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生活的面目等

辦公室的孩子們都有一個裝模作樣的英文名,這是那個中國臉美國芯兒的傑克唐提議的。而楊清芳還是楊清芳,一個保潔員又不和美國總部聯系,沒有必要費那個勞什子。楊清芳上到20樓,開始瞭一天的工作。待窗明瞭幾凈瞭,地板上的水漬幹透瞭,傑瑞、瑪麗們就上班來瞭。
  
  傑克唐有些神經質,一上班就把楊清芳叫到瞭經理辦公室。
  
  傑克唐用標準得有些生硬的普通話說,楊,你看看這盆綠蘿。
  
  楊清芳查看瞭一下吃驚地說,呀,病瞭。
  
  傑克唐說,能好嗎?
  
  楊清芳用半是征詢半是肯定的口氣說,拿到我傢養兩個月吧。
  
  歪?傑克唐用一個英語單詞表達瞭他的疑問。
  
  楊清芳聽懂瞭,她回答說,花花草草養在這麼高的橫裡,接不上地氣,所以才會生病。再說瞭,這盆綠蘿在這裡太孤單瞭,孤單也會生病。
  
  傑克唐不解地抬抬眉毛,說,你的理論很有意思,那隨便你處理吧。
  
  綠蘿隻在楊清芳傢裡住瞭一個月就“出院”瞭,這一個月裡它在楊清芳的侍弄下精神瞭、舒展瞭、嫵媚瞭。傑克唐瞇起眼睛看過去,看見瞭身著綠色裙裝在舞蹈的少女。挨服瞭油,他由衷地說瞭一句公司裡的孩子們常說的中式英語。他同時接受瞭楊清芳的好意,收下瞭楊清芳帶來的文竹和海棠。楊清芳解釋說,拿來給綠蘿做個伴兒,花草們有瞭伴兒才會高興,高興才能長得更好。傑克唐說,你的理論聽起來很有意思。
  
  公司人數不算太多,午餐是個不大不小的問題,請個廚師來做飯是不現實的,因此隻能叫外賣。一到中午,會議室裡就彌漫著聞起來很精致的飯菜香味兒,整個下午這氣味兒都隱隱約約賊頭賊腦地揮之不去。楊清芳屬於物業公司派來常駐的保潔員,雖然和他們工作在一起,卻並不是這個公司的成員,因此午餐需要自己解決。楊清芳總是在茶水間吃飯,在茶水間裡把早晨帶來的飯盒在微波爐裡轉一圈,一餐既傢常又營養的午餐就可以享用瞭。
  
  最先發現楊清芳手藝的是瑪麗。那一天的便當大概是咸瞭些,瑪麗吃到一半就跑到茶水間接水喝。這時候楊清芳正在有滋有味地吃著自己的午餐。瑪麗問,楊姐,什麼菜啊?楊清芳說,熏魚,你嘗一塊吧。瑪麗於是就捏起瞭一塊熏魚。這一嘗,楊清芳的手藝就沖出瞭茶水間走向瞭全公司。
  
  已經有很多日子沒有人吃她做的飯菜瞭,讓她的廚藝無處釋放,愛無處釋放。楊清芳的孩子在北京上學。丈夫在地下長眠,都無福享受她的廚藝,她很高興和孩子們·—她總是把公司這些年輕職員看成孩子——分享她的美食,那以後經常會多做些菜拿來給孩子們品嘗。她沒有感到有任何負擔,在頭一晚準備第二天食材的時候,想到那些孩子,包括那個美籍孤老頭都可能會品嘗到她的手藝,心裡就充滿瞭滿足感。瑪麗發掘瞭她,順帶著把她生活的快樂都發掘瞭出來。
  
  那天午餐的時候,傑克唐想到瞭什麼,他放下飯盒走向瞭茶水間。傑克唐說,楊,我吃過你的菜,有傢的味道,你不想到會議室去吃飯嗎,花花草草都在一起才高興,對吧?楊清芳笑笑說,你的理論很有意思。
  
  轉眼就到瞭聖誕節,聖誕節本來隻是傑克唐一個人的,但是年輕的職員們學會瞭過聖誕節,就醞釀著平安夜到哪裡“哈皮”一下,“哈皮”的前奏是先到哪裡美餐一頓。他們自然就想到瞭楊清芳,央求楊姐主理這個前奏。楊清芳應承瞭下來,把這個前奏放在瞭自己傢裡。
  
  楊清芳使出渾身解數,料理出一桌中西合璧的傢宴。傑克唐喝瞭一點酒,眼睛再也離不開忙前忙後的楊清芳瞭。躲在喧鬧背後的傑克唐溜進瞭廚房。傑克唐說,我這棵孤獨的草也要病瞭,你願意收留我嗎,花花草草在一起才會高興。楊清芳吃驚地轉過身,在傑克唐的眼睛裡看出瞭鼓勵和欣賞的意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