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殤情諾貝爾

  他從小熱愛詩歌,夢想成為“雪萊”一樣的偉大詩人,而他一生從事的,卻是化學研究;他富可敵國,卻沒有一個固定的傢,終生漂泊流浪;他善良謙和,熱愛和平,卻發明瞭奪去億萬無辜生命的炸藥;他的身後,留給別人的是數以億計的財產,而留給自己的卻隻有一個刻著名字與生卒年月的墓碑,他一生渴望擁有愛侶,卻終是作為一個單身漢孤獨地死去。他就是阿爾弗雷德·伯納德·諾貝爾。
  
  17歲,才華初顯的諾貝爾被父親送到歐洲遊學,在浪漫之都巴黎,滿街的燈紅酒綠激活瞭這個少年心中蟄伏的躁動,因熱愛詩歌而埋下的浪漫種子使他渴望有一天,能在塞納河醉人的風景中遇到一份令自己怦然心動的愛情。
  
  一天,諾貝爾正在巴黎街頭徘徊,街邊藥店裡的一位美麗大方的姑娘引起瞭他的註意,他推門走進去,目光直直地落在姑娘的身上。彼時,那姑娘也正在瞅他,四目相對,姑娘微笑著低下瞭頭,臉上的表情似花朵見到瞭春天,溫暖中帶著羞澀,諾貝爾的心,瞬間漾起一片漣漪。
  
  那個黃昏,從來不善言談的諾貝爾忽然就像換瞭個人,與那姑娘侃侃而談。姑娘叫瑪麗安娜,從農村來,是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她的美麗淳樸深深地吸引瞭諾貝爾,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個璧人兒分明就是雪萊筆下的“愛米莉”,是高尚與美好的化身。
  
  諾貝爾戀愛瞭。塞納河畔,埃菲爾鐵塔下,羅浮宮裡,到處留下瞭兩個人心手相牽的身影。然而塵世間,消失得最快的,總是最美的風景。
  
  那一年,巴黎的冬天來得特別早,一場大雪過後,原本身體強健的瑪麗安娜竟意外感染瞭傷寒,當遠在英國的諾貝爾匆匆回到巴黎時,等待他的,卻是物是人非的悲涼。年輕的瑪麗安娜帶著對諾貝爾深深的不合,香消玉殞。
  
  愛人的殤逝,使得原本就不善言辭的諾貝爾更加憂鬱,在以後長達二十多年的時光裡,諾貝爾終日與科學相伴,不抽煙不喝酒不賭錢也不玩樂器,身邊更沒有女人。
  
  1876年,43歲的諾貝爾早已名揚天下,可他依舊孑然一身,整天寂寥地在實驗室做著各種科學實驗。可他實在是需要人陪伴,在朋友的鼓勵下,諾貝爾刊出瞭一則含蓄的廣告:“一位十分富有且受過高等教育、漸近老年的男士欲尋找一位中年女性,條件是能講多種語言,能勝任秘書業務,能承擔傢務勞動。”
  
  這則廣告真的為他迎來瞭一個讓他傾心的女人,奧地利大元帥弗蘭茲·金斯基伯爵之女、33歲的伯莎·金斯基應聘做他的秘書。伯莎博學多才,辦事幹練,為人大方又體貼,她的出現,讓已步人中年的諾貝爾重新燃起瞭對愛情的渴望。然而,他不知道,年輕的伯莎於他而言,竟仍然可望而不可即。
  
  善良敏感的伯莎從諾貝爾的眼神裡讀懂瞭他的心事,她委婉地告訴諾貝爾,自己已與大學時的戀人訂下瞭婚約,並邀請諾貝爾到時參加她的婚禮。伯莎的話,像一盆兜頭而下的冰水,澆滅瞭諾貝爾灼灼燃燒的愛情火焰,雖然被拒瞭個措手不及,但良好的教育讓他保持瞭自己的風度,他對伯莎表示瞭深深的祝福。
  
  如果說瑪麗安娜的死帶給諾貝爾的是心靈的創傷,那麼,伯莎的拒絕卻讓他從心理上產生瞭深深的自卑。他覺得,自己醜陋的外表、贏弱的身體和木訥的性格很難吸引異性,也許自己這一生再也無法贏得愛情瞭。
  
