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聽電視

  在電視進化論中:第一次是沙發上長土豆;第二次是遙控器掌握一切;第三次是隻有節目沒有臺;第四次是越草根越大聲;第五次是沒有電視隻有劇;第六次是直播真播;第七次就是現在:電視是用來聽的。
  
  在電視分化論中:第一次是電視制播分離;第二次是點播分離,網友隨看隨點,第三次是電視碎片化,個人播客的出現和制作使得電視影像壟斷的地位喪失,第四次是現在:聽電視的流行剝離瞭眼球經濟。
  
  可視化電視到可聽化電視的轉變,使得電視的喋喋不休和廢話綜合征進一步發揚光大——不是我們要拋棄電視,而是電視迎來瞭一個另類蜜月期:隻理不睬。
  
  談話類節目的盛行和脫口秀的興起,以及新聞資訊的海量,加上電視劇質量的不穩定,都使得觀眾對“又見”電視心生饜足,不如換一種“看法”:拿耳朵看。
  
  在新浪、在李寧公司、在會所、在機場、在酒局等等公共場所,電視是用來聽的,偶爾瞅兩眼,在電腦上、在起居間、在工作時、在酒店裡,電視成為背景音,無暇旁顧。無論是第一空間(生活空間)、第二空間(工作空間)還是第三空間(個人空間),電視這個幽靈永不落幕,從不黑屏,但色厲內荏、音容宛在。
  
  聽電視的人比看電視的人更高級、更有購買力、更為主流、更為精英、更有可能性、更時髦、更踐踏電視臺臺長的尊嚴、更會在不屑與有屑之間做人。
  
  網絡擠壓電視,電視擠壓電臺?沒那麼嚴重,隻是電視作為一個器物,它有瞭新的變種:又平、又熱、又擠、又微。它總想集權,但免不瞭分分鐘能量被耗散。
  
  當一批話癆成為電視界的生力軍時,電視想不收聽也難。視聽享受意味著:視就是聽!那個電視裡結結巴巴、頭頭是道的主持人比你的鄰居還讓你熟悉。
  
  看,要在3尺的距離;聽,卻可以3米開外。人們的活動半徑得到瞭空前釋放:鍛煉、燒水、寫策劃案、上盥洗室,哪一樣也不會耽擱。
  
  不要責怪沒有好電視可看。在註意力經濟時代,誘惑太多,結果變成瞭註意力渙散經濟。當你不肯在瑜伽和看電視之間作出抉擇時,就隻好聽電視瞭。
  
  萬惡的收視率終於要改寫瞭!一個新的調查術語將誕生:電視收聽率。根據電視聽眾的要求,電視臺在繪聲繪色兩方面將做得更好,不僅繪色,還要繪聲。
  
  他們總想讓觀眾回到電視機前,但這是不可能的任務。最大的利好是電視機成為擺設、而電視回到耳朵,這是電視基因不被淘汰的突變。電視機用來幹什麼:打遊戲、看碟。
  
  顯然,聽電視比看電視更能調動想象力。如果說看電視使人變成白癡,聽電視就是把白癡變回人。面對電視,說一千道一萬,電視沒有觀眾想象的那麼牛逼,觀眾也沒有電視想象的那麼傻。
  
  春晚勞民傷財之舉正在於:它以為大傢是來看裝修的,其實不是,大傢是來找BUG的。春晚是電視界“傷痕文學”的代表。
  
  麥克盧漢曾說電視是冷媒介而廣播是熱媒介,而聽電視則仍能用麥氏理論闡釋:“過熱媒介逆轉”。無論電視是熱是冷,清晰度和卷入度如何,電視這個概念已經110歲瞭——1900年,電視(Television)這個詞首次出現。電視的誕生是20世紀最偉大的事件之一。
  
  終於,從觀眾看電視的臉色,到電視看觀眾的臉色瞭。從電視誕生的第一天起,我們經歷瞭仰視、平視的階段,而聽電視抹平瞭這個“世紀溝”。電視櫃就像女人的裙子,也在越來越短。
  
  鮑德裡亞則將電視定義為“不傳達任何意義”、“令人著迷”、“一個可以直接在頭腦中找到”的小型化終端。他說:“你就是屏幕,而電視正在看你。”
  
  觀眾朋友們,謝謝收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