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國人為何而戰

  從1971年至今,美國人找到瞭一種在他們看來是最好的,也最便捷的國傢生存方式,那就是用金融手段從全球向美國轉移財富。他們不用生產其他產品,隻生產一樣東西就可以致富,就可以過得比世上所有人都好,這個方式就是印刷美元。就此意義上說,美國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就是金融生存。
  
  金融殖民帝國的藍圖
  
  1944年7月,在美國新罕佈什爾州一個叫佈雷頓森林的小鎮,盟國的財政部長、央行行長和少量經濟學傢雲集在一起。經過幾番討價還價,他們商量出瞭一個世界貨幣體系,即“佈雷頓森林體系”。它的實質用一句話就可以講清楚:全世界的貨幣鎖定美元,而美元鎖定黃金。美國政府向全世界承諾,每35美元可以兌換一盎司黃金。那時,世界上80%的黃金都捏在美國人手裡,他們還擁有世界最強大的生產能力和軍事機器。通過建立“佈雷頓森林體系”,美國人一舉確立瞭美元的霸權地位。
  
  從朝鮮戰場上鎩羽而歸的美國人,不久又遠涉重洋,卷入越南戰爭。戰爭還沒結束,美國已經捉襟見肘,錢不夠花瞭。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宣佈:美元跟黃金脫鉤。這一失信之舉意味著美國可以不受黃金的羈絆,隨意加印美元瞭。過去每印35美元都要準備一盎司黃金,現在起碼從理論上說,想印多少就可以印多少!美國人當然懂得,超量印鈔就是自掘墳墓。把自己的錢貶得一文不值時,國傢就跟著完蛋瞭。怎樣才能保持美元的霸權地位昵?美國政府認為最重要的是兩根支柱,一是強大的科技創新力,二是強大的軍事實力。
  
  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一開始,埃及人和敘利亞人兩線出擊,打瞭以色列一個措手不及,但不久戰況逆轉,以色列反占上風。坐擁石油的阿拉伯人決定,在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就從其他地方去獲得。於是,歐佩克(國際石油輸出國組織)決定用石油做武器,抬高油價打擊西方。這個辦法果然比戰爭更有效,很快西方就承受不住瞭。
  
  這時,美國財政部長西蒙秘密飛到沙特,去見沙特石油大臣,也是首任歐佩克秘書長,告訴他:你們想把油價打多高我們不管,但是要想不與美國為敵,你們必須接受一個條件,就是全球的石油交易用美元結算。沙特石油大臣與整個世界一樣,對這一招棋的深遠機心並不瞭然,一口答應。從此,全世界的石油交易與美元掛鉤,而美元的信用也就在此後40年裡,牢牢地與全球的能源需求掛鉤。美國人設計的新型帝國漸顯輪廓,這就是人類帝國史上從未出現過的金融殖民帝國。
  
  “全球化”不是歷史必然
  
  為瞭實現這個大戰略目標,美國需要推進全球經濟的變化。首先要完成全球產業大分工,即所謂的全球化。美國人用比較優勢理論把全球分成瞭兩塊,一塊是美國,美國人認為它的優勢在於生產美元;另一塊是全世界,比如中國,比較優勢在於有大量廉價勞動力。通過比較優勢理論,美國永遠處在瞭全球經濟生物鏈的高端;而像中國等國傢,就別無選擇地隻能發展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永遠居於經濟生物鏈的低端。
  
  美國用自己的金融體系,把全世界與美國緊緊捆綁在一起,這種由美國向世界輸出美元,而世界向美國提供產品的交易模式,其結果就是全球財富快速向美國集中,這也就是美國在1990年以前的二百多年裡,GDP最高時不過7萬億美元,而在最近二十年裡,GDP居然翻瞭一番,達到14萬億的根本原因。當然,美國人清楚,用這種方式聚斂的財富,僅僅靠全球產業大分工是不夠的,甚至再加上石油與美元掛鉤也還不夠,還需要一個非常強有力的手段,即天下第一的軍事實力。
  
  美國人為什麼而戰
  
  美國人為什麼要打伊拉克戰爭?答日:為瞭石油。美國占領伊拉克後,卻為什麼不從伊拉克免費拉走一桶石油?美國普通百姓為什麼也要和世人一道忍受高油價的煎熬?這是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美國打下伊拉克時,首先出現的情況是油價飆升。油價飆升,交易又以美元結算,拉高瞭全球的美元需求。伊拉克戰爭前,一桶石油38美元,打完後近150美元,等於一場戰爭把美元的需求打高瞭近三倍。當全世界需要更多美元去購買石油時,最高興的除瞭產油國,就是美國政府。因為這樣一來,他們就能以給全世界提供流動性的名義,開動印鈔機,印刷更多的美元,而美國政府不是慈善傢,不會白白把美元給你,你必須拿你的產品去換,從而再一次加入實物換綠紙的遊戲。
  
