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拯救男孩

  男孩怎麼瞭?近10年來,關於“男孩危機”的話題在世界范圍內,以各種不同的表述出現在日常議論、熱門書籍,甚至一些國傢教育部門的報告中。
  
  男孩的危機
  
  1998年,哈佛大學心理學傢威廉·波拉克在《真正的男孩》一書中指出,為什麼這麼多男孩悲傷、孤獨,雖然他們或許看起來健康、樂觀、自信。他詳細描述瞭當代的男孩們“被嚇壞瞭”的、“精神擰巴”的狀況。尤其是在這種狀況下與女孩相比,他們無論在成就還是自信方面,都遠遠落後於同時期的女孩,整體競爭力下降。
  
  《美國孩子:國傢福祉關鍵指數2007》是一份更細致的研究報告,它用一系列數據表明男孩身體上、精神上、道德上出現的危機。20年來,美國男孩在學業上的表現明顯下降,某些方面表現得更為嚴重,比如學業失敗。2000年,美國女性拿到碩士學位的人數是男性的1。38倍,而男孩自殺率高於女孩5倍。
  
  英國的中等教育考試結果也出現同樣的傾向,女孩在本就占據優勢的語言類學科中繼續保持優勢,在以前男孩占優勢的數學等方面的成績在1995年開始與男孩持平。2001年考試結果顯示,女孩獲得5門以上科目的達標率為55。4%,而男孩為44。8%,其中分數級別越高,女孩的比例越高。
  
  男孩危機的研究者評論認為,現代教育方式是男孩成長危機中最為兇猛的殺手,而不當的傢庭教育和流行文化更加劇瞭對男孩的傷害和誤導。為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3年啟動瞭一項“為瞭所有人的性別和教育”的調查,提供瞭一份“國際學生評估項目”。對接近完成基礎教育的15歲學生進行評估,這個項目4年間在英國、美國、德國、芬蘭等42個國傢進行。結果顯示,女孩在所有教育評分上都勝過男孩,由此報告提出,21世紀的基礎教育更需關註男孩的受教育問題。
  
  中國對這個問題的關註似乎稍遲一步,不僅因為中國還存在著更為基本的女童失學問題,而且一直伸張女性權利的研究者們在對中國的總體評價上,認為中國依然是男權社會,根本還不需要拯救男孩。但是,實際情況遠比這個復雜。中國男孩的學習成績與女孩相比,不僅原來的距離在拉近,甚至在更多科目上落後於女孩。在北京市和上海市,2006~2008年連續3年的文、理科狀元都是女孩,2000~2008年,重慶市連續9年的19名高考狀元中,僅有4名男生,2006年,在復旦大學錄取的3871名新生中,男生1847名,女生2024名,這是復旦歷史上女生比例首次超過男生。2007年,中國人民大學錄取的新生中,女生約占55%。早在2002年,中國政法大學的女生數量已經超過男生。
  
  在身體素質上,1985~2005年中國男孩體質變化狀況調查顯示,男孩的肺活量、速度、爆發力、耐力、力量等各項指標全部下降,隻在其中的個別項目中鄉村男孩有所提高。而兒童青少年階段最常見的多動癥、學習障礙、智力障礙、自閉癥等心理病癥,在男孩中的發病率遠高於女孩,男孩還比女孩更容易沉溺於網絡。
  
  如果這些還算是一些硬指標,那麼男孩中的“娘娘腔”究竟是男孩的誤區,還是男性的解放,似乎是一個不那麼容易評判的觀念問題。
  
  反思與爭論
  
  各國的教育學傢對男孩危機的分析,幾乎得出相同的結論:現代傢庭、學校的教育方式以及流行文化正在毀掉男孩們,使他們深陷於無休止的焦慮中。
  
  現代教育制度,被認為是一種工業化的教育制度,工業化時代批量生產的價值觀念和思維方式決定瞭現代的學校制度和考核模式。課堂的靜態讀寫是學校的主要教育方式,它幾乎否定瞭學生獲取知識的其他途徑,如果教師在課堂上以說為主,那麼男孩大腦比女孩更容易感到厭煩、分心、瞌睡。“在這種教育方式占上風的年代裡,男孩學習不占優勢,在學校長期得不到正面的反饋,他們正在變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和身心疲憊。”
  
  與傳統傢庭比,過度保護也被認為是對男孩天性的一大傷害。美國有統計顯示,現在父母陪伴孩子的時間每周約20小時,是有統計以來的歷史最長時間。而中國的獨生子女贏得瞭父母以至祖父母們更多的陪伴和保護,他們寧可把男孩變成膽小鬼也不願讓他磕破瞭手腳。教育專傢的研究認為,大量父母將註意力轉移到孩子身上,已經從過去放任自流,走向瞭另一極端的過分愛護。
  
