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十三郎

  十三郎排名第十三,九蓮山下人氏,南少林俗傢弟子,善射,強弓在手,百步穿楊,江湖人稱“小李廣神箭”。
  
  古汀漳路崇山峻嶺之間,常有悍匪聚嘯,洗劫商旅,人視為畏途,蕭十三即出,凡數戰,群匪盡落下風,遂不敢攖其鋒。
  
  突然有一日,十三郎厭倦瞭江湖殺伐,就回鄉種地去瞭。
  
  汀漳山路,又成瞭黑道的天下,為首一人,人稱燕子呂三郎。
  
  各商會紛紛來請蕭十三郎復出,蕭十三郎架不住老朋友們三番五次苦苦哀求,就關閉柴扉,重操舊業。
  
  這一日,春風拂面,細雨霏霏,蕭十三郎及盛德鏢局人馬護送商隊,由漳入汀。走老路,途經坂寮嶺。
  
  坂寮嶺山腰山頂,煙霧繚繞。
  
  猛聽一聲鑼響,四周殺奔出大股悍匪。
  
  盛德鏢局數十位趟子手處變不驚,快速穩住陣腳。
  
  十三郎抽出強弓,“嘣”的一聲,弦斷!正詫異間,飛騎逼近,十三郎失去順手兵刃,苦戰不敵,被擒獲上山。
  
  群匪將十三郎嚴嚴實實地綁在山神廟石柱上,又呼嘯下山,追擊商隊去瞭。
  
  十三郎悔恨交加,閉上瞭眼睛。山下殺聲動地,激戰方酣。商隊在劫難逃嗎?弓弦怎麼斷瞭呢?誰做的手腳?盛德鏢局嗎?正胡思亂想之時,十三郎聞到瞭陣陣幽香,睜開眼睛,就看見瞭一位明艷照人的女子,薄霧飄過,有幾分神秘。
  
  女子說:“你就是十三郎?”
  
  “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我是壓寨夫人,一位苦命女子。”
  
  “哼,那我就是苦命男子瞭。”
  
  “我要救你。”
  
  “為何要救我?”
  
  “助我脫離苦海,送我回傢。”
  
  “好!”
  
  女子抽出尖刀,刷刷兩聲,割斷繩索,又找來馬匹、器械,兩人飛馳下山。
  
  兩人縱馬狂奔瞭百十裡地,就來到瞭一個有大榕樹的僻靜山村。拍開一戶人傢門扉,出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太婆。
  
  適逢老人的兒子隨兒媳婦回娘傢省親去瞭,就留下瞭他們。
  
  吃罷地瓜稀飯,閑聊瞭幾句,老人就去歇息瞭。
  
  農舍新房,繁花滿樹的夜晚,浮動著暖暖甜甜的氣息。
  
  女子吹滅油燈。
  
  十三郎端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半夜,起風瞭。十三郎起身關好窗戶,重回椅子上端坐。
  
  風過疏竹,蛙聲起伏。
  
  星光透窗滲入,女子一轉身,被子滑落地上。十三郎扭頭走出室外,徘徊不止。
  
  女子睜開眼睛,又閉上瞭,她聽到沙沙的腳步聲。
  
  三天後,兩人抵達泉州,在一處深宅大院的門口,十三郎一抱拳,轉身默默離去。
  
  女子倚門一笑,說,還是回傢種地去吧。
  
  十三郎停瞭停,說,我這就去。
  
  十三郎為何要回傢種地?因為,他早已明白,所謂壓寨夫人苦命女子,其實,就是縱橫江湖的俠盜呂三娘,世人不識,誤為呂三郎。試問,誰能兩刀割斷縱橫交錯三浸三曬的牛筋繩索呢?森嚴山寨,又為何空無一人?
  
  那麼,呂三娘又為何要與十三郎一同出逃?因為她要探查盛德鏢局沿途明暗站點。“大盜”行事,多半匪夷所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