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他和我

  我跳入洞裡,躲避戰鬥,而他也在洞裡。他穿著他的藍色軍服,而我則穿著我的綠色軍服。他用痛苦的眼神看瞭我一眼,還用我的語言說瞭一個詞。
  
  ——大腿。
  
  他大腿踝關節處被槍擊中,斷開的骨頭刺到皮內之外。沒有血,隻有發紫的淤傷。
  
  我從自己的急救包裡取出戰地止血包,設法給他包紮。如果再沒有醫生給他做處理,他的腿就會廢掉。我們不出聲地坐在那裡。
  
  ——香煙。
  
  他從他的口袋裡掏出一盒煙,給瞭我一支。藍色香煙。我們倆都點燃瞭香煙,坐在那裡不出聲地吸煙。
  
  ——妻子。
  
  他取出一張皺巴巴的相片,遞給我。她看起來是個堅強的黑人婦女,身邊是一個穿著圍裙的小孩子。我把我妻子的相片拿給他看,一位站在陽光底下的白膚金發碧眼女人。他笑瞭,將相片按在他的心臟那裡,然後把相片還給我。我們不出聲地坐在那裡。
  
  戰鬥的噪聲逐漸消退,空襲解除警報響瞭。我拾起我的來福槍,開槍擊穿瞭他的心臟。
  
  他是我們的敵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