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地尊嚴

  他是一個父親。
  
  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淪落為一個沿街乞討、渴求憐憫的人。他把一張硬紙板做的廣告牌立在紙箱旁邊,上面寫著:好心人,求你救救我的兒子,他還那麼小,生命還沒來得及綻放,可是他患瞭白血病,需要很多錢,需要好心人的幫助。
  
  他低著頭,一聲不吭,不敢看街上匆匆的行人,覺得自己比別人矮一頭,心“撲通、撲通”地狂跳。一整天過去瞭,他在街角蹲得腿腳發麻,抬頭看看天,滿天繁星閃爍,沒有一個人問津,也沒有人給過他一毛錢,他提起空紙箱和硬紙板,撫著一天沒有吃東西、餓得咕咕叫的肚子,倉皇離去。
  
  第二天,他改變瞭策略,把他以前參加抗洪搶險榮立的二等功獎牌帶上,又拿著空紙箱和硬紙板去瞭那條繁華的商業街。他開始像小商販那樣大聲吆喝,請幫幫我兒子,他患瞭白血病,需要錢移植骨髓。他一遍一遍地吆喝著,眼睛裡的淚強忍著沒有掉下來,直到嗓子嘶啞也不肯停下來。
  
  漸漸地圍攏過來一些人,一個慈眉善目、戴著眼鏡的大媽走過來說:“小夥子啊,不缺胳膊也不缺腿的,一個大男人蹲在街上要錢,有那工夫還不如打工幹活,賺點飯錢不成問題吧?好好的,幹嗎詛咒自己的兒子啊,你缺德不缺德?”
  
  大媽的話讓他臉上火辣辣地發燒,自尊嘩啦一下跌落到地上,但他還是解釋說:“我不是咒自己的孩子,他真的病瞭,需要錢移植骨髓,我不是想騙大傢,我說的是真的,以前我在廣州打工,如果不是兒子病瞭,我不會回來的。”
  
  他越解釋,越引起別人的反感,一個老大爺說:“報紙上都說瞭,像你們這些乞丐部落的職業乞丐,年收入都多少萬,拿著別人的同情心和愛心大發不義之財,你們的良心都讓狗吃瞭?”
  
  他的臉紫漲得比豬肝還難看,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一個小夥子一步躥到他身邊,飛起一腳把紙箱和紙板踢出去老遠,嘴裡嘟囔著:“拿這麼大一個紙箱要錢,你還要不要臉!”
  
  屈辱讓這個七尺男兒的眼淚掉出來,他默默地把紙箱和硬紙板撿回來放好,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曾經榮立二等功的獎牌和證書給大傢看,他說:“我真的不是騙子,我曾經也為國傢為人民做過有益的事情,看在這枚獎牌的面子上,幫幫我,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走這一步的。”
  
  人群靜默瞭一刻鐘,忽然有人跳出來說:“誰知道你這枚獎牌是在哪個破爛市場淘來的,別唬我們瞭,快點走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是的,報紙上幾乎天天有揭穿騙子騙人的把戲,人們聽得多瞭,看得多瞭,心漸漸變得麻木起來,再也不會淳樸地輕易去相信一個人。
  
  就在他快絕望的時候,一個20多歲的女孩給他捐瞭10塊錢,當他“撲通”一聲當街跪在女孩面前,這是幾天以來第一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他語不成句地說:“謝謝!謝謝!”
  
  女孩說:“我相信你。”輕輕的一句話,一股暖流湧進他的心窩,讓他此刻得到前所未有的安慰和底氣,世上還是好人多,看來兒子有救瞭。
  
  那之後不斷有人給他捐款,甚至有人給他捐幾毛錢的硬幣,乞討生涯過瞭好多天,離救兒子命的天文數字還是相距甚遠,好心人捐助的一點錢無疑是杯水車薪。最後他向中國紅十字會申請幫助,結果有人定向捐助瞭一筆錢給他,幫他的兒子做瞭骨髓移植手術。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眼睛忍不住濕潤瞭,一個鐵骨錚錚的硬漢,在抗洪搶險的戰場上,面對滔天巨浪,眉頭都不皺一下,但是面對隨時會被白血病吞噬掉的兒子,自己卻無能為力。思來想去,為瞭孩子的重生,不惜忍受別人的奚落、譏諷和嘲笑,不惜讓自尊跌落一地,當乞丐沿街乞討,隻為兒子的生命能夠得以延續。
  
  災難降臨的時候,除瞭要堅強地面對,也要相信人間有愛,人間自有真情在。給我一點溫暖,遇到困難時,有生活下去的勇氣;給我一點溫暖,我會用餘生的愛來回報。
  
  跌落一地的自尊,隻為換取一個男人做父親的尊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