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僅僅是為瞭錢

  PART。1偶遇同窗
  
  六盤灣是個依山傍海的偏僻小山村,這天傍晚,村民王鐵成快到傢時,看見有個人蹲在路邊,正嗚嗚地哭著,他緊走幾步,說:“有啥想不開的事?別哭瞭,跟我說說。”那人抬起頭來,王鐵成心裡納悶起來:這人五十來歲,穿著打扮像是城裡人,可看上去好像有點面熟。那人擦瞭擦眼淚,眼睛裡也露出疑惑之色:“你……王鐵成?”
  
  王鐵成一愣,奇怪地問:“你是誰?”“我是趙明遠啊,”那人叫瞭起來,“我是專門來找你的。”
  
  王鐵成在記憶中搜索瞭半天,終於想起來瞭,趙明遠是他的初中同學,兩人大概有三十年沒見面瞭。王鐵成興奮地一把拉住趙明遠,哈哈大笑起來。
  
  王鐵成把趙明遠請進他那間小草房,讓他歇著,自己以最快速度燉瞭條魚,又拎出一個裝滿酒的葫蘆,兩人喝瞭起來。王鐵成問:“你都這麼大歲數瞭,咋還像小孩子一樣哭哭啼啼?遇到啥難事瞭?”
  
  趙明遠握著酒杯,低頭不語,好半天才長嘆一聲:“老同學,我費瞭好大勁才找到你的住址,不怕你笑話,我是有傢難回啊,我……”說著,臉上露出痛苦之色,放下酒杯抱住頭,王鐵成嚇瞭一跳,忙問他怎麼瞭,趙明遠也不回答,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藥瓶,倒瞭幾粒扔進嘴裡。好半天,他才長出一口氣,苦笑著說:“嚇著你瞭吧?老同學,實話告訴你,大夫說我最多隻能活一年。”
  
  趙明遠告訴王鐵成,前些日子,他去醫院檢查,發現腦袋裡長瞭瘤,醫生說手術難度極大,隻有百分之五的成功率,但如果不做手術,估計還有一年的壽命。他左思右想,最後決定不做手術,沒想到,他真正的麻煩來瞭。
  
  自他確診那天起,他的三個兒子就不停地爭吵,不斷地找他,問他的公司到底留給誰。在他們眼裡,他已經是個死人,他們關心的隻是父親身後的財富。趙明遠絕望瞭,於是他以最快的速度賣掉瞭公司,然後離開瞭那個傷心之地。
  
  趙明遠的眼淚止不住又湧瞭出來:“不是我絕情,而是他們太無情。我隻是想平靜地度過殘生,他們都不成全我,我還顧忌什麼?”
  
  王鐵成勸慰瞭很久。趙明遠的情緒也似乎平復瞭不少。
  
  第二天,趙明遠跟著王鐵成去瞭海邊,他幫著王鐵成打下手,倒也忙得不亦樂乎。晚上回到小草房,王鐵成說:“老同學,今天玩得挺高興吧?不過你這個樣子不行,有病得治啊,你應該去住院啊。”
  
  趙明遠黯然道:“你以為癌癥是那麼容易治的嗎?我見過接受化療的病人,太遭罪瞭,再說我根本就沒希望,活一天快樂一天,不是挺好嗎?老同學,你不是趕我走吧?”
  
  王鐵成慌忙擺手,說自己不是那個意思。
  
  PART。2驚天秘密
  
  這天,兩人正在海邊忙活,一個孩子跑過來,邊哭邊喊:“鐵成叔,吳老師犯病瞭……”
  
  吳老師是村裡唯一的老師,還是志願的,沒有正式編制,因為有瞭他,村裡幾十個孩子才有書念。村裡人包括王鐵成都特別尊敬吳老師。
  
  王鐵成一聽,大吃一驚,扔下漁網就跑。趙明遠也跟瞭過去。到瞭教室,一些村民正七手八腳地把吳老師往車上抬,隻見吳老師口吐白沫,身上一股濃烈的“速效救心丸”的味道。原來吳老師的心臟一直有毛病,犯瞭病他就用這藥救急,沒想到今天救心丸也不管用瞭。

  王鐵成跳上車,對趙明遠說:“老同學,我顧不瞭你瞭,你自己照顧自己吧。”
  
  王鐵成送吳老師去瞭醫院,直到第三天才回來,臉色很難看,趙明遠問他吳老師怎麼樣,王鐵成突然說:“老同學,你挺有錢吧?我想求你幫幫我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