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想念父親

  父親走瞭
  櫃子上留下半壇子老酒
  我喝瞭一口嗆出的眼淚
  掉進酒壇在痛苦的想念中
  磨礪成晶瑩的珍珠
  
  母親一個人睡的土炕 空空落落
  領著父親串門的小狗 蔫頭蔫腦
  就連夕陽裡的炊煙
  也少瞭父親的味道
  
  門前坡上梨花開瞭
  那雪白的顏色
  是我想父親的顏色
  紛紛飄落的榆錢
  是我想父親的種子
  飛到哪兒就在哪兒紮瞭根
  
  父親走瞭
  在田野裡
  長成一顆顆玉米
  一蓬一蓬的豆子
  一株一株的蘆葦
  在沒有父親的日子裡
  全傢人咀嚼著父親的滋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