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雷和韓梅梅:回憶變成生產力

  李雷和韓梅梅,1990至2000年初中英語教材中的兩個主角。10年間,跟隨著這兩個人物的故事學習英語的學生高達上億。課本中兩人初次相遇時的交流,許多80後現在仍能脫口而出:“Howareyou?”“Fine,thankyou,andyou?”
  
  值得慶幸的是,李雷和韓梅梅不隻存在於兒時的回憶裡。如今,網上從解析兩人戀情的八卦專題,到歌曲、同人版漫畫、故事、T恤衫、貼紙、環保袋、口罩,兩個少年的風頭遠遠蓋過“喜羊羊和灰太狼”,甚至北京獨立樂隊都拿他們“灌名”。2010新年伊始,網友們更是一相情願地PS出來李雷和韓梅梅的婚紗照,做成個性月歷擺在瞭書桌上……
  
  在考研、考G、考托的戰鬥中,在大學生不得不隨時帶著“英語能力”這個武器過關闖將的時候,對那些記得李雷和韓梅梅的80後們來說,“CanIborrowyourruler”紀念的不僅僅是曾經認真讀書的青蔥歲月,而且還可從個人成長經驗中找尋生產力。
  
  李雷與韓梅梅之歌
  
  “一切從那本英語書開始,書中的男孩LiLei,身邊的女孩名叫HanMeimei,還有Jim、Lily、Lucy、Kate、LinTao和UncleWang,一隻會說話的鸚鵡叫Polly……”在這首《李雷和韓梅梅之歌》出現在網上之前,少有人知道徐譽滕這個名字,即便很多人聽過他創作的《做我老婆好不好》、《等一分鐘》。
  
  2009年9月,《李雷和韓梅梅之歌》被掛在網上沒幾天,就在80後網友的傳遞間快速走紅,有人留言“在電腦前聽完這首歌,我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徐譽滕完全沒有預料到《李雷和韓梅梅之歌》能這麼火,“也許是觸碰瞭人人皆有過的青澀年代,李雷和韓梅梅更像我們身邊的朋友,和我們一起長大。”
  
  上初中時,徐譽滕是英語課代表,不過創作這首歌,卻不是因為課代表情結,而是源於他在火車上看到的一篇關於“李雷和韓梅梅”的文章,“看到新版英語書中,兩個中學英語裡面的人物各自結婚、工作,那經歷就像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李雷、韓梅梅這兩個名字,還有被勾起的回憶,一直在我腦海中徘徊”,不到兩天,徐譽滕就創作出瞭這首歌,因為“太熟悉瞭,甚至不用太多構思。”
  
  “好多年沒有再一次翻開它,但那一段說的誰和誰,偶爾還能細細回味,書中他們的喜與悲,書外身後的是與非,還有隱隱約約和我,一起長大的小曖昧”,在歌曲的開頭,徐譽滕穿插瞭原教材配套磁帶中熟悉的“Lessonone”,“Goodmorning,teacher”等原聲,讓網友們大呼聽後仿佛回到瞭十多年前的初中時光。為瞭找到教材的配套磁帶,徐譽滕可是大費周折,“時間太久遠瞭,最後還是靠發動網友找到的。”
  
  致敬並反抗著的LH樂隊
  
  2007年愚人節,周末的北京西四二條排練室裡高潮不斷,“TheLiLei&HanMeimei,s”(簡稱LH)樂隊就這樣在沸騰中成立瞭。四位平時中規中矩地上班、上學的非職業樂手,借著對中學英語的懷念達成對生活的共識——致敬並反抗著。
  
  因為這個名字,LH樂隊讓同代觀眾一下子找到共同話題。2007年8月,在一場名為“做不完的暑假作業”的演出中,LH樂隊站在MAO——這個雲集國內知名搖滾樂隊的舞臺上,演唱著為初中英語教材中那隻鸚鵡Polly創作的《PollySays》,臺下見慣大場面的滾迷們發出一片尖叫,“真牛,這支歌都能被你們翻出來!”
  
