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爭吵的哲學

  爭吵,是人群本能。上升到辯術,源自古希臘。古希臘雅典氣氛自由,那些愛真理,越辯越明白的人。被劃歸為“詭辯派”。這個稱呼並不客觀,因為他們並非無理攪三分,而是早期的自然哲學傢——關心自然,討論自然是怎麼產生的,又會如何發展。這麼爭來吵去,吵出個蘇格拉底。
  
  辯論產生瞭哲學。哲學求知求智,又發展出詩歌,乃至戲劇。辯論,是古希臘一切的來源。等到講演變成一門藝術,政治宣言借此登場。
  
  公元前500年左右,發生瞭著名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也就是雅典同斯巴達之間的城邦戰爭。雅典面對運回的大量士兵遺體,需要有個人致辭安魂。大傢推舉口才好的伯裡克利。伯裡克利的悼詞,歸納瞭雅典的民主制度、法律,還有國傢榮譽,不點名批評斯巴達專制。他的這次演講名載史冊。
  
  CNN訪問喬治大學歷史學教授史蒂夫。為什麼美國1960年就有瞭總統選舉電視辯論直播,英國到今年才搞起來?史蒂夫說,英國總是拒絕模仿美國。但避不開民主的本質,就是人人能公開大聲辯論,“去,去市場,去街頭,大聲說你的想法!這就是民主最直接的表達!”
  
  顧準在總結古希臘文明時說,“希臘是史詩、抒情詩、自然哲學、自然科學的故鄉……它的民主生活使得議事會、陪審法庭和公民大會稱為說話的藝術,即雄辯術的廣闊用武之地。雄辯術可以使一個普通公民成為民眾的領袖……”
  
  不過,有人擔心,口才好就能當總統嗎?萬一是個“賣拐”?可能是個“忽悠”?如果一個人長相欠佳、表達能力差,是不是一定沒有機會治理國傢?
  
  口才差的領袖,《聖經》上有。摩西是個結巴,每次都要把想法告訴能言的亞倫,經由亞倫向民眾喊話。但這並不妨礙歷史記得帶領猶太人出埃及的,是先知摩西。
  
  尼克松的文采,在歷任美國總統中堪稱佼佼。但總統選舉電視辯論中,鏡頭謀殺瞭他的仕途。年輕英俊的肯尼迪在鏡頭前的表現,遠勝於疲憊不自信的尼克松。不過,尼克松在艾森豪威爾之後的總統選舉中,終於勝出。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思想和能力,最終還是有用武之地。
  
  展開電視辯論,從來不意味著口才是衡量領導人才能的唯一標準。否則,那是對辯論的誤解。辯論勝負往往不在於聲音是否動聽、口齒是否清楚,而是講話內容是否服人、動人。如果認為民眾隻會片面地挑選外表,那是對民眾的誤解。
  
  丘吉爾長得不算養眼,一個煙酒嗓也不夠悅耳,但這並不妨礙他一開口,就成為英國歷史上最具魅力的領袖。一個人能夠把政策解釋清楚,令老百姓接受,在需要的時候,還能感染他們的心靈、振奮他們的精神,這不正是領袖魅力嗎?
  
  “君子訥於言,而敏於行”,我們接受的教育中,說話藝術不算重要。但現實是,很多事情沒有說明、沒有解釋,於是連“行”也變得語焉不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