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觸目驚心的奢華

  在蘇聯時期曾任州委書記、蘇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莫斯科市委書記,後來任俄羅斯總統的葉利欽,在其自傳中,根據親身經歷對蘇聯的種種特權加以揭示:特權階層有“專門的醫院、專門的療養院、漂亮的餐廳和那賽似‘皇宮盛宴’的特制佳肴,還有舒服的交通工具。你在職位的階梯上爬得越高,歸你享受的東西就越豐富”,“如果你爬到瞭黨的權力金字塔的頂尖,則可以享受一切——你進入瞭共產主義!那時就會覺得什麼世界革命、什麼最高勞動生產率,還有全國人民的和睦,就都不需要啦”,“就連我這個政治局候補委員,這樣的級別,都配有3個廚師、3個服務員、1個清潔女工,還有1個花匠”。
  
  特權階層享受著現代化的醫療設施,“所有設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最先進的設備。醫院的病房像是一個龐大的機構,也同樣很豪華氣派:有精美的茶具、精制的玻璃器皿、漂亮的地毯,還有枝形吊燈……”一切都取決於官階高低。“每個黨中央書記、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都配有一個衛士長。這個衛士長是受上級委派辦理重要公務的職員,是一個組織者……他的一個主要職責是立刻去完成自己的主人及其親屬請求辦理的任何事情,甚至包括還沒有吩咐要辦的事情。譬如要做一套新西服,隻要說一聲,不一會兒裁縫就來輕輕敲你辦公室的門,給你量尺寸。第二天,你便能看到新衣服,請試試吧!非常漂亮的一套新西裝就這樣給你做好瞭”。
  
  對高官們的傢庭向來是優待的:“送夫人上班,接他們下班;送子女去別墅,再從別墅接回來。”“每當政府的‘吉爾’車隊在莫斯科的大街上沙沙地飛駛而過時,莫斯科人通常停下腳步。他們停下來不是因為此刻需用敬重的目光瞧一瞧坐在小軍裡的人,而是由於這確實是個令人有強烈印象的場面。‘吉爾’車尚未開出大門,沿途的各個崗亭就已得到通知。於是,一路綠燈,‘吉爾’車不停地、痛痛快快地向前飛馳”。
  
  葉利欽談到自己的別墅時敘述道:“我頭一次到別墅時,在入口處,別墅的衛士長迎接我,先向我介紹此處的服務人員——廚師、女清潔工、衛士、花匠等等一些人。然後,領我轉瞭一圈。單從外面看這個別墅,你就會被它巨大的面積所驚呆。走進屋內,隻見一個五十多平方米的前廳。廳裡有壁爐,大理石雕塑、橡木地板、地毯、枝形吊燈、豪華的傢具。再向裡走,一個房間、兩個房間、三個房間、四個房間。每個房間都配有彩色電視機。這是一層樓的情況,這兒有一個相當大的帶頂棚的玻璃涼臺,還有一問放有臺球桌的電影廳。我都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個洗臉間和浴室,餐廳裡放著一張長達10米的巨大桌子,桌子那一頭便是廚房,像是一個龐大的食品加工廠,裡面有一個地下冰櫃。我們沿著寬敞的樓梯上瞭別墅的二樓。這兒也有一間帶壁爐的大廳,穿過大廳可以到日光浴室去,那兒有躺椅和搖椅。再往裡走便是辦公室、臥室,還有兩個房間不知是幹什麼用的。這兒同樣又有幾個洗臉間和浴室,而且到處都放有精制的玻璃器皿,古典風格和現代風格的吊燈、地毯、橡木地板等其他東西。”
  
  特權階層的形成,“這是斯大林故意采用的政策,目的在於收買黨和蘇維埃機關上層,使其落人某種連環套之中,這是一種路線,旨在借助於直接收買,借助於灌輸丟掉職位就丟掉特權、失掉自由甚至生命的恐懼思想,從而保證官員們絕對聽話,並積極地為個人迷信服務”。
  
  蘇聯解體後,特權階層中的很多成員,在俄羅斯經濟轉軌過程中,特別是在國有企業私有化過程中,又大量侵吞國傢財產。據一項調查,俄羅斯有61%的新企業主曾被列為黨、政府、企業的精英成員。就是說,私有化為原蘇共領導人大量侵吞國有資產大開方便之門。他們從事投機,大發橫財。
  
  主要集中在蘇共黨內的特權階層,不顧廣大民眾長期受商品匱乏之苦,不顧人民為弄到一塊面包和最起碼的住房處於艱苦奮鬥的境地,如此喪失道德地享受特權,這樣的黨,怎麼能不脫離群眾,怎麼能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擁護,怎麼能不垮臺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