  即使在學校的嚴酷考核體制中,另一方面卻又有一些過度保護的規定。為防止學生在校期間發生磕碰受傷的意外,很多學校禁止學生課間休息時在樓道跑動,禁止學生到操場活動,此類行為會被視為“追跑打鬧”而遭斥責。同樣,為瞭避免事故的發生,很多學校的體育課也盡量選擇絕對安全的項目,而跳山羊、單杠、雙杠之類的體育項目正在逐漸從學校裡撤出。
  
  中學男孩體內睪丸素高出女孩15倍之多,在這種與女孩保持一致的生長環境中,他們的特長得不到發揮,性格發展得不到引導。男孩們對此要麼逃避,要麼服從。逃避的結果表現為自信受挫,服從的結果則壓抑瞭他們的另一些珍貴的品質和天性。
  
  當然也有很多人懷疑這些統計和分析,美國教育部高級政策分析員薩拉·米德認為,如果不跟女孩比,隻跟過去比,男孩的成就並沒有下降,而是提高瞭。美國男孩的整體學習成績在提高,大學在校人數在上升,隻是他們進步得不如女生快罷瞭。不應該以女孩的成功來否定男孩的進步,女孩成功的好故事不應該被轉化成男孩失敗的壞故事。
  
  2000年,美國學者克裡斯蒂娜·霍夫·索默斯著書指出,在社會生活各個層面,男孩的表現明顯落後於女孩。她進而譴責“跑偏瞭的女權主義”,正醞釀著一場“針對男孩的戰爭”。
  
  最重要的是行動
  
  女性主義運動有一項意外的成果,它幾乎在同時催生瞭男性研究。
  
  著名的貝姆量表測量出目前存在的四種社會性別傾向,包括男性化、女性化、雙性化、中性化。前兩種是傳統的典型性別傾向,雙性化則是具備傳統男女兩方面的優勢,而中性化則是性別模糊不明。
  
  對於混合型的“新男人”,人們評價不一。倫敦一位玩樂高手對研究者說:“時尚產業竟然把這種對男性認識的混亂迷失當成好事”,“新男性的形象不過是廣告工業自身形象的戲劇化再現,它的道德觀建立在一個華而不實的不良基礎上。他們推動著男性護膚、保養、青春等產品服務,狠狠地販賣著各式各樣的夢想和欲望”。英國文化研究專傢弗蘭克·莫特曾撰文說:所謂新男人的成因是由亂七八糟臨時撮合的觀念壓縮而成的。
  
  2003年,美國加州大學佈勞迪教授在《從騎士精神到恐怖主義》中追溯,早在工業化前夕,西方世界就一度籠罩著“男性危機”的陰影,彌漫著一種成年男人的躁動。有人擔心隨著工業化的到來將導致男性缺乏男人氣,沾染上女人的嬌柔之氣,不再適合任何形式的抗爭。正是這種危機感促使法國的顧拜旦提議現代奧林匹克運動,英國的羅伯特·巴登-鮑威爾創建瞭童子軍。這些努力都在強調社會歷史上對男人的基本要求:探索、競爭、朋友情誼與自我發現。中國現代與歐美有一段時間差,對男性危機的憂慮也推遲到瞭近10年,但性別教育研究者所發現的問題與歐美國傢對男孩的憂慮竟有大面積的重合。
  
  近10年這一波男孩危機的憂慮,在某種程度依然表現出一種對傳統男性的懷念。2007年,伊古爾登兄弟合著的《給男孩的危險讀物》一度位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前列,亞馬遜暢銷書排行榜的第二位。他們在書裡教小男孩爬樹、玩七葉樹果實、建造一間樹屋、捉魚、磨石、制作彈弓。教男孩用硬幣、鋁片、醋、鹽制作電池,制作耐火佈、潛望鏡、弓箭、定時器、導火索,用石子打水漂,獵兔子燒瞭吃。他們堅持把強烈的好奇心、勇敢與禮貌、堅忍、嘗試各種挑戰等特征,當做完美男性的品質。當然也為男孩講解英國歷史上著名的戰役,海盜的黃金年代,也講文學常識,他們列出瞭“每個男孩都應該知道的”拉丁語句子和7首詩,以及“每個男孩都應該看的”書。這分明是在懷念傳統的英國男孩形象。它不僅要鼓勵男孩的行動能力,也要把男性的註意力從裝飾門面的護膚品和電腦遊戲轉移到野外和社會生活。
  
  目前,很多國傢已開始針對這一問題做出回應。英國“促進男孩學業進步”項目由劍橋大學教育學院院長主持,展開瞭很多實驗性計劃,甚至把促進男孩學業進步納入到對地方政府的檢查標準中。澳大利亞政府在2002年撥出350萬澳元支持男孩教育示范學校計劃,中國在上海的一些學校也著手開始瞭針對男孩的教學實驗。
  
  或許在這些研究和實驗中能找到新的世界觀,真正理解性別差異,培養出更得當的性別感受力,進而把差異視為一個社會進步的珍寶,使男孩女孩都能在差異中找到各自生長的途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