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賣菜老婦完勝經濟學傢

  周末我上菜市場買菜,在一攤位前停下,攤主是一位年近60的老婦。以下是我與她的對話:
  
  我問:“菜又漲價瞭?”婦答:“是的。”
  
  “怎麼搞的,都是通脹惹的。”我自問自答。
  
  聽到我提通脹,老婦眼睛一閃,“看你戴眼鏡,蠻斯文的,應該有點學問,是經濟學傢?”我心中一動,點點頭。
  
  “你是經濟學傢,我正有問題問你。我有時會看看報紙、電視,都說通脹是什麼流動性太多搞的,是不是就是指錢發得太多瞭,我們香港人指‘水’太多?”“是。”
  
  “那這水是美國人放出來的?”“是。”
  
  “既然水是美國人放的,肯定是先流到他的傢裡,滿瞭才流到我們這裡?”“是。”
  
  “那為什麼美國沒有通貨膨脹?”“這個……”
  
  “聽說日本泡沫破裂之後,政府也放瞭很多水,都放瞭20年瞭,可是怎麼也沒有通貨膨脹?”“這個……”
  
  我突然發現老婦更像經濟學傢。“那您說說,為什麼我每星期來買菜,您都漲價?”
  
  “因為我到深圳去進貨,賣菜給我的農民說,他們種菜的本高瞭。”“都是哪些本?”
  
  “種子,化肥,農藥。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生活費提高瞭,如果菜價不提,他們種菜就不夠吃瞭。”“哦!”
  
  “你說,這些本跟美國人放水有關系?”“好像沒有。”
  
  “沒關系,那為什麼你們這些經濟學傢天天說是放水引起的通貨膨脹?”“這……”
  
  付瞭錢,拿起菜,快步離去。
  
  “又來買菜瞭?”
  
  “是。最近生意不錯?”
  
  “比上半年好瞭很多。上次我提的問題,有沒有找到答案?”
  
  “還沒有。”我不好意思笑瞭笑,“您覺得是什麼原因呢?”
  
  “要我看來,那是因為日本、美國的經濟是死水一潭,所以放再多的水也漲不起來。”
  
  “哦!那中國呢?”
  
  “中國的經濟是活的,不加水,就已經轉得挺快瞭,再放水,那可能就轉得更快瞭。比如,我賣菜,我的本……”
  
  “您隨便給個數。”我知道香港人通常不願說出自己的錢。
  
  “給你一個數,比如是3000元。我每星期到內地去進貨兩次,就是說我每星期可以做6000元的生意。如果生意好,一星期進貨三次,就可以做9000元生意。這樣,我不用增加本錢,就可做到瞭9000元。”
  
  我腦子裡趕緊想著教科書對應的概念。
  
  “還有一種是,我增加瞭本,加到瞭4500元,一星期還是進貨兩次,也是做9000元的生意。但不管怎樣,要有生意,要有人肯買我的貨才行。”
  
  “您什麼時候生意特別不好?”
  
  “比如亞洲金融危機,比如SARS的時候,我生意少瞭一半都不止。一個星期做不瞭3000元,就算給我6000元的本也沒有用!”
  
  “但是您的生意為什麼會變得多瞭?”
  
  “這就要問你瞭!”
  
  拿起菜,慢慢離去。
  
  買完菜,往回走時,又被叫住瞭。
  
  “再有一件事要向你請教一下。”
  
  “您客氣瞭。”
  
  “一個國傢經濟增長瞭,是不是這個社會的財富就增加瞭?”
  
  “當然是瞭,經濟增長就說明財富增加瞭。您看中國發展瞭30年,大傢的財富增加瞭多少,您傢庭的財富現在跟30年前比是不是增加瞭很多?”
  
  “財富要增加,靠什麼?”
  
  “當然是您與我就要多努力工作。”
  
  “是啊,從小我的父母,我的老師,都教育我要多學知識,要勤勞,長大瞭才能有好的出息,我也是這樣教育我的子女。你是否也這麼教育你的孩子?”
  
  “當然,我常陪我孩子學習。勞動創造價值,知識產生財富,這是千百年來亙古不變的道理。我相信隻要人類存在,這理是不會變的。”
  
  “但是我看在報紙、電視上,你們經濟學傢大談的是,要加大消費促進經濟增長。按這個理,那就是說,消費創造價值,消費產生財富?”
  
  “這……”
  
  胸中應是死章句,怕見鄰街賣菜姨。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