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日不落

  他覺得生活對自己太不公平瞭。大學畢業都兩年瞭,一直找不到專業對口的工作,談瞭3年的女朋友也勞燕分飛瞭。自己沒有錢、沒有房子、沒有後臺,生活過得格外晦澀灰暗,他感到沒有人瞧得起自己。他現在已是心灰意冷,神情沮喪。對於這個世界,他已沒有一點值得留戀的東西瞭。隻有死亡,才能唯一解脫自己。
  
  在實施死亡之前,他決定到那個鞋攤前,將自己腳上的皮鞋再修補一下。
  
  他落寞地坐在鞋攤前,將腳上的皮鞋脫下,遞到修鞋人的面前。就在那一剎那,他驚呆瞭。隻見那個修鞋人沒有用手來接這隻皮鞋,而是用腳。對,是用腳,再一看,那修鞋人兩隻袖子空蕩蕩的。這是一個約30多歲的年輕人,臉上依然有一種青春洋溢的帥氣和陽光,目光中有一種自信。他的兩隻腳裸露在外面,他用腳非常嫻熟地縫補著那雙皮鞋。
  
  看著他用腳熟練地修補皮鞋,不禁贊嘆道,您真厲害,竟然能用腳修補皮鞋,真令人敬佩。修鞋的小夥子兩眼緊緊地盯著腳上的皮鞋,燦爛地一笑道,習慣瞭,當我失去瞭雙手後,我就想,我不是還有一雙腳嗎?於是,我用腳學會瞭用手能做的一切,不瞞你說,我還可以用腳繡花呢!那人說著,臉上露出一種更加自豪和幸福的神色。
  
  修鞋人繼續說,和生命相比,失去瞭雙手,又算得瞭什麼?隻要有生命,就有希望、就有未來。我用這雙腳,描繪著生活,我感到陽光每天都照耀在我頭頂,我感到瞭一種幸福和美好。
  
  他那顆冰冷的心微微一顫,有一種柔軟溢滿在心頭。修鞋人望著他,又說瞭句,你看你們多幸福,四肢健全,在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有你們施展的舞臺,真羨慕你們。
  
  他苦澀地一笑,心想,沒想到,還有人羨慕自己。他不由得伸出瞭自己的雙手看著,然後又用力地握著,仿佛想握住什麼。
  
  離開修鞋人,他在路邊招瞭輛的士。他坐在的士裡面,一直沒有說話。的哥扭過頭來,笑著說道,你到哪?
  
  他微微一震,是啊,我這是到哪裡去呢?想瞭一會兒,他說道,到海邊去!的哥看著他,笑道,好哩,你這是去看日出吧!他漫不經心地“嗯”瞭一聲。
  
  的哥說道,我也常常看日出,有時從海邊經過時,如果沒有客人,我就不由自主地來到海邊,無論什麼時間來,我都會看到一種全新的日出。這日出是有生命的,我仿佛看到這日出在吶喊、在舞蹈、在燃燒,它充滿著一種激情和奔騰。這日是不落的,是的,永遠不會落的,就是夜晚來看,也能看到。
  
  不知不覺,他抬起頭。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的哥。隻見這位的哥40多歲的樣子,眉宇間露出一種沉穩和淡定。他低聲地問道,您說得很有哲理,您的生活過得一定很滋潤吧。
  
  的哥笑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和妻子下崗十幾年瞭,孩子還是個腦癱患者,三代人蝸居在四十多平方米的房子裡,那麼你還認為我的生活過得很滋潤嗎?雖然生活對我似乎有些殘忍,但我必須要營造出一種詩意和浪漫來。
  
  因為,對我來說,我別無選擇,我是一個兒子,我是一個丈夫、我是一個父親,這是一種責任。隻有這樣,在親人們眼裡,我才是日不落。其實,在生活中,我們每一個人在親人們眼裡都是一顆日不落,好好活著,好好生活,就是日不落。
  
  他睜大眼睛,緊緊地看著眼前的這位的哥,內心裡湧動出一種別樣的情愫。原來,生活中還有比自己更不幸的人啊,他們依然樂觀而堅強地活著,自己在親人們眼裡原來是一顆日不落啊。
  
  他擦去眼角的一絲淚痕,抬起頭,目光深情地看著前方,堅定地說瞭句,我也是日不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