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理查德。奧巴瑞:海豚鬥士

  有多少人能意識到,在看海豚表演時,我們的歡聲笑語是建立在海豚的痛苦之上的呢?因為獨特的聲納系統,導致它們在小小的空間裡承受瞭巨大的壓力,以致身患胃潰瘍等各種疾病,一隻隻早早死去?
  
  有誰會瞭解,在每一隻“快樂”表演的海豚背後,還有你無法看見的成千上萬經挑選後被屠殺的藍色生命,它們的屍體被切割後搬上餐桌,貼上“鯨肉”的商標,而作為食物鏈的最高一層,海豚的體內其實含有大量的汞。
  
  看瞭奧巴瑞的故事,也許,你的心裡從此會長出一根帶血的刺——我們從自然掠奪得太多,你所虧欠的,必有日償還。
  
  請別被海豚的微笑迷惑
  
  奧斯卡已經落幕,圍繞最佳紀錄長片《海豚灣》的話題仍在激烈進行。比起最佳電影,這部看上去並不起眼的紀錄片反而是本屆奧斯卡帶給人們最燦爛的作品——一部講述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鎮漁民屠殺海豚血腥事件的環保主題紀錄片。“看過的人,都會為之流淚”。它所承載的社會意義已遠超一部電影的價值。
  
  “每個人都會親手毀掉他們所鐘愛的東西”。理查德·奧巴瑞——《海豚灣》的發起人和故事講述者,在他的身上,這句話仿如命運的咒語——在20世紀整個60年代,理查德·奧巴瑞就是海豚訓練和海豚表演的代名詞,他創立的海豚表演節目讓一整代美國小朋友在被問到“長大後想做什麼”時毫不猶豫地回答“海洋生物學傢”。但在理查德·奧巴瑞餘生的30多年裡,他唯一想做並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解放海豚。
  
  “我常常聽到人們說,我們很愛海豚,它們就像我們的親人一樣。是真的嗎?你們會把親人鎖起來,逼他們做各種表演,表演完才給飯吃嗎?”奧巴瑞到處演說、出書,告訴人們不要被海豚的微笑欺騙,“微笑並不代表海豚樂意為人類表演,它們至死都是這個表情。”
  
  但在多年前,奧巴瑞自己也曾被海豚的微笑迷惑。1955年,十幾歲的奧巴瑞正在海軍服役,聖誕節假期,奧巴瑞興高采烈地帶上母親和弟弟去邁阿密水族館遊玩。“我就想,退役後我一定要到這裡工作。5年之後,我的願望實現瞭。”
  
  1964年,由奧巴瑞和他訓練的5隻海豚擔任主角的電視節目《海豚美眉》開播。節目中,海豚們能懲罰罪犯,拯救生命,還跳起瞭奧巴瑞編排訓練的“尾巴舞”。《海豚美眉》風靡瞭4年。
  
  做自己喜歡的事,名利雙收,這種生活讓奧巴瑞陶醉。“那時,我幾乎一年買一輛新款保時捷。”奧巴瑞說。如果不是海豚凱茜的死亡,69歲的奧巴瑞很可能正在佛羅裡達經營著自己的海豚館,每年坐收二三百萬美元。凱茜的死改變瞭他的一生。
  
  1970年的一天,奧巴瑞從印度旅行回國後,騎車趕往凱茜的住所。凱茜是《海豚美眉》裡的其中一隻海豚,當時已經“退休”,被安置在水族館外一個狹窄的水箱裡。奧巴瑞聽同事說,凱茜有點“不對勁”。
  
  奧巴瑞見到瞭凱茜。凱茜雙眼盯著奧巴瑞,他能感覺到它的焦慮與低落。“海豚每一次的呼吸都是有意識的行為,如果生命不堪忍受,隻要通過放棄下一次的呼吸就能自殺。凱茜遊到我懷裡,吸瞭一口氣後,自動關閉鼻孔。然後,它就徑直沉瞭下去。”奧巴瑞低頭回憶,“我哭瞭。”
  
