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死亡打撈

  湯姆和佛德曼是好朋友,也是兩個潛水高手。
  
  這天他們正在一間酒吧喝酒,突然從外面闖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這男人看到瞭湯姆和佛德曼,便大步走上前,突然雙膝一軟,在兩人面前跪瞭下去。
  
  佛德曼認出瞭這個男人,是一個潛水愛好者的父親,趕緊手忙腳亂地將他扶起來,問道:“克萊爾先生,您怎麼瞭?別忘瞭您可是有身份的人啊。”克萊爾臉上滿是淚水,哽咽著說:“佛德曼,求你救救我的兒子。”
  
  “小邁克?他怎麼瞭?”
  
  克萊爾絕望地說:“小邁克……我可憐的小邁克……他死瞭,嗚嗚……”
  
  一旁的湯姆忍不住給佛德曼使瞭個眼色,意思是說:這傢夥是不是個瘋子?人都死瞭還怎麼救啊?佛德曼卻沒理他,隻是急切地問:“死瞭?小邁克怎麼會死?”
  
  克萊爾抹著眼淚告訴他說,一個星期前,小邁克獨自去瞭南非,隨後不久便傳來死訊,原來,小邁克在潛洞過程中意外喪生瞭。
  
  佛德曼也流下淚來,小邁克是個年輕的小夥子,熱情善良,冒險精神十足,喜歡各種極限運動,佛德曼一直非常喜歡他。他問克萊爾自己能幫著做些什麼。克萊爾說:“他是我唯一的兒子,如今他死瞭,我要把他葬在傢族的墓地裡,可是他的遺體還在那個該死的洞穴裡,你是他的老師,是他生前最信任的人,你一定會幫我這個忙,對嗎?”
  
  克萊爾一臉期待地望著佛德曼,沒等佛德曼回答,湯姆大聲問道:“南非的哪一個洞穴?不會是拉索裡洞穴吧?”
  
  克萊爾眼神黯淡下來,輕輕地點瞭點頭。
  
  湯姆和佛德曼互相看瞭一眼,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驚懼。拉索裡洞穴是潛水愛好者的聖地,那裡的洞穴地形十分復雜,曾經使許多有名的潛水高手鎩羽而歸,但也因此吸引瞭許多尋求刺激、挑戰極限的年輕人。湯姆和佛德曼曾經去過那裡,雖然成功探底,但現在想起來依然很後怕。如今克萊爾要求打撈兒子的屍體,這跟正常的潛水可不大一樣,危險系數無疑會增加許多。克萊爾緊緊抓住佛德曼的手,懇求說:“我願意提供一切裝備,你可以多找幾個人幫忙,隻要能把我兒子弄出來,我願意付……一千萬,那是我全部的財產。”
  
  佛德曼緩緩地說:“我不要你的錢,邁克是我的好朋友,他死瞭,我願意為他和他的父親做任何事情。”
  
  第二天,湯姆和佛德曼就開始著手組織潛水者。幾天之後,他們跟另外幾個同伴來到拉索裡洞穴,由克萊爾親自駕船,將他們送到邁克失蹤的地方。那洞穴裡面浮滿瞭綠色的海藻,水深不見底,閃動著幽深晦暗的光。克萊爾把裝備分發給每一個人,逐一跟他們握手,祝福他們,並希望他們能把小邁克的遺體順利打撈上來。
  
  佛德曼第一個進入洞穴,湯姆和其他人緊隨其後。按照計劃,佛德曼要潛到洞穴最深處,找到小邁克的屍體並將他放入裹屍袋,然後把它交給等候在上面的湯姆,湯姆再交給更上面的人,用接力的方式把屍體弄上來。
  
  佛德曼有過一次拉索裡洞穴的潛水經驗,所以很快地潛入到水底,他在縫隙中遊動著,尋找自己的目標。洞穴周圍都是有棱角的礁石,盡管佛德曼不停躲避,但手上還是被劃瞭幾條口子,不停地滲血。但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瞭,終於,他看到瞭小邁克的屍體卡在洞穴底部,手攤開著,隨著水流慢慢晃動。佛德曼遊過去,按計劃將小邁克裝進裹屍袋,然後開始上浮,可就在這時,隻聽得一聲沉悶的聲響,佛德曼大吃一驚:他身後的氧氣瓶輸氣管閥門在水底的高壓下,竟然爆裂瞭。
  
  在水底世界,沒有氧氣隻有死路一條。佛德曼扯過輸氣管,拼命用手掐住它,想阻止氧氣的流失,可是這隻是白費心機,氣泡不斷地從水底升上去,氧氣已經快跑光瞭。佛德曼絕望瞭,他握緊管子,塞到嘴邊,最後狠狠地吸瞭一口,然後抱著裹屍袋拼命向上浮去。
  
  卻說上面的湯姆,一直不見佛德曼上來,眼看約定的時間一分一秒地接近瞭,他意識到佛德曼出瞭問題。他什麼都顧不得瞭,冒險向水下潛去,可是到瞭水底,任憑他怎麼尋找,什麼都沒有找到。這時,湯姆開始出現瞭“深海眩暈”癥狀,肌肉也出現瞭痛感,再不上去,恐怕就再沒機會離開這裡瞭。他強忍著巨大的悲痛浮上瞭水面。跑到船上,湯姆扔掉頭盔,放聲大哭起來。
  
