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們村的那些事兒

  我們村叫丁傢村,我在那裡出生並且生活到18歲,每年都要回去兩回。我們村並無一戶人傢姓丁,村名的來歷據說是因為全村隻有丁字路口,沒有十字路口。
  
  我們村第一個被打成反革命的人是王二大爺,一天生產隊社員們都在田間集體鋤地,天上飛過一架飛機,二大爺忽然舉起鋤頭,用柄對著飛機,做射擊狀。結果被打成瞭現行反革命。
  
  王四大爺在族裡德高望重,每逢喪事,必率眾拜祭,三十六拜不重復。隆冬大祭,他穿免襠老式棉褲,不慎起身時棉褲落地,恰巧那天沒穿褲衩。羞慚歸傢,連夜上吊自盡,全村無不為之嘆息。
  
  在我們村,認為最缺德的五件事是:敲寡婦門,挖絕戶墳,打瞎子,罵啞巴,往井裡撒尿。對於法律認為的犯罪,大傢反而很寬容。
  
  鐵蛋結巴,自幼姥姥養大。19歲那年,他正切菜,姥姥說:“鐵蛋啊鐵蛋,白養你瞭,你跟姥姥不親瞭。”鐵蛋向天賭咒,口不成句,手起刀落,一節小指飛到地上,亂跳如活物。
  
  為瞭洗被單,母親從村子裡最富有的人傢借來瞭全村唯一的大鋁盆,可由於用搓衣板不慎,鋁盆內側劃瞭一道印子。當時,全傢覺得天都要塌下來瞭。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還?我印象中,母親長籲短嘆瞭一夜。
  
  母親幫人織佈,那戶人傢的孩子送給我幾個吃剩下的核桃殼,告訴我隻要種下去,春天就會發芽,明年就有核桃吃。我種瞭。
  
  春節回傢,看到我們村老光棍二寶,坐在門洞裡哭。我問他哭啥,他說:“俺不孝順。街坊四鄰的老太太都有兒媳婦,可以打過來,罵過去,俺娘卻沒這個福氣。這樣下去會憋壞的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