  然而,老天這一次竟然對諾貝爾起瞭憐憫之心,就在伯莎離開後不久,諾貝爾遇到瞭他的第三次戀情。
  
  一個秋天,諾貝爾途經奧地利。漫步在維也納的滿目繁華中,他的目光不經意間停留在街邊的一傢花店裡,店中,一個姑娘的如花笑靨讓他忽然就有瞭恍如隔世的感覺,那一刻,他想起瞭已化羽而去的瑪麗安娜。
  
  神差鬼使般,諾貝爾走進瞭那傢小店。又一次,木訥的諾貝爾在一個姑娘羞澀的表情裡找回瞭自己,他再次侃侃而談,忘瞭時間。
  
  索菲亞,這個年僅二十歲的小個子猶太美女,讓諾貝爾如中瞭邪一般,愛得死心塌地。索菲亞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傢庭裡,沒有讀過多少書,繼母對她不好,她偷偷地從傢裡跑出來,靠給人賣花養活自己。
  
  諾貝爾對索菲亞的遭遇表示瞭深深的同情,雖然他明知索菲亞缺少教養,過分看重物質,但他仍然一相情願地認定,索菲亞的這些缺點是由於傢境貧窮造成的,自己完全有能力把她變成一個有教養有氣質的人。於是,諾貝爾為索菲亞在巴黎購買瞭別墅,雇瞭女仆和廚師,並且還專門找瞭一個教她法語的老師。
  
  諾貝爾天真地以為,可以靠自己的努力使索菲亞向著自己希望的方向發展,然而他不知道,在年輕的索菲亞眼裡,他不過是個可以給她帶來榮華富貴的老男人,她愛他的錢遠勝過愛他的人。
  
  諾貝爾像個溺愛女兒的父親般默認瞭索菲亞的花天酒地。他為她提供車馬費、首飾費,支付旅館費。她在外賒賬,不管多少,他都會去填窟窿,甚至,連她與情人合夥騙他的錢,他都裝聾作啞。
  
  1891年,索菲亞最後一次給諾貝爾回信,信中,她告訴諾貝爾,自己懷孕瞭,但孩子的父親不是他,而是一位年輕的匈牙利騎手,他們在一起已經十多年瞭。這一次,諾貝爾對索菲亞是徹底地絕望瞭,他給瞭她一筆錢,然後,揮淚離開。
  
  索菲亞的絕情,讓諾貝爾學會瞭死心,從此,“把青春獻給愛情,把生命獻給科學”成瞭諾貝爾最真心亦最無奈的選擇。然而,把生命獻給科學的諾貝爾卻並沒有從科學上得到安慰。1888年,諾貝爾的哥哥路德維希突發心臟病去世,法國的一傢報紙誤以為是諾貝爾去世瞭,於是刊登出瞭一則訃告,稱他為“死亡商人”,稱他一生隻在發明新式方法“毀滅和滅絕生靈”。
  
  這種並非莫須有的人生定位,讓這個一向自視為理想主義者和藝術傢,愛好和平、珍視榮譽和體面的人陷入瞭深深的痛苦。
  
  愛情與事業的雙重打擊,讓諾貝爾患上瞭抑鬱癥。恰逢此時,諾貝爾曾鐘情的伯莎,作為世界和平的倡導者發表瞭她的小說《丟掉武器》。
  
  像溺水的孩子終於抓住瞭救命稻草般,諾貝爾找到伯莎,急切而坦誠地向她解釋瞭自己並不是為瞭制造武器才發明炸藥的,他請求把他的錢通過伯莎的活動,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
  
  伯莎被諾貝爾的真誠所感動,接受瞭他的請求,於是便有瞭後來的“諾貝爾和平獎”。在物理、化學、文學等獎項之外設立這樣一個獎項。諾貝爾是想向世界表明,所有的科學都應該為人類的和平服務。
  
  1896年12月10日,63歲的諾貝爾在抑鬱和孤獨中走完瞭他的一生。今天,當世人的眼淚與嘆息洗凈瞭這個偉大男人的千帆過往,我們衷心地祈盼,這個孤獨瞭一生的人,能夠在天堂裡找到他的瑪麗安娜,並且,從此幸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