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大學是間壞公司

  近三十年來,中國的大學經歷瞭市場化(如取消畢業分配和實行收費制)、國際化(如“建世界一流大學”和大規模合並)、產業化(如瘋狂擴招和建大學城)三大高潮。它變得像混合瞭政府和企業功能的奇怪公司:是公共服務,卻由傢長們高額支出;是產業經營,卻背負瞭2500億元債務;出售產品,卻沒有售後服務;是投資,卻不保證你的回報。
  
  這間公司是怎麼做市場的
  
  一個高三學生如果有幸連續看過這十多年的高考志願填報手冊,一定會暈掉。十多年來風水輪流轉,各種熱門專業層出不窮,如果大學是公司,那它們就是深圳華強北那些山寨手機廠商,iPhone流行時就做HiPhone,什麼流行就一窩蜂仿它、山寨它、做濫它。
  
  早些年流行經濟類專業,各個大學學院紛紛開設國際貿易、貨幣銀行學、金融學、應用經濟學等等,後來又流行法學,人人都想著進公檢法,過“律考”;接下來是工商行政管理、公共關系學、廣告學、市場與營銷等市場管理專業,沒幾年風頭又轉到瞭IT行業,於是計算機類學科汗牛充棟;然後是影視、藝術、表演、播音與主持類專業擠破瞭頭,連工科院校都敢設影視學院,最後是物流管理、電子商務、藝術品投資管理、房地產經營管理、物業管理、動漫設計等面向新時代的專業熱得燙手。
  
  十多年的大學專業熱潮,每一次大學裡的專業熱潮之後都預示社會上這個行業的爛掉。因為是山寨公司,它們看重的是“快速反應能力”,誰能短平快地抓住熱點,大量吃進原料囤積,迅速做出仿版,就算戰略上的成功。
  
  這間公司是怎麼做運營的
  
  現在的大學流行開分公司,所有大學都到一個地方去開子公司,稱作大學城。整合資源、輻射效應、集約模式、融資管理、引領發展、促進轉型,這些在大學城建設中經常出現的詞匯,就如同商業教科書。
  
  有知名大學的生意好做,沒有知名大學的城市也有新招,便由政府出面撮合當地二三流學校與外地知名大學聯辦分校。對於當地來說,可算得上是招商引資,對於外地大學則算是拓展業務。負責一點的,隔三差五有本校教師飛行執教,算是連鎖經營,不好的則是自生自滅,留個招牌而已,隻能算是授權加盟。
  
  有分自然有合,院校合並算是我國教育界的一項盛事,學院合並升格為大學,專業性大學合並升格為綜合大學,理工大學有人文學院,科技大學有影視學院,更不用說如今幾乎每所大學都有醫學院。合並風潮據說是為瞭集中師資力量、加強學科水平,為合出幾所世界級大學而努力。最高目標自然是全國合為一所大學,如此一來,世界大學排名榜必然會有一所仰之彌高的中國大學。再不濟,學生人數也是世界前列。
  
  這間公司的收入與支出
  
  曾有媒體報道,我國高校負債實際的數字可能在4000億到5000億元之間。這真是任何一個職業經理人的噩夢,但好在大學這間公司,有著不同凡響的翻身策略:擴招負債,賣地償還。
  
  大學不印鈔票,學生們的鈔票卻是源源不斷地流進來。教育體制改革中的諸多口號中,高等教育產業化是執行得最有力的,這直接就意味著學費連年上漲,擴招年年實行。大學這間公司的生產方式本來就特殊,先收錢,後辦事,贏得口碑繼而趨之若鶩。
  
  大學這間公司美妙的地方是,它的收入既來自政府撥款,又來自學費等自創營收,它的產出既算是公共服務,又算是商品。這樣哭窮、賴債時兩頭都有道理,排列組合一下有不少選擇可用。既有校長呼籲增加撥款,又有校長抱怨學費太低,硬件不夠時怨錢少,就業率低時怪社會,負債時它說自己是公共服務,收錢時它又成瞭產業經營。
  
  最美妙的還在於,它永遠不用對資產負債表負責,永遠不用對股東負責,永遠不用對產品質量負責,永遠不用對客戶負責。作為普通公民的我們,以納稅人的身份已經為這間公共服務公司繳過稅,再為子女人學向這間經營性公司交一次費,然後畢業就業再由自己解決,最後它負債還要所有人一起承擔。即使這樣,我們也永遠看不到它的賬單。一名學生,自入學到畢業,從原材料到成品,從產品繼而變為員工,經歷過這間公司完整的生產線。你以學費為投資,試圖換取一個未來,終於——恭喜你,你畢業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