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個都不正經的微博

  剛進北京城的時候,張仃隨著一群老革命參觀故宮,走到太和殿的時候,張先生突然跪瞭下來磕頭。同行的革命者崩潰瞭,問怎麼回事,老張說不是給皇上跪,是給建設故宮的工匠們跪。你們信嗎?
  
  火葬;放在北大的一百零二箱書和文件捐贈給北大;紐約的房子和手稿、書、文件捐贈給臺大;將財產的其他部分遺贈夫人江冬秀。完事瞭,這就是胡適的遺囑內容。
  
  嘉慶曾經稱劉墉“劉駝子”,可見當時他確實羅鍋。不過嘉慶時他七八十歲駝背很正常,年輕的時候應該沒有。清朝科舉對外貌是很重視的,長得不好絕對不會錄用。他應該是慢慢從嘆號(!)變成問號(?)的。
  
  關羽用的是長條兵器,槍或者長槊之類,漢末沒有大刀這種兵器,“刺良於萬眾之中”一句話就說明白,是“刺”不是“斬”,說的是漢朝沒長把砍刀。漢有環首刀,單兵手持,細長刃,短把,是後世唐刀和日本太刀的祖宗。長把大刀直到宋才有明確記載,刀頭也比所謂青龍偃月刀的形制精悍許多,日本人當年拍的《敦煌》有體現。青龍偃月刀那種東西,就是戲臺上的玩意兒!
  
  顧頡剛磕巴,魯迅總笑話他。老顧回憶自己磕巴成因是小時候上私塾,老師讓他背《詩經》,憋不出來挨揍,啪啪揍腦袋,又驚又嚇從此落下瞭病根。“關關雎鳩!本來就像磕巴說話嘛。”想起我初中那個政治老師瞭,沒事就刁難我,現在我一緊張就磕巴。
  
  魯迅死後第二天,周作人上課講的是顏之推《兄弟》,下課後說:“我不能再講瞭,我得去老太太那邊。”
  
  “天上雷陣陣,地下雨傾盆。籠中雞閉戶,室外犬管門。”這詩寫得怎麼樣?細細,章太炎寫滴。表顰眉,寫的時候他才六歲。
  
  林琴南上課學生睡覺,老林說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有個風流和尚過橋,對面一美女扭著小腰也上瞭橋。”一句話大夥都精神瞭。然後哪?然後哪……老林骨碌骨碌轉眼睛說:“然後,然後一個向東,一個向西,走瞭。”
  
  黃侃說外國書太硬,躺著看不方便翻,於是琢磨來個比喻,於是說:“中國線裝書是佈鞋,國外書是硌腳皮鞋。”為瞭比喻更生動,他演起來瞭,不用手而是兩腳互踩把鞋脫瞭,又用腳跟蹭回穿上。得意揚揚對前排穿皮鞋的學生說:“你行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