  克萊爾驚呆瞭,他小心翼翼地問:“佛德曼呢?”一名潛水員黯然說:“他應該是死瞭。我們的計劃失敗瞭。”
  
  “他死瞭,但你看……”最後從水底浮起的潛水員大聲說,“他們已經浮上來瞭,隻是卡在水面下的石縫裡。”原來,佛德曼和小邁克的屍體,避過瞭水底的障礙,竟然一直浮瞭出來,隻是剛才大傢都沒有發現。
  
  湯姆和同伴跳下去,將佛德曼和小邁克弄瞭上來。克萊爾一下子撲到小邁克身上,放聲大哭。湯姆和其他潛水員們,則默默將佛德曼的裝備解下來,湯姆拿著迸斷的輸氣管閥門,突然大喊起來:“克萊爾,你不是說過,你會供應最好的裝備給我們嗎?難道這就是最好的裝備?是你害死瞭佛德曼啊。”
  
  克萊爾哭著說:“這確實是最好的裝備,是我花大價錢買回來的,這是意外。佛德曼雖然死瞭,但是我仍然會兌現我的諾言,湊齊給你們的一千萬的酬勞……”
  
  人已經死瞭,責怪克萊爾又有什麼用?很快,佛德曼被安葬瞭,各地的潛水愛好者們紛紛趕來參加佛德曼的葬禮。可奇怪的是,克萊爾直到葬禮結束,都沒有露面。湯姆又悲傷又生氣,可是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找到生產那副致命裝備的公司,去討一個說法,否則,佛德曼死也不會安心。可出乎湯姆意料的是,公司的接待員看過裝備之後,卻一口否認佛德曼所用的設備是他們生產的。
  
  湯姆大吃一驚,他一直認為是因為產品不合格造成瞭這場悲劇,根本就沒想到,另有原因。他仔細檢查瞭裝備,這才發現佛德曼的裝備和自己所用的有細微的差別。這時,公司接待員提醒湯姆,另一傢公司的產品跟他們公司非常類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輸氣管閥門,自己公司生產的可以經受住一千三百米深水的壓力,而另一傢公司的產品,最多隻能承受八百米的壓力。而拉索裡洞穴的水深是八百七十米。
  
  湯姆簡直氣炸瞭肺,他終於知道佛德曼的死是一個陰謀。湯姆想起,在現場,是克萊爾親手把裝備發給每一個人,一定是故意把劣質裝備發給瞭佛德曼?
  
  湯姆找到瞭克萊爾,憤怒地沖著他大喊:“為什麼?佛德曼為瞭打撈你兒子的屍體才冒險的,你為什麼要害死他?”克萊爾冷笑著說:“你在胡說什麼?佛德曼死於意外,是你親眼看見的。”
  
  “我已經找到瞭證據。”湯姆把裝備摔到克萊爾面前,“這是你分給他的裝備。”
  
  克萊爾不屑地說:“我知道,你想勒索我,這根本就不是當初佛德曼用過的裝備,你早就把裝備掉包瞭。說這是我安排的,你有什麼證據?”
  
  湯姆輕蔑地說:“克萊爾,你太自作聰明瞭。雖然佛德曼死瞭,但他已經給我們留下瞭證據。”
  
  克萊爾愣住瞭,他不停地搖著頭:“不可能,不可能,這個計劃天衣無縫。你是找不到證據的。”
  
  湯姆指著那套裝備說:“佛德曼被打撈上來時,手依然緊緊握著氧氣管。而當我掰開他的手時,發現他的手被下面的礁石劃出瞭許多傷口,我想一定有血跡留在氧氣管或者潛水衣上,至於是不是佛德曼的,讓警方驗證一下管子上殘留的DNA就知道瞭。你就等著坐牢吧。”
  
  “哈哈哈……”克萊爾突然放聲大笑起來,“坐牢?我的兒子死瞭,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已經給小邁克報瞭仇,我早就什麼都不在乎瞭。”
  
  克萊爾像個瘋子一樣,笑夠瞭又痛哭起來,斷斷續續地說:“你猜得不錯,佛德曼是我害死的。我的小邁克本來是一個好孩子,可自從他認識瞭佛德曼,就瘋狂地迷戀上瞭潛水,我勸過他很多次,可他就是不聽,結果把命送到瞭這裡。如果不是佛德曼教會瞭他潛水,他又怎麼會死?是佛德曼殺死瞭他,我當然要為我的兒子復仇。”
  
  湯姆指著克萊爾,痛心疾首地說:“你難道不知道,佛德曼是為瞭對朋友的義務,是想成全一個父親的愛子之情才來的?你怎麼下得瞭手啊?”|故事會在線閱讀
  
  克萊爾歇斯底裡地喊道:“你隻知道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愛,但你知道一個父親對害子仇人的恨嗎?為瞭給我兒子報仇,我寧可毀掉整個世界,何況一個區區的佛德曼……”湯姆逃出瞭克萊爾的傢,他覺得面對的是一個瘋子。他能做的,是把所有證據提供給警察,他相信,警察一定會還佛德曼一個公道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