不肯走瞭,他兩手撐著門框,皺巴著臉,央求道:“孫主任,你們如果實在要唱,就請您幫幫忙,到門口診所幫我說個情,開一些安眠藥給我吧!”
  
  孫主任感到奇怪,忙問:“安眠藥到處可以開,幹嗎要說情?”
  
  劉老頭嘆瞭一口氣,說:“開是可以開,可是,多開醫生不給,少開瞭,劑量不夠,又不管用……”
  
  孫主任更感奇怪,瞪大雙眼問道:“你要那麼多安眠藥幹什麼?”
  
  “這……這個……”劉老頭急得舌頭打結,不知從何說起。
  
  “你少給我這這這、那那那的,快說,要那麼多安眠藥幹嗎?”孫主任覺得這裡頭有名堂,提高嗓門追問道。
  
  “你聽,裡頭那人唱歌,像……像……”劉老頭吞吞吐吐的,想說什麼又停止瞭。
  
  “像什麼呀?”孫主任緊追不放。
  
  劉老頭急得跺瞭一下腳,把頭一扭,說:“咳!實話給你說瞭吧,我傢那頭母豬,剛好這幾天發情,你這邊一唱,我實在是關……關……關不住呀!不信你們去我傢瞧瞧,好端端的一個豬欄被拱得亂七八糟……”
  
  劉主任一聽明白瞭,把臉一拉罵道:“渾蛋,你敢說咱們鄉長唱歌像公豬叫呀!”
  
  劉老頭這回也豁出去瞭,把脖子一梗,說:“你聽,這不是明擺著的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