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周濤:教授今年28

  2010年1月5日,電子科技大學特聘周濤到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目前,他是四川省最年輕的教授。
  
  “天才神童”的離奇童年
  
  1982年4月,周濤出生在成都市一戶普通人傢裡。幾個月就會說話,1歲多就會下棋、識字,2歲多看連環畫,3歲開始打麻將,5歲就能看長篇小說……但是這位“天才神童”的童年相當離奇坎坷。
  
  周濤幼年體弱多病,經常發高燒,醫院曾兩次下病危通知書。因為身體差,周濤很少能下樓和其他小朋友玩。爸媽上班去瞭,他隻能把自己關在樓上屋子裡,用一些獨特的方式消磨時間——下棋、看連環畫、打麻將、讀小說。
  
  一次,外婆教媽媽打麻將,他在旁邊瞅著瞅著就學會瞭,帶著智力訓練意味的麻將成瞭他小學前最鐘愛的遊戲。他和父母還“打錢”,每次他都贏,因為隻要自己洗過的牌他幾乎都能記住。有時,別人點炮瞭他也不“和”,因為周濤知道再過幾張牌就能自摸。
  
  上學後,周濤表現出瞭在數學、物理方面的天賦。一次,媽媽買瞭一個計算器,周濤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玩的東西。於是,他自己出題,然後計算出結果,再用計算器來核對,樂此不疲。
  
  6歲以前,周濤自學完瞭小學4年的課程。他就讀的東桂街小學,是一所計算機特色學校。他很少聽課,很多時間都花在攻克數學和計算機難題上瞭。
  
  逃課“大王”
  
  2000年,周濤從成都七中畢業,進人中國科技大學為拔尖學生專門設立的零零班。
  
  在大學的第一個學期即將結束時,周濤手裡捏著一本Pascal語言的教材,找到教授“計算機程序設計”的老師,請老師為他勾畫重點。
  
  老師接過教材,看瞭一眼,對周濤說:“我們學的是C語言。”那一刻,周濤尷尬至極。因為周濤從未去上過這門課,壓根兒就不知道。第二天就要考試瞭,這幾乎是最後的“垂死掙紮”。可是,結果卻讓那位老師大為驚奇:周濤考瞭95分,全班110多名同學,他名列第一。
  
  逃課分為兩種:積極的逃課和消極的逃課。前者是為瞭比上課更重要的活動,比如為學科競賽和學術研究騰出時間;後者是為瞭偷懶為瞭玩,比如打遊戲、睡懶覺。“我屬於前者,我從不打網絡遊戲。”周濤說。
  
  周濤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參加學科競賽或者搞自己的學術研究。小學、初中和高中,他都經常逃課。但是,真正名師的課,周濤聽得很認真。例如,史濟懷教授上的“數學分析”,李尚志教授上的“線性代數”,阮圖南教授上的“量子場論”等,“一個領域內的名師上的課,聽瞭會收獲很大”。
  
  要“落後”,不要優秀
  
  2007年,周濤幹瞭一件令同行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前,周濤主要從事的是復雜網絡的研究,而且已經做到瞭國內頂尖水平,每年能夠在國際高水平雜志上發表10篇左右的文章,並與國內外著名專傢學者同臺作大會報告。就在人人都覺得他會繼續在這個方向上前進的時候,周濤突然決定放棄,轉向瞭“信息物理”。
  
  “如果繼續做復雜網絡,我可能永遠都隻是在別人開創的事業上添磚加瓦,原創性貢獻不大。我更希望自己參與到一個新學科方向的形成過程中。”周濤說。
  
  由於計算機知識相對缺乏,周濤一方面要惡補計算機知識,另一方面還要努力有所創新。但他最終還是走出瞭開始階段的困境,在新的研究方向上取得瞭進展。
  
  回首這段經歷,周濤感觸很深:“人,特別是年輕人必須進入艱苦、拼搏的狀態,常懷危機感。人的成長過程中經常會出現順境和逆境,如果你發現自己很順利,成長很快,你一定要小心,因為這往往是危險的信號。”
  
