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外交部高翻的三道關

  2010年3月14日上午,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裡聚滿瞭中外記者,國務院總理溫傢寶在這裡召開記者會。眼尖的記者發現,坐在溫總理左側的是一位名叫張璐的女翻譯。在兩個多小時的問答中,無論溫總理談到什麼詩詞、古語,她都能迅速、流暢地進行翻譯。會後,這位穿著深色西裝、寶藍色襯衫,梳著可愛“蘑菇頭”的“溫總理女高翻”,受到億萬觀眾和網民的熱捧。
  
  “淘汰式培訓”
  
  想進入外交部當一名優秀的高級翻譯,必須經得起三道考驗:嚴格篩選,瘋狂練習,周密準備。外交部挑選翻譯人員要經過嚴格的初試和復試:初試一般通過公務員考試排名,或是去專業院校進行筆試。筆試和英語面試成績排在最前面的10至15名,才有可能進入翻譯室參加下一階段的“觀察培訓”。
  
  “觀察培訓”實質上就是“淘汰式培訓”。首先是強化訓練,“培訓的強度很大,所用的教材時效性很強,基本上都是當天的新聞和評論,或近期的熱點話題”。外交部還會邀請一些專傢來授課,同時全面觀察學員的外語基本功、翻譯潛質、領悟力、語言表達習慣、聲音狀態、刻苦精神、承受高強度工作壓力的身體和心理素質、組織紀律性……“通過初試的人,隻有不到4%被最終錄用”。
  
  “中國翻譯的國傢隊”
  
  外交部翻譯室像是“課堂”,張璐和同事們接受的是“魔鬼訓練”。翻譯是有一定技巧的,為瞭提高速度,部分內容會用一些符號來代替。除此之外,領導人發言的時候,你不可能讓他停下來,記筆記是翻譯的一個工作重點,這就需要不斷地練習臂力。
  
  外交部翻譯室副主任任小萍曾對外介紹,“翻譯過程必須一絲不茍,從內容到體例,從稱呼到專用詞,該查的必須一項一項查,絕不能馬虎或想當然。不僅要查,而且要知道出處。”
  
  接下來,就是沒有捷徑可走的“瘋狂練習”。翻譯室的很多工作人員都說,要不是內心真正喜歡,肯定無法堅持下來。他們通過這種練習,最後都能“不由自主,習慣成自然,看到中文時,嘴裡就能馬上條件反射出英文來”。
  
  經過瘋狂練習,最後一道關,就是“戰前準備”。“每年總理的記者會,外交部都要提前一個月通知翻譯。從那時起,接到任務的翻譯就進入‘沖刺階段’。不過這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有一個團隊在一起準備”。
  
  外交部翻譯室被譽為“中國翻譯的國傢隊”。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從翻譯隊到翻譯處,再到翻譯室,培養出一批批優秀的人才。如今的外交部翻譯室,年輕人占80%以上,他們以出色的表現,贏得瞭越來越多人的尊重和認可。
  
  超強的政治敏感度
  
  給領導人當翻譯,還要有超強的政治敏感度。“翻譯時要保持對原文的忠實,做到如實翻譯。”張璐舉例說,“在這次記者會上,溫總理澄清所謂中國在哥本哈根大會上‘傲慢’的傳言時提到,‘……我從一位歐洲領導人那裡知道,那天晚上有一個少數國傢參加的會議……’因為我跟著總理去過哥本哈根,知道他指的‘那位領導人’是誰,也知道這個人的性別。但當時總理並未提及這位領導人的名字,所以我在翻譯時也不能直接說出這個人的名字,甚至不能表明性別。英文裡有男‘他’和女‘她’的區別,所以在翻譯時,我選擇用被動句式來表達。”
  
  張璐說,當一個好翻譯還要瞭解領導人說話的意圖,可以結合當時的語境去“巧譯”。她說;“我發現總理最喜歡引用劉禹錫、王安石和屈原的詩詞。所以,給總理當翻譯時,要結合他說話的語境,知道總理在這個時刻引用古詩詞是想要傳達怎樣的一種精神。這一點很重要。”
  
  張璐介紹自己的工作狀態時說,“每天要很早起床,要聽BBC(英國廣播公司)、VOA(美國之音)等充實自己。晚上回去要做功課,總結、回顧當天翻譯的東西。”不過,張璐也體會到其中的成就感,“尤其是給領導人當翻譯,他們是我非常敬重的人,我覺得這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