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西方的貴族精神

  在西方,貴族教育中的優良理念,今天仍然存在。英國伊頓公學至今保持著貴族教育傳統,學生在校必須接受嚴格的管束和高強度的磨煉。校方規定,傢長在開學後的三周內一律不準探望自己的孩子,每棟宿舍樓為一個集體,統一起居、就餐、鍛煉、娛樂……貴族學校實行嚴格的軍營化管理。這似乎讓人難以理解。上海電視臺紀實頻道“文化中國”欄目主持人今波與渤海大學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副所長張宏傑一起,為我們解讀西方的貴族精神。
  
  貴和富不是一回事
  
  今波:世界著名的貴族學校要實行如此嚴格和艱苦的軍事化訓練,目的何在?
  
  張宏傑:無非是要培養學生的合作意識和自律精神。真正的貴族一定是富於自制力,一定是有強大精神力量的,而這種精神力量需要從小加以培養。伊頓公學也確實用這種方式培養出瞭很多優秀的人物,比如打敗拿破侖的威靈頓將軍,就是伊頓公學的高才生。威靈頓和拿破侖決戰時,留下過一句非常有名的話。當時他冒著炮火在前線觀察,參謀人員多次勸他撤下去,威靈頓就是不動,參謀人員隻好問他,您萬一陣亡瞭有什麼遺言?威靈頓頭也不回地說:“告訴他們,我的遺言就是,像我一樣站在這裡。”
  
  今波:在一般人的概念中,貴族學校就應該享受貴族般的條件,有貴族樣的生活。但是英國貴族學校的學生睡的是硬板床,吃的是粗茶淡飯,每天還要經受非常艱苦嚴格的訓練,甚至比平民學校還要辛苦。
  
  張宏傑:在我們大部分人看來,貴和富是一回事,事實上這是兩回事兒。牟宗三先生說過,一般算卦相面的都知道,富和貴不是一回事兒,富是物質的,貴是精神的。俄羅斯哲學傢別爾嘉耶夫認為:“貴族的首要標準是看一個人精神所達到的高度,而不是看他擁有多少物質財富。”貴族精神首先就意味著這個人要自制,要克己,要奉獻自己,服務國傢。
  
  英國皇室把威廉王子和哈裡王子送到陸軍軍官學校學習。畢業後,哈裡王子還被派到阿富汗前線,做一名機槍手。英國皇室知道哈裡王子身份高貴,也知道前線危險,但是他們公認為國傢奉獻自己、承擔風險是貴族的本職,或者說是本分所在,是理所當然的。
  
  今波:我們現在很多人對貴族的理解是一種曲解。
  
  張宏傑:對,現在大部分中國人所理解的貴族生活就是住別墅、買賓利車、打高爾夫,就是揮金如土、花天酒地,就是對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實際上,這不是貴族精神,這是暴發戶精神。二戰時有一張照片流傳得非常廣,當時的英國國王愛德華到倫敦貧民窟視察,他站在一個東倒西歪的房子門口,對裡面一貧如洗的老太太說:“請問我可以進來嗎?”這體現瞭對底層人的一種尊重,而真正的貴族是懂得尊重別人的。
  
  貴族代表瞭尊嚴和品行
  
  今波:貴族精神在西方為什麼能得到很好的保存?
  
  張宏傑: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西方直到18世紀,貴族依然是主流社會,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直到今天,英國仍然保留著貴族的爵位、封號,而中國的貴族階層早在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就整體消失瞭。第二個原因,當西方的貴族社會轉入平民社會之後,資產階級並沒有掀起否定、批判貴族文化的精神浪潮,相反地,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貴族學校去學習,買貴族的紋飾、徽章,買貴族的頭銜,想全方位繼承貴族的衣缽。我國著名報人儲安平在《英國采風錄》中說過,英國的貴族制度之所以能延續至今,是因為得到瞭大傢的認可。英國的老百姓普遍認為,貴族精神代表瞭一種尊嚴,一種高超的品行。
  
  今波:那麼在西方的貴族精神當中,是不是也有像宋襄公那樣的事例?
  
  張宏傑:西方中世紀的戰爭好多跟中國春秋戰爭非常相似,戰場上是對手,下瞭戰場仍然還是朋友。所以那個時候的好多戰爭,在今天看來就有點像小孩子過傢傢一樣。比如說公元1135年,英國國王亨利一世去世瞭,他的外甥斯蒂芬和他的外孫亨利二世都認為自己有權繼承英國王位。斯蒂芬本身在英國,就捷足先登,搶先登上瞭王位;亨利二世在歐洲大陸,聽到這個消息後憤憤不平,在歐洲大陸組織瞭一支雇傭軍前來攻打斯蒂芬。那個時候亨利二世很年輕,經驗不足,出兵時沒有很好的籌劃,所以大兵千裡迢迢開到瞭英倫三島一上岸,就發現錢已花光瞭。
  
  今波:沒糧食瞭。
  
  張宏傑:這個時候亨利二世作出瞭一個咱們中國人絕對想不到的選擇,給對手斯蒂芬寫瞭封求援信,說我出征準備不周,沒瞭糧草,您能不能給我點接濟,讓我把這些雇傭軍遣散回歐洲。斯蒂芬居然慷慨解囊,給瞭亨利二世一筆錢。
  
