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偉大的華人

  “我們的人民遭受瞭20多年的內戰,他們流盡瞭鮮血,現在該為農村的大眾幹些事情瞭。”
  
  清末以後,中華大地英才輩出,亂世出英雄,也出流氓和偉人,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偏好寫出當代華人英雄的大號。但偉人還是應有廣泛的社會認同的。
  
  上帝和中國文人結合可以產生更大的力量。
  
  1943年,在哥白尼誕辰400周年之際,美國學界精英所在的百餘所大學和科研機構共同推選“現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貢獻的十大偉人”,結果除瞭大名鼎鼎的愛因斯坦、萊特、福特、杜威之流外還有一個華人入選,這就是畢業於耶魯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晏陽初博士。
  
  晏博士也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1890年出生於四川巴中一個文人塾師之傢,晏陽初童年即在傳教士興辦的西式學堂接受教育,後在成都、香港的教會學校學習,本來他可以放棄中國國籍去英國留學,但他最後選擇瞭以中國留學生的身份去美國耶魯大學。
  
  耶魯大學是一個值得中國人尊敬的大學。早在一百多年前的義和團運動中,耶魯大學1892年的畢業生,年輕的傳教士彼得金在中國被斬首示眾,反而激發瞭他的同學們決心以耶魯人的行動來證明耶魯人的血沒有白流,他們自籌資金設立“耶魯中國”計劃。結果一批耶魯人來到中國湖南長沙,設立教會醫院、學校,在三湘大地開創瞭第一批有現代文明色彩的公共服務機構。雖然湖南在亂世中官僚軍閥走馬燈似的你來我往,但這些飽含宗教激情的耶魯青年們堅持瞭下來,並對開化湖南起到瞭啟蒙作用。青年毛澤東來到長沙,在其《湘江評論》被查封後就主編過耶魯中國計劃的《新湖南》雜志。
  
  虔誠的基督徒晏陽初來到這樣一所既充滿宗教精神也充滿對中國關切的頂尖大學是找對瞭地方。在獲得博士學位後,晏陽初以耶魯中國計劃的精神,把目光投向瞭代表軟弱中國政府參加一次世界大戰的20萬華工身上。
  
  那是1918年,晏陽初從耶魯畢業的第二天就去到法國戰場,服務於戰場上的農民華工。晏發現這些農民工腦袋並不笨,但就是不識字,多數農民工對博士的需求是代寫傢信。晏嘗試著從復雜的文字中選出1000個常用漢字教農民工們認字,為此晏專心編瞭一個口口相傳的《千字文》,如“一個人兩隻手,兩個人四隻手”實行起很有特色的晏氏識字法。不久又創辦瞭一個簡陋的《華中周報》。幾月後,博士收到一個華工的來信並寄來瞭365法郎,來信說報紙讓他們認識瞭周圍世界,但報紙定價太低,害怕辦不下去,他寄來三年的打工積蓄希望博士把報紙辦下去。這冒著生命危險賺來的365個血汗法郎改變瞭博士的一生,他說:“我去法國原是想教育華工,沒想到他們竟教育瞭我。”
  
  1920年,應中國基督教青年會的邀請,晏回到中國,開始發起大規模的全國識字運動。由於主要的贊助者是湖南鳳凰人熊希齡的太太,也由於耶魯中國計劃的據點在長沙,他到長沙發起瞭聲勢浩大的掃除文盲的大遊行。這個遊行隊伍中有青年毛澤東的影子。晏陽初在長沙動員的一百多位志願者式的掃盲教員中,也有青年毛澤東的名字。
  
  識字運動搞得聲勢浩大,各地大員請晏陽初做官,北方的張學良以出800萬大洋支持平民教育運動為條件邀博士去做東北的行政院長,這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官,況且識字運動也很需要經費,然而博士拒絕瞭,張少帥幹脆把晏博士的助手關進監獄,等晏博士趕到時,發現他的助手正在監獄裡教獄卒識字呢!
  
  但晏陽初真正值得大書特書的還是1929年起在河北定縣搞的鄉村建設實驗。從海外歸來的晏博士發現中國的文盲主要在農村,而農民的問題主要是“愚貧弱私”。於是他帶著他的海外太太,以及一大群文人同道,在定縣大搞識字教育、衛生教育、公民教育。在定縣,他甚至把歷史上主要用來審判案件和收稅的縣衙門改造成為公眾服務的機構。針對貧困,他引進來杭雞和新的棉花品種,讓當地的雞蛋產量增長3倍,棉花產量增長15倍。針對缺醫少藥的情況,他動員北京的大醫院去辦鄉村診所並培訓大批的赤腳衛生員。針對大地主的高利貸,他引進金城銀行等大銀行去搞小額信貸(為此當地的地主曾貼出打倒晏陽初的標語)。針對愚昧無知,他弄來收音機和高音喇叭讓農民們也知道天外有天和天下大事……一時間,定縣雲集瞭超過50個與農民同吃同住的博士,各路大員甚至國民政府內政部的高級官員也去學習。
  
  可以說,這是中國文人在宗教精神感召下第一次偉大的社會改造運動!中國的第一次現代意義的鄉村建設運動由此拉開大幕。
  
  作為基督徒,晏的過人之處,還在於四處變著花樣募捐。他去世界各地演講,不僅打開瞭美國鋼鐵大王和上流社會的口袋,甚至還走後門去美國白宮和國會遊說美國國會通過瞭一個晏陽初條款。
  
  那是1948年,晏陽初在美國最高法官道格拉斯的引導下,見到瞭當時的總統杜魯門。杜告訴博士,他們有一個援助中國經濟的議案,總額為2億7500萬美元,“我準備建議所有這些錢都用於你的計劃:為中國農民們進行平民教育和鄉村改造的計劃”。晏陽初一聽忙說,我們不需要那麼多錢,有十分之一就夠瞭。後來美國國會真通過瞭一個晏陽初條款,在援華的資金中十分之一專項用於晏陽初的教育計劃。這是美國國會第一例專門資助一個外國人的條款。
  
  晏陽初在接受賽珍珠的訪談時曾這樣說:“我向全世界提出這一問題請求解答:為什麼不能團結全世界所有國傢和人民去共同打擊我們的敵人——愚昧、貧困、疾病和腐敗政府呢?”晏博士一輩子都在這樣做。應該說,作為文人的晏博士既很平靜,也很有力量!
  
  20世紀50年代後,晏陽初把鄉村建設的實踐推廣到東南亞、非洲和南美,並在菲律賓建立國際鄉村改造學院。
  
  1945年晏陽初曾對蔣介石說:我們的人民遭受瞭20多年的內戰,他們流盡瞭鮮血,現在該為農村的大眾幹些事情瞭。蔣介石回答:你是學者,我是戰士,等我把敵人消滅幹凈瞭,會聘請你做全中國鄉村改造運動的領導。晏陽初這樣說:委員長,如果你隻看見軍隊的力量而看不見人民的力量,你將會失去中國!
  
  1938年長期關註晏陽初的毛澤東在延安對晏博士“以宗教傢的精神”上山下鄉改造農村的行為感慨不已。幾十年後,毛倡導的五七幹校、上山下鄉、赤腳醫生、人民公社等理想化運動誰能說沒有晏陽初的影子?
  
  1990年,尊崇“三C”(孔子Confucius,基督Christ,苦力Coolies)的晏陽初博士逝世於紐約。這個當代偉大的基督徒活瞭整整100歲,是偉人和文人中罕有的高壽者。
  
  全世界都悼念他,日本人說他是現代化的路標性人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