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短信相親記

  剛剛搬到悉尼,我還有點摸不著頭腦。朋友約我參加一個重要舞會,我竟然忘瞭帶照相機。我一邊整理著衣裝,一邊發短信告訴他帶著拍照傢夥。電話“嗡嗡”聲提示有回復短信。
  
  “你是誰?要我的相機幹什麼瞭”
  
  我感到有點意外。噢!我一定輸錯瞭號碼。天知道我把短信發給瞭誰!我趕緊回復“神秘人物”,連連道歉。隨後的舞會很愉快,然而那天晚上,神秘人物又發來短信:“你到底是誰?”
  
  我不願意再搭理他,但是想想一條短信也不至於招來什麼禍害。“我是新南威爾士市一名21歲的女孩,你呢?”信息很快發回來,“佈裡斯班市21歲的木匠尼克。”
  
  到現在,我的興趣已經從舞會轉移到這個小夥子身上瞭。我數著自己的幸運星,回復道:“單身嗎?”
  
  “是的,你呢?”
  
  “一樣!”
  
  我的心跳加快。接下來的幾天,我們一直短信聯系,而且僅僅局限於此。大約一周後,他發來短信:“我猜測你整整一周瞭,讓我瞭解一下你吧。”我腦袋裡的警報完全解除瞭。“我有兩個哥哥,兩個弟弟,兩個姐妹。”他馬上回答:“我也一樣。”
  
  咦?我又拉響瞭警報,“你不會跟我開玩笑吧?”“沒有,我是認真的。”我真的難以相信這種巧合。“你打算在哪買房子?”“那要看你願意在哪裡住。”
  
  整個事情太離奇瞭。雖然我們有相同的傢庭,但是我對他並不瞭解。他又發來一條短信。“你在哪裡工作?”
  
  “銀行,這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不過我還是懷念傢鄉的陽光。”
  
  “這裡的陽光也不錯。”
  
  就這樣,我們的“友誼”隨著短信條數增長。他和我一樣幽默。有時候,我們會在同一時間向對方發同樣的問題。而且,我希望能夠住進昆士蘭州那樣的木房子,尼克作為一名木匠,也有類似的夢想。
  
  大概發瞭6個月的短信,我終於鼓起勇氣在他生日那天給他打電話。不久,我們的電話賬單就超出瞭支付能力。最後一商議,還是見個面吧。
  
  那一天,我心神不定地在佈裡斯班機場等待尼克的出現。等我見到他那一刻,我的心簡直要跳出來瞭。對,他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我還以為他是美少年阿多尼斯呢!他的頭發很長,肌肉發達,雀斑猶如繁星點綴在臉蛋上,還不忘手裡拿著一枝火紅的玫瑰。
  
  從那以後,尼克經常來悉尼看望我,我們的浪漫之旅逐漸踏上正軌。有一天,他激動地告訴我,他在佈裡斯班找到一棟合適的房子,由於價格合適,他很快搬瞭進去。
  
  一月後,尼克要去新西蘭辦事,他約我同去。我從未出過國,我也不想離開周圍的朋友。然而他走瞭不到一個月,我們的電話賬單又到瞭“危險的長度”。我的室友打算搬出去住,房東趁機提高瞭租金,於是我感到,命運正把我向尼克身邊使勁推。我買張機票,帶著行李去瞭新西蘭,在那度過瞭甜蜜的5個月。
  
  有一天,我們去某個原始的村落參觀。正當我轉身時,尼克站在我面前,手裡拿著一枚銀光閃閃的鉆戒。我笑眼淚流瞭出來。“嫁給我好嗎?”我一邊哭,一邊笑,費瞭好半天才說出“我願意”。
  
  目前,我們正在準備2月19號的婚禮。那將是一個和傢人朋友共同分享的美妙時刻。但是有一個規定和別人的婚禮不同:所有來赴宴的客人不許關機,畢竟,你不知道自己的那個他(她)是否在電話另一端等你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