  這樣的觀點也被周濤用來教育自己的學生:在一個集體中,不要去爭取優秀,不要希望成為其中的前5%,隻要是前20%就行瞭。當你比較優秀時,你就應該去嘗試在一個更高水平的集體中成為優秀者。
  
  周濤的成長經歷恰恰是這一理論的最好註腳。學前階段就把小學的課程學得差不多瞭,小學學初中的,初中學高中的,高中學大學的……初進中科大,周濤很快就發現自己的綜合能力在班裡領先。大一下學期,他一般都不去教室上課,而是去上碩士生、博士生的課程。大二就進實驗室,在其他同學都還在為第一篇論文發表而努力的時候,周濤已經發表瞭20多篇高水平論文;在海外讀博士的時候,周濤依然是“不務正業”,努力去追趕海外大學青年教授的水平。
  
  “語文”比“數學”重要
  
  在上高中之前,周濤對寫作和歷史很感興趣,曾經想長大後從事人文科學方面的工作。留學期間,每次回國他都會帶幾十本書到瑞士去,3年下來一共帶瞭300多本,其中大部分是文化書籍,包括歷史學傢錢穆、作傢韓少功的幾乎全部作品。
  
  “人生來不是做科學傢的,是做一個人的。”周濤對人文素養的重視絲毫不低於科學研究。面試學生時,他提的問題是:“你認為電子科技大學最讓你感到失望的地方是什麼?”他認為這樣的問題才能考查學生分析問題的能力。
  
  周濤很喜歡寫作,不過大多數作品都是寫給自己看的,是為瞭寫出內心的沉默。他曾在《人民日報》上發表過社評,在科幻雜志上發表過小說;他還在象棋比賽中,拿過安徽省高校賽的個人冠軍和團體冠軍。
  
  周濤說:“我感覺‘語文’比‘數學’更重要。‘數學’是對符號的認識,成就的是一個人的局部;‘語文’是對文字的認識,能夠塑造一個人的整體。”他認為,人文方面有重大缺陷的人,其發展空間也非常有限。而一個有很強人文素養的人,會“更有力量,更能包容,更柔軟,更豐滿”。
  
  “有些搞理工的人很怪異,很另類,那都是因為他們看人文的書太少。不註重人文的人,一定會非常冷漠、理性,不敏感,不感傷,內心沒有柔軟的地方。這樣的人或許會有成就,但是我不喜歡跟他打交道。”周濤直言不諱。學術“牛人”
  
  周濤身高不足1米7,體重剛到50公斤,瘦小得惹人憐愛。短頭發,塌鼻梁,牛仔褲,運動鞋,完全一副學生模樣,甚至可能會被誤認為是低年級的“菜鳥”。這樣的形象讓人很難跟一位“學術牛人”聯系在一起。
  
  周濤2005年獲中國科技大學理學學士學位,2010年初獲瑞士弗裡堡大學哲學博士學位(理論物理),目前主要從事數據挖掘與統計物理的研究。
  
  近5年來,他在《歐洲物理快報》等世界一流學術刊物上發表瞭近50篇論文。
  
  在學術界一直有這樣的說法:論文的優劣不在於數量,而在於被引用的次數以及被誰引用瞭,這才說明你研究的價值所在。周濤的論文被SCI引用超過1300次。
  
  2008年,周濤獲《中國物理快報》評出的近5年來最高引用論文獎;同年,他又獲得第五屆中國青少年科技創新獎,該獎項是對在校學生科技創新活動的最高獎勵之一,同年全國(包括港澳臺地區)隻有11名博士生獲此殊榮。
  
  如今,周濤是電子科大計算機軟件學院國際化軟件人才實驗班5個學生的導師。他認為“教學比科研更重要”,“要讓他們走在同齡人的前面,向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團隊成員看齊”。
  
  “一流人才好比一棵棵大樹,不僅需要教師的澆灌,而且需要長期的成長,有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周濤對教育的功利化傾向非常擔心,在他心目中,培養學生就是要種大樹,要種銀杏樹一樣的參天大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