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他什麼

  王臘娃,1978年出生在一戶山村農傢,15歲成瞭孤女。沒上過一天學的她,走出大山,到城裡打工。她能幹的活兒不多,隻好挑那些保姆、搬運工之類的工作幹,而且都幹不長,因為她一不沾邪,二不願意受氣。
  
  1998年的春天,她流落到山西,在私人包工隊裡當小工。包工隊的頭兒大劉看上瞭她,他比她大十多歲。她開始不同意,後來覺得他人挺好,就談上瞭戀愛。有人問:“你愛他啥?”她說:“就圖搭夥,吃口熱飯。”
  
  談瞭一年多,她發現大劉包的工程老是要不到錢,欠瞭小工們不少工資。她天天和大劉吵鬧,但就是不走。
  
  有人問:“你還愛他啥?”她說:“吵架。”
  
  2001年夏天,一群要工資的小工在洛陽找到瞭大劉。大劉身無分文,沒有錢支付大夥工資,被打斷瞭一條腿,殘廢瞭。她也跟著挨瞭打,但她沒有逃走,而是送大劉去瞭醫院。出院後,大劉成瞭廢人,勸她走,別管他。她說,隻要他從此聽她的話,那她就嫁給他。
  
  她真的嫁給瞭他。他也是孤兒,這些年唯一的收獲就是在傢鄉蓋瞭座小樓。她做主把小樓賣瞭,還清瞭所欠的工資,又在城裡租瞭一間房。她打工,讓他守在傢裡。有人問:“你愛他啥?”她說:“圖個心安,他殘廢瞭。”
  
  大劉不想再拖累她,跳樓瞭,被人送到醫院,命是保住瞭,但全癱瞭,隻會傻笑和吃飯。這時,有人預言,這回她是什麼也圖不上瞭,是女人就不會一直守著一個和植物人差不多的男人,要不瞭多久,她就會拋下他遠走高飛。
  
  人們又錯瞭。她換瞭一個獨門獨院的出租房,開始在傢裡打工,給別人洗衣服洗被子,出去收活兒,拿回來洗。令人們吃驚的是,她好像並不愁苦,還是大大咧咧、嘻嘻笑笑的樣子,對大劉也還是那樣,讓他吃好喝好穿好,有時疼,有時罵——和大劉吵架習慣瞭,就還想吵。可是現在他已經不會吵架瞭,她居然也要吵,把他推到院子裡,要麼看著他吵,要麼邊洗衣服邊吵。他嘿嘿傻笑著,她吵夠瞭也傻笑。
  
  一年過去瞭,兩年過去瞭……四年過去瞭。
  
  她沒有跑,也沒有累倒,傢裡還添置瞭洗衣機、空調機,活兒也越來越紅火。這時,有人勸她再走一步,嫁個好心男人,帶上大劉就是瞭。她問:“大劉不是男人嗎,他心眼不好嗎?”人們沒話說瞭。
  
  這事驚動瞭記者,可幾個記者采訪過她後,也沒寫出什麼來。寫愛情,她說她不知道什麼是愛情;問她和他從頭到尾的事,也好像沒啥愛情。
  
  有記者問瞭這麼一句:“現在,你愛他啥?”
  
  她早被這些相同的問題問煩瞭,指著大劉大聲反問記者;“你說,他還活著嗎?”“哦,活著……”“那你說我愛他啥?”
  
  沒人再問什麼瞭。在王臘娃心裡,愛情就是在這個世界上一起過日子的兩條人命,一命陪一命,沒別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