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看一眼我的好人

  龍山村有個叫三根的,雖說命運不濟,年少時因生瞭一場大病導致雙目失明,然而,老天有眼,讓他娶瞭個好老婆秦姑。
  
  卻說秦姑自從進瞭三根傢,不但上山砍柴、下地擔水,把男人的活兒全扛在肩上,對三根更是照顧得很周到。
  
  時間一長,村裡人都秦嫂長、秦嫂短地稱呼她。秦嫂心裡一直有個強烈的願望,就是要把三根的眼睛醫好,讓他重見光明,所以她拼命幹活,攢下錢來就陪著三根到處求醫問藥。
  
  這天,秦嫂聽人說數十裡外的後山灣來瞭一個郎中,專治各種疑難雜癥,就趕緊丟下手中的活,翻山越嶺趕瞭過去。
  
  老郎中聽瞭秦嫂的訴說,先是搖搖頭,接著又點點頭,說:“難得!難得有你這樣的好人。小嫂子,我教你一法,或許能治,隻是不知你願否?”
  
  秦嫂一聽趕緊說:“願意,願意!隻要能醫好我丈夫的眼病,我什麼都願做。”
  
  老郎中說:“那好,既如此,你附耳過來。”
  
  於是,他附在秦嫂耳旁,如此這般說瞭一番。頓瞭頓,又道,“三年、五年、十年,不可中斷;心氣、精氣、神氣,金石為開。小嫂子,治好瞭不必謝我,治不好也不要怪我。”說完,飄然而去。
  
  秦嫂朝著他的背影連聲道謝,然後轉身就往回趕,到傢已是第二天凌晨。她走到三根床前,此時雄雞正好開始打鳴,三根尚在夢中,秦嫂俯下身子,伸出舌尖,在三根的眼瞼上輕舔起來。
  
  睡夢中的三根驚醒瞭,不解地問:“老婆,你……你這是幹啥呀?”
  
  秦嫂說:“老郎中說的,我舌尖上有精氣神,隻要天天在雄雞打頭鳴時給你舔上七七四十九遍,你眼睛就能看到我瞭……舒服嗎?”
  
  三根心裡熱乎乎的,哽咽著回答:“舒服,舒服……”
  
  就從這天開始,每天這個時候,秦嫂必定要做這件事,三根幾次勸她不要這樣勞心傷神,然而秦嫂依然堅持不懈。
  
  有一天,秦嫂睡過瞭頭,等睜開眼睛時發現天已大亮。她嚇瞭一跳,起來一看,才發現那隻打鳴的雄雞給殺瞭,她頓時明白瞭,這是三根舍不得她天天這麼早起來。秦嫂流著淚對三根說:“三根啊,你怕我累,可隻要能把你的眼病治好,這點累算什麼!照老郎中的意思,今天誤瞭時,以前做的就都白費瞭。不過沒關系,咱們明天起從頭再開始!”
  
  秦嫂說到做到,當天,她牽瞭傢裡一隻半大的羔羊來到集市上,換來兩隻神氣活現的大公雞,一隻養在屋前,一隻養在屋後,她要用這個“雙保險”來確保自己每天不誤起床。
  
  秦嫂費盡瞭心思,給三根舔眼瞼,一舔就舔瞭幾十年。醫學院有位姓田的眼科教授,下放勞動時住在秦嫂傢,目睹秦嫂的舉動非常感動,可是背著三根,他婉轉地對秦嫂說:“大嫂,人的唾液雖然可能有一定的消炎、抗菌和清熱作用,但對這種眼神經萎縮癥,是不……不大可能有治療作用的。”
  
  田教授其實把話說得很明白,但秦嫂卻舍不得放棄:“不大可能”並不是絕對不可能,隻要有一線希望,我就一定要做下去……
  
  轉眼間,秦嫂已經整七十瞭,村裡人都已經叫她秦婆婆瞭,長期的勞累,使她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可她還依然強撐著雄雞打頭鳴時起床,輕手輕腳給三根舔眼瞼。
  