  這個動作,改變瞭奧巴瑞多年的觀念:原來給人類當小醜,海豚並不高興。奧巴瑞陷入自責,這些智慧的生物永遠不應該成為人類馴捕的對象——在狹小的水族館裡,它們無法施展每天遨遊40公裡的天性;因為噪音嚴重損害瞭它們的聲納系統,使它們承受著極大壓力,它們必須服用抗氧劑和胃泰美來治療胃潰瘍——但觀眾看到的,卻永遠是它們躍出水面、奮力頂球的精彩表演。“如果我早知道,就會賺更多的錢,把它們全買出來放瞭。”
  
  悔恨的鬥士
  
  在凱茜自殺的第二天,強烈的悲憤和內疚驅使奧巴瑞做出瞭常人難以理解的舉動——他乘飛機趕往佛羅裡達比米尼群島的一個海邊實驗室,想要釋放佈朗,佈朗是奧巴瑞在佛羅裡達海灣親自捕獲的一隻海豚。奧巴瑞租瞭一艘小船,趁著黑夜潛入實驗室。但就在他試圖哄佈朗遊走的時候,海水漲潮,奧巴瑞和船都被困住瞭。事後,奧巴瑞被判入獄7天,這是他第一次因為釋放海豚被捕。
  
  出獄後,奧巴瑞離開瞭邁阿密水族館。他用10年的時間創建瞭自己的海豚馴養事業,現在,他卻決定用自己餘生的努力去毀滅它。從此,世界各地有海豚圍捕場的地方,就有奧巴瑞的身影,他多次因為剪斷鐵絲網釋放海豚而被捕;他曾把電視機和海豚屍體的畫像綁在一起,背在身上闖入國際捕鯨委員會的會場;他也曾經坐在潛水艇炮彈上面,抗議炮彈對海洋動物的危害。
  
  “你一共被逮捕過幾次?”“你是指今年嗎?”面對記者的提問,奧巴瑞滿不在乎地反問。
  
  2003年,奧巴瑞第一次來到日本這個叫太地町的小縣城,因為他聽說每年有超過2000隻海豚在這裡被屠殺。而在這部紀錄片裡,最終暴露的數據是23000隻。
  
  奧巴瑞找到瞭傳言中的“海豚屠殺場”。這是位於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鎮一個醉人的海灣,三面都是懸崖絕壁,唯有一面能出入。海灣四周佈滿帶刺的鐵絲網和像剃刀一樣鋒利的柵欄,兩個狹小的入口佈滿瞭警衛和警犬……
  
  奧巴瑞潛入這處“禁地”,見識到真正的“屠殺場”:漁民佈下天羅地網,將眾多海豚趕入海灣,先用鐵矛與船隻撞擊的聲音幹擾海豚的行動,再以鐵矛刺向驚慌失措的海豚。
  
  2005年冬天,在一個海洋哺乳動物專傢座談會上,奧巴瑞作為關鍵發言人準備發言。但在他登臺前的最後一分鐘,卻被組織者通知發言取消。當時,美國《國傢地理》前攝影師、電影人路易·皮斯霍斯也在場。
  
  “奧巴瑞突然被剝奪講話的權利,我感到萬分好奇,就主動湊過去詢問。奧巴瑞對我說,他想要發表的演說是針對一個在日本的秘密海灣的。那裡聚集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販賣海豚的非法商人,負責為各地的海豚館和海豚公園挑選最好的‘商品’。至於那些未被選中的海豚,大多數都被殘忍地屠殺。最後,奧巴瑞問我要不要跟他去那裡看一下。”皮斯霍斯回憶說。
  
  為瞭“看一下”,皮斯霍斯組織瞭一支堪比“十一羅漢”的精兵強將:世界潛水冠軍、好萊塢電影道具高手、社會活動傢……擺脫警察的跟蹤,躲避漁民的巡邏,將偽裝成巖石的攝像機放入太地町海灣……
  
  多年來,奧巴瑞一直通過各種方法吸引人們註意自己的訴求。這次,奧巴瑞第一次如此接近成功:在這部片子裡,我們看到他身上捆綁著電腦液晶屏幕站在人流洶湧的日本街頭——屏幕上,海豚灣已經被海豚的鮮血染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