  如此這般,更多的美元流到瞭其他國傢手裡,流到瞭產油國手裡,也流到瞭需要購買石油的國傢手裡。這麼多美元攥在這些國傢手裡,除瞭作為財富符號讓人開心外,就是變為廢紙的前景讓人擔心,因為美元正以日新月異的速度貶值。這時你唯一的選擇,也是美國人早就為你準備好的選擇:購買美國國債。
  
  購買美國國債使巨量美元回流,也使美國成瞭全世界最大的債務國。一個幾乎沒有儲蓄的美國,必須始終保持資本項目的順差,2001年前後,這個額度大約是每年7000億美元。美國需要大量的世界資本回流美國,才能保持其正常經濟生活的流動性,否則,大部分美國人刷卡透支的好日子就難以為繼。為瞭保持資本項下的順差,美國不惜動用戰爭手段,去打壞別國、別的地區的投資環境,像驅趕羊群一樣,把美元驅趕回美國。
  
  科索沃戰爭與阿富汗戰爭
  
  1999年1月1日,歐元正式啟動。當時歐元和美元的匯率是1:1。07,歐元作為一種全新的國際結算貨幣,一上來就對美元霸權地位構成瞭挑戰和威脅。兩個月後,科索沃戰爭打響。有歐盟各國空軍做幫手的72天的狂轟濫炸,其最重要的結果,不光是米洛合維奇政權的垮臺,還有歐元與美元匯率的倒掛,由1歐元兌換1。07美元,變為0。82美元兌換1歐元,歐元跌幅達30%。
  
  由此可見,美國人打科索沃戰爭是“項莊舞劍,意在‘歐元”’。西方人喜歡標榜民主國傢之間不打仗,但美國人在歐洲的腹心地帶打的一仗,首先打壞的是歐洲的投資環境,從而使歐元剛剛誕生就立刻面臨夭折的危險。美國絕不能容忍還有其他貨幣與美元平起平坐,即使是歐洲兄弟的歐元也不行。
  
  美國打一場局部戰爭通常需要半年準備,阿富汗戰爭卻是個例外。美國人幹嗎不準備充分一點再打這場戰爭呢?不行,因為經濟形勢不允許。“9·11”後,大量資金撤離美國。因為全球的投資人突然對全世界最安全的投資環境——美國產生瞭疑慮。所以美國迫切需要一場戰爭,打回全世界投資人對美國的信心。
  
  果然,阿富汗戰爭打響之後,道瓊斯指數就在短期下探後很快回升,華爾街一片叫好。隨著戰況進展順利,大量撤離的資金又回到瞭美國。美國人向全世界展示的現代戰爭理念是,如果我的投資環境不好而短期內又無法改變,那我就用戰爭把其他地方打得更壞,反襯出美國相對的好。
  
  建立“全球快速打擊系統”
  
  過去美國人喜歡說,世界上什麼地方出現麻煩,總統的第一反應就是:我們的航空母艦在哪裡?現在,這種說法正逐漸成為過去時。當互聯網把全球連成一個整體,隨便敲幾下鍵盤,千百億美元就可以在瞬間完成轉移或抽逃時,這種幾乎以光速運行的資本流動,是每小時以三四十節的速度航行的航空母艦無法跟上的。
  
  為此,五角大樓對其軍事力量提出瞭要求:盡快建立“全球快速打擊系統”,讓美軍的軍事打擊能力,能比航母為代表的傳統軍事手段更快捷地打擊地球上任何目標,打擊時限也一再縮短,從號稱一小時打遍全球,縮短到28分鐘打遍全球。這個速度的意義在於,它基本上可以跟上資本流動的速度瞭。
  
  今天,持續瞭近三年之久的金融危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瞭美國的整體實力,包括軍事實力。同時,我們看到五角大樓另一些耐人尋味的舉措:比如建立空天司令部,建立全球第一支網軍,全球第一架空天飛機試飛,研發五倍於音速的巡航導彈……所有這些都在向我們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五角大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註重美軍的速度——從部署的速度到打擊的速度,而這一切都與資本的流速和流向有關。因為美國人最清楚,今天的美國是一個建立在紙幣上的帝國。要讓這個帝國不垮塌,就必須保持美元的霸權,現在要做到這一點,除瞭軍事手段,美國人手上似乎已沒有其他什麼管用的傢夥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