  LH樂隊計劃著將教科書中的所有曲子重新翻唱。主唱Icier,這個畢業於清華大學英語系的25歲女孩說,LH樂隊的四個固定成員念初中時,在表面上中規中矩一點也不叛逆,都是乖乖地穿著和韓梅梅差不多的校服,或是理著同李雷一樣的小平頭,瞭不起學學課本裡Jim的模樣,把頭上的棒球帽稍微歪到一邊。中學畢業後,他們都順利地考入瞭內地或香港一流名校。“就是因為以前想壞但沒機會,現在就來補償一下,‘壞’一點。”Icier說。
  
  如今,LH樂隊的每一次演出都會吸引很多觀眾,“他們不會誇我們的技術有多好,但是他們很高興,因為我們實現瞭他們的夢想。”
  
  文化衍生品
  
  李雷和韓梅梅的衍生文化產品發展得也是相當壯大,從網上的懷舊帖子、樂隊,眼下已進入到實體化的紀念品。
  
  2006年8月,24歲的蔡凱還在為參加廣州創意集市的作品創意絞盡腦汁。某個中午,他在工作室發呆,突然問一個生於1983年的同事,你還記得李雷和韓梅梅嗎?“不就是初中課本上那對嗎?”同事頭也沒抬:“網上已經在討論瞭。”上網一搜索,蔡凱被雷到瞭。許多人正在編排他們的故事,故事中李雷和英國來的Jim都喜歡韓梅梅,但韓梅梅和Lucy都喜歡李雷。
  
  “為何不將他們從這十年前的書中提取出來,懷舊之餘為之賦予一些新的意義呢?”李雷和韓梅梅就這樣成為後來的一個獨立品牌——致力於生產機智、反叛的文化用品。
  
  兩個月後,蔡凱將印有李雷和韓梅梅大頭像和相擁照的作業本、貼紙往攤上一鋪,立馬惹來厚厚一圈圍觀者。這些標價10塊錢一本、50塊錢一套,總共200套的作業本,成瞭當年創意集市上的明星,兩天之內被搶購一空。圍上來的年輕人都會眼睛一亮,接著發出尖叫,“天哪!這不是李雷和韓梅梅嗎!”
  
  得到信心的蔡凱,馬上把“李雷和韓梅梅”註冊瞭商標及網站域名。2008年,蔡凱受邀參加在廣州舉辦的知名藝術展——大聲展,並推出瞭第二代產品——包括尺子、三八線、情書、檢討書和貼紙在內的辦公室用品。同時,蔡凱以兩個人物原型創作的動畫和錄像作品,還入選瞭當年的“A-one日中韓美術交流展”。2009年4月,蔡凱參加瞭“沒有陌生人的世界”創意設計活動,以“李雷&韓梅梅”為主題的T恤被某服裝品牌看中,限量情侶裝隨即投入生產,發售不到一個月就脫銷瞭。
  
  挖不完的金礦
  
  李雷和韓梅梅兩個人物在各個領域都有著源源不斷的生產力。2009年8月,《李雷和韓梅梅——人教英語漫畫版》千呼萬喚始出版。靠著業餘時間畫完這本漫畫書的白洋,2006年從北京理工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在一傢IT企業做設計。對白洋來說,畫這本漫畫最困難的事就是時間太少。“有時第二章故事都想好瞭,可第一章還沒畫完。”每天加班很晚回傢後,白洋就坐在燈下開始畫,一般畫兩三個小時就不得不睡覺瞭。用耳熟能詳的人物重新演繹新的故事,重現課文的經典劇情,實在是很有意思。
  
  盡管白洋的創作條件相當簡陋,“漫畫都是畫在7塊錢一本的素描本上,用的筆是2。5元一根的水筆。”但他的創作智囊團可是很龐大——不少網友主動要求寫劇本,他們加瞭白洋的QQ,為他提供瞭各種設想。為瞭讓漫畫更吸引人,白洋把課本裡的經典片段擴充成瞭完整的情節,“比如UncleWang幫Twins修理電視,還有後面要出現的Jim上樹等等。”“僅供業餘娛樂”的時候,一傢出版社找到他,白洋一直夢想出一本漫畫書的心願就這樣順利實現瞭。
  
  熟悉李雷和韓梅梅的年輕人們,用“生產”的方式為回憶保持著一顆敬畏的開發之心。正像蔡凱後來推出“李雷和韓梅梅”系列環保主題產品時說的那樣——“據網友‘考證’,李雷和韓梅梅生於1978年,今年已經30多歲,已過而立之年瞭,該讓他們嚴肅點承擔起社會責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