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傢豬和野豬

  本人以不到1。7米的海拔高度,卻擁有160斤的體重而被朋友們笑稱為武漢版“曾志偉”,對此我隻是置之一笑,宣稱自己雖說是有點胖,但胖得勻稱好看,可以稱為男人中的“楊貴妃”,如果生在唐朝隻怕也算是“花樣美男”呢。
  
  老婆對我可就沒那麼客氣瞭,早在和她剛談朋友不久時,有一天我們之間第一次發生瞭矛盾,她就“肥豬、蠢豬、傻豬”地大罵瞭我一通。
  
  誰讓我們談朋友時正流行“野蠻女友”呢,我當然不能逆潮流而動去做一個“野蠻男友”瞭,我隻是一臉車太賢式的微笑,等到她氣消得差不多瞭,我笑著對她說:“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喜歡你嗎?這有三個原因:
  
  第一,你生氣的時候比不生氣時還要漂亮;
  
  第二,我覺得你比我更像一個男人;
  
  第三,我們其實也有蠻多共同的地方,我們除瞭染色體不同之外,其它的都差不多。”
  
  她不禁一怔,過瞭半天才紅著臉不好意思地低聲說:“我哪裡有那麼兇啊。”
  
  我本以為結婚後老婆不會再叫我“豬”瞭,哪知道兒子都快三歲瞭,她煩起來還是照叫不誤,而且有時還當著兒子的面叫,唉,豬就豬吧,豬還全身都是寶呢。
  
  最近一段時間我迷上瞭鬥地主和下象棋,每天吃完晚飯後就到小區的棋牌室去玩,幾乎每晚都要十二點鐘後才回傢。
  
  老婆對此大感惱火,常常說我把傢當旅館,有兒子就象沒兒子一樣,有時又開始罵我是豬瞭。她的嘮叨對我來說卻是最有效的催眠曲,最後和她的嘮叨聲唱和的必然是鼾聲。
  
  昨天晚上回到傢時已一點多鐘瞭,我躡手躡腳地剛剛上瞭床,卻聽到兒子奶聲奶氣對他媽說:“豬!爸爸是豬!”
  
  我不由地大怒:我們傢有一個人罵我是豬就夠我受的瞭,連你小子也這樣罵我!
  
  我大聲對老婆說:“你以後別在兒子面前說什麼豬啊之類的啦,連他都這樣叫我,你讓我怎樣當爸爸。”故事會
  
  不料她白瞭我一眼,說出瞭一句讓我目瞪口呆的話“兒子罵你是豬還是算客氣的呢,就沖你最近天天十二點後才回傢,天天晚上在外面野,我看他應該罵你是野豬才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