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父親的五大功能

  父親是一種程序,也是符號認同系統最早的程序。“父親”這個身份認同一般來說,包括5個成分:供養、護佑、規訓、傳道、勝利。
  
  父親要做到——
  
  第一,能賺很多錢同時能有很多時間陪太太和孩子(供養功能)。
  
  第二,能保護太太和孩子免受天災人禍的侵擾(護佑功能);
  
  第三,能夠設定傢庭規則維持傢庭結構(規訓功能);
  
  第四,能傳遞給孩子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傳道功能);
  
  第五,父親一定要比其他男人強大有力,至少也要比媽媽強,就是說,父親要是個銀Man的男人(勝利功能)。
  
  這5大功能在人類歷史上,會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增加和削減。
  
  美國衛生部組織專傢編寫瞭一本手冊《父親在兒童健康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其中明確定義瞭有效的父親功能的7個方面——
  
  和孩子的母親培育積極的關系。花時問陪孩子,養育孩子;恰當地規訓孩子,引導孩子走向(傢庭)以外的世界。保護和供養;成為一個孩子的模范。
  
  傳道功能被弱化瞭,而“勝利功能”基本上被刪除瞭。
  
  但是,被意識形態弱化的傳道和勝利功能,可能恰恰是在無意識領域起到推動作用的。
  
  先看傳道功能。
  
  在傳統意義上,父親不應僅僅給孩子一堆錢。相反,僅僅給錢的父親是無法給夠孩子需要的東西的。比爾·蓋茨如果給他的孩子們一人100億美元,他做父親的功能最多是50分。
  
  在一個多元價值的社會,父親很難傳遞一套價值觀給孩子。況且,很多父親他們自己的父親在“傳道”這一功能上也是缺席的。
  
  傳道功能和供養、護佑、規訓是一致的。而勝利功能之所以被徹底刪除,是因為它的存在構成瞭父親這個程序的內在沖突,形成“父親悖論”。如果一個現代父親仍像古代武士一樣追求勝利的話,那麼他就很少有時間有精力來完成其他功能。但是孩子和孩子的母親,以及這個男人周圍的男人,卻總是期望他成為一個勝利者的。
  
  就像《教父》中的老教父,雖然他是一個黑社會老大,可是他勝利瞭,當他面臨失去“勝利者”這個位置的時候,他的兒子邁克爾馬上就從一個愛國軍人變成一個青年殺手,維護父親的產業、父親的位置。
  
  孩子,尤其是兒子,總是期望“我的爸爸比你爸爸厲害”,這是男人兒童般自豪感的一個根基。尤其是,孩子們期望自己的父親能夠勝過母親。
  
  比如說英國電影《人生駕駛課》中的少年,聽到父母離婚,讓他最憤怒的事情是,“爸爸,你作為一個男人,怎麼能夠讓她甩瞭你,而不是你甩瞭她?”“勝利功能”對兒子們是如此重要。
  
  男人們想出來的解決這個“父親悖論”的方式就是——給錢!正好,現代社會恰恰是可以提供這種需求的滿足的。我在上海內環高架橋上看到,一武術學校的招生廣告語就是:“你安心賺錢,孩子,我們來管!”從某種角度來說,“缺席的父親”也許恰恰是父親功能進化中,人類的無意識合謀。
  
  從美國近百年的歷史來看,“缺席的父親”集中於富有階層和貧民階層。富有階層之所以父親缺席,就是因為父親去打拼,努力成為一個“勝利者”瞭。這表面上看起來很不符合教育心理學、發展心理學的規律。但是卻符合終身發展的規律。一朋友告訴我:“父親給孩子最好的愛,就是他忙碌的背影。”這個朋友50多歲瞭,他也成為和他父親一樣的人——一個缺席的父親,但卻是勝利的男人。
  
  讓一個6歲的孩子來選擇,他會選擇父親不要缺席做個“好爸爸”,可是到他16歲,他發現父親是個窮鬼,是個軟蛋,事情就不一樣瞭。供養、護佑、規訓、傳道這4個方面雖然重要,但是你或多或少可以用錢買到,但是“勝利者”隻能親力親為,在成為勝利者的過程中,才可能賺很多錢。
  
  這就是進化歷程中男人的選擇,他們優先選擇成為“勝利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