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如果幸福像芝麻粒

  街上打燒餅的,是一對父子。
  
  他傢的餅,與別人的不同。外焦裡軟,烙得金黃的餅上,星星點點地落著些芝麻粒,咬一口就讓你口腹生香。吃慣瞭他傢的燒餅,每天傍晚都去。有時候人多,一群人都靜靜地等,看著他們父子緊張有序地忙活。後來有一天,小店忽然掛瞭暫停營業的牌子。我傍晚從店門前過,心裡竟有淡淡的失落。十幾天後,忽然發現他們重新開門瞭,不同的是,老爺子的位置,換成瞭一位年輕嫵媚的女子。這才知道,原來小夥子回傢結婚去瞭。我沖小夥子心領神會地笑,小夥子回我一個羞澀的笑,溢滿幸福。
  
  小區裡收廢品的,是一對中年夫妻。車庫旁邊的角落裡,有一間小小的房,他們收來的廢品,都暫時存放在那裡。門上斜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女人的名字和手機號,她竟然叫張愛玲。女人當然和文學小資張愛玲沒有關系,我們小區的鄰居互不認識,她卻見誰都打招呼,親熱得像自傢親人。她的衣著很時髦,T恤衫、牛仔褲、運動鞋,都是流行的款式。問她,她不好意思地笑,說,閨女穿剩下的,扔瞭可惜。
  
  男人不大愛說話,黑紅的臉,衣衫破舊,卻極細致,收來的亂七八糟的廢品,他都耐心地捆紮整齊。有一次我看到他,用收來的包裝條編提籃,居然有漂亮的花紋。我忍不住誇贊他,他憨憨一笑,慷慨地把提籃送給我,說,買菜用,省得用塑料袋。
  
  有一天我從外面回來,碰上他們去賣廢品。男人騎著三輪車,女人騎自行車與他同行。從我身邊走過時,我忽然發現女人的左手並沒有放在自己的車把上,而是握著男人扶車把的手。我呆呆地看著他們遠去,心怦然而動。
  
  夏夜,逛街回來,已經華燈初上瞭。路過郵局,看見一個流浪漢正在門前佈置自己的寢具。他打開隨身的黑糊糊的包袱,取出涼席和被子,居然還有枕頭。一樣一樣細致地擺放好後,他盤起腿坐在“床”上,從包袱裡又掏出一樣東西。等他擺弄好,我才發現那是一盤木質的象棋。路燈昏黃的光打在他的棋盤上,有點暗,但是已經足以讓他在楚河漢界上廝殺瞭。他在別人的屋簷下,在自己的江湖裡,在這樣一個微風習習的夏天的夜晚,開始愜意地釋放自己的靈魂,做自己的英雄。
  
  世界如此之大,每個人都微如草芥。生活如此匆忙,我們每天都要為生計奔忙,常常力不從心。可是我們每一個人,在這繁雜的生活中,都有屬於自己的幸福。與心愛的人結婚、牽手,有獨處的時間面對自己的靈魂……即便那幸福隻有芝麻粒那麼大,如果細心拾取用心咀嚼,也能嘗出香噴噴的滋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