  今波:太有意思瞭。可後來亨利二世竟然第二次發動瞭同樣的戰爭來爭奪王位。人傢當初接濟你,你現在又殺回來瞭,這在中國人看來是忘恩負義。
  
  張宏傑:歐洲的貴族認為對手的寬容是理所當然的,該競爭的還是要接著競爭。所以過瞭幾年之後,亨利二世再次率領大軍,卷土重來。這時他年齡大瞭羽翼已豐,所以在戰場上打敗瞭斯蒂芬。他取得瞭勝利,結果卻很有意思。他和斯蒂芬簽訂瞭一個條約,就是這王位還是由斯蒂芬來做,把亨利二世立為太子,一旦斯蒂芬百年之後,由亨利二世來繼承王位。
  
  歐洲政治中有一個特殊傳統,就是一個國王即使是被從王位上推翻下來,也會受到必要的禮遇,這也是騎士精神的一種體現。
  
  要競爭更要風度
  
  今波:他們不怕養虎為患嗎?
  
  張宏傑:也知道,但他們寧可承擔這個後果也不願意喪失自己的風度。1688年,威廉三世攻打詹姆斯二世。威廉三世是詹姆斯二世的女婿,但他覺得這個王位應該是屬於自己的,所以從詹姆斯二世手中奪取瞭英國王位,把自己的嶽父給俘虜瞭。他把自己的嶽父關在靠近海邊的一座城堡裡,同時在城堡靠海那一側給他留瞭一條小船。詹姆斯二世心領神會,就坐著這條小船逃到瞭歐洲。第二年,詹姆斯二世組織瞭一支雇傭軍想重新奪回自己的王位。這時威廉三世正在組織和法國進行一場戰爭,一看嶽父卷土重來,不得不騰出一隻手來對付。最後雖把詹姆斯二世打跑瞭,在英法戰爭中卻遭到慘敗。所以說,講究風度有時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今波:正如荷蘭史學傢約翰·赫伊津哈所說的,“火藥的傳人雖然把騎士階層炸得粉碎,但是中世紀騎士所體現的,並且被理想化的騎士精神,卻在近代西方文化中得以保留”。這種騎士精神實際上就是貴族精神的一部分,它作為一種道德理想,對西方人的民族性格有著長久的影響。
  
  張宏傑:所以西方進入平民社會之後,貴族之間網開一面的傳統在高層政治中還依然得以保留。比如在美國南北戰爭中,南方軍即將面臨失敗,軍官中有人提議化整為零分散到老百姓傢裡,進入山區打遊擊戰。南軍最高統帥羅伯特·李將軍卻不同意,他說:“戰爭是軍人的職業,我們要是這樣做,就等於把戰爭的責任推給瞭無辜的老百姓。我雖然算不上一個優秀的軍人,但我絕不會同意這樣做,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南方老百姓的安寧,我寧願作為戰犯被處死。”
  
  今波:他的對手是大傢熟知的林肯,他當時是什麼態度?
  
  張宏傑:林肯總統同樣表現出寬宏大量的貴族風度。本來他確實應該按照軍法對羅伯特·李進行處置,但是他認為南北之間的仇恨宜解不宜結,所以他對李將軍說,您也到退休年齡瞭,就告老還鄉吧。於是,李將軍就以這種方式光榮退休,回到自己的莊園,撰寫回憶錄去瞭。
  
  今波:貴族精神可能有很多還不為人們所理解,比方說,貴族精神當中的低調。你說,洛克菲勒帝國,那個小洛克菲勒在上大學的時候,過的是貧窮的生活,自己熨褲子,自己縫紐扣,不抽煙,不喝酒,不隨便到劇院去看電影,和他爸爸一樣,把每一筆開支都記在小本子上。這些人看起來很節約,但是並不小氣,因為在面向社會進行捐贈的時候,都非常慷慨。比如咱們大傢都非常熟悉的比爾·蓋茨,後來把他名下所有的財產全都捐給瞭社會。你看既節約又慷慨,這也是貴族精神非常可取的一部分。
  
  貴族精神的實質
  
  張宏傑:貴族精神跟物質條件,有時可以說沒有什麼關系。就像張愛玲所說的,舊上海公寓裡的那個電梯工,一定要衣冠楚楚,領帶打得整整齊齊,才肯出來給顧客開電梯,這也體現瞭一種貴族風度。有一個下崗的三輪車夫,靠自己蹬三輪車的微薄收入,養活瞭幾十個孤兒,一個一個送他們去上學,我們也可以說,這個人具有一定的貴族精神。貴族精神說離我們遠也遠,說離我們近也很近,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精神貴族。
  
  今波:我們是不是該這樣理解貴族精神的高貴之處,那就是幹凈地活著,優雅地活著,有尊嚴地活著。他不會為一些眼前的現實利益,去背信棄義,去不擇手段。基於這樣一種意義,精神的貴族和所謂富有之人應該是沒有關系的。精神的貴族不一定富有,富有之人不一定是貴族。因為這種貴族精神不是用錢可以買來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