  這天,她給三根舔眼瞼時,三根伸出顫巍巍的手,捧著秦婆婆的臉,嗚咽著說:“老太婆,我……我這輩子欠你的,下輩子也還不清啊!”秦婆婆趕緊用手捂起他的嘴,嘆瞭口氣,說:“老頭子,什麼還不還的,誰讓我們是夫妻呢!不過,真要說欠的話,倒是我欠瞭你的啊,隻怪我沒能把你的眼病治好,否則,讓你好好看看我,看看我們這個傢,哪怕隻看一眼啊!”
  
  秦婆婆的一席話,讓三根傷感不已,再不說話。
  
  過瞭幾天,秦婆婆傢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汽車喇叭響,秦婆婆顫巍巍地走出去,一看,是下放勞動時曾在自己傢住過的省醫學院田教授,帶著他的助手坐面包車來瞭。秦婆婆不由驚喜萬分,她記得田教授當初離開時,曾經拉著她的手說過,三根的眼病目前還沒有什麼有效藥物,但隨著醫學的不斷發展,相信總會有辦法的,隻要有瞭治病的法子,他一定會再來。莫非,治三根的眼病有辦法瞭?
  
  隻見田教授笑瞇瞇地對秦婆婆說:“老嫂子,我對你說實話,有效的辦法目前還在摸索階段,但我們實驗室眼下正在進行一項試驗。”
  
  “什麼試驗?”
  
  “叫‘視神經萎縮癥PS線強刺激復明療法’。”
  
  秦婆婆聽瞭搖瞭搖頭。田教授又笑著說:“聽不懂沒關系。目前已達到通過這種強刺激使病人短暫復明一到三分鐘的效果。老嫂子,讓三根哥試一試,怎麼樣?為瞭讓他的眼睛亮起來,你費盡心思、辛苦勞累瞭一輩子,現在,就讓我也來幫幫你的忙吧!”
  
  “真是太好瞭!我一輩子就盼著這一刻啊!田教授,我太謝謝你瞭!”
  
  於是,田教授指揮助手忙開瞭,村民們也上來幫忙,他們一起將面包車上的實驗儀器搬到三根屋裡,接著接電源、拖引線、打燈光,足足忙瞭一個多小時,終於在三根床前有模有樣地佈置起瞭一個醫療實驗臺。田教授洗凈雙手,換上白大褂,然後給三根眼睛兩邊的穴道安上黑色的刺激吸盤,又將四根導線分別連到實驗主機上,主機於是就正式開始進入工作狀態,機器發出“嗡嗡嗡”的運轉聲,機屏上紅綠指示燈閃爍不停。
  
  田教授讓秦婆婆和三根相對而坐,然後“啪”按下一個開關,這時,兩盞小型聚光燈立刻將兩束強光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聚焦到秦婆婆身上,將這位為愛奉獻瞭一輩子的好女人照耀得熠熠生輝。田教授緩緩走到三根旁邊,將手輕輕地按在三根的肩上,嘴裡發著指令:“三、二、一,開始!”隨著口令聲落,靠在床上的三根猛地叫瞭起來:“看見瞭,看見瞭,老太婆,我看見你瞭……”|故事會在線閱讀
  
  秦婆婆愣怔著,片刻喜極而泣,撲上來拉住三根的手,顫動著嘴問:“三根,三根,你真的能看見瞭?你真的看見我瞭?”“看見瞭!我真的看見瞭!你嘴邊是不是有一顆米粒大的痣?”秦婆婆使勁地點點頭,這時,隻見一滴熱淚滴在秦婆婆的手上,流淌在秦婆婆的心裡……
  
  站在旁邊的田教授輕輕地舒瞭口氣,他在心裡默默地說:對不起,老嫂子,我接到三根哥托人打來的電話,就隻能用這樣的騙局來安慰你。我知道,你現在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我和三根哥一樣,我們大傢都不想讓你帶著一點遺憾離開這個世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