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收入差距真的大瞭嗎

  都說中國社會的收入差距已經達到危險的程度,但貧富分化究竟到瞭何種程度,具體、詳細的統計數據是咋樣,據我瞭解,還存在不少疑問。
  
  “公平”其實是一個很含混的詞。最直觀的公平就是大傢都差不多,特別是大傢的消費差不多,有些人看到當今社會窮的窮,富的富,消費水平相差十倍百倍,不平之心油然而起。但在我看來,人們花錢所帶來的享受,從效用上講卻有極為明顯的收益遞減現象,隻不過富人為瞭區別於眾,在消費的品牌上和窮人拉開差距。一件名牌服裝,據說比普通衣服更舒適一點、更有型一點、更耐穿一點……隻是“一點”差別,這“一點”差別不是內行還看不出來,但卻花瞭富人大量錢財。
  
  因此有人提出,現在貧富差別可能比改革開放前還小瞭。這個觀點我非常認同,就拿通訊來講,改革前隻有局級幹部才能在傢裡裝電話,現在差不多人人都用手機。那時候城裡人基本能吃飽穿暖,而很多農民卻挨餓受凍,淮河以北的窮人隻有凍得受不瞭才不得不買鞋穿。今天挨餓受凍的人已經非常罕見瞭。想想看,30年前是吃飽和挨餓的差距,今天則是吃什麼的差距;30年前是穿暖和受凍的差距,今天則是穿什麼的差距。哪個差距更大,不是很明顯嗎?
  
  現在窮人富人享受上的最大差別恐怕是在住的方面。改革前隻有國傢領導人才有別墅,部長級幹部住得也很擁擠,現在有上千萬個富翁住進瞭別墅,而更多的人卻居不得其所,這種差別所帶來的享受上的差別是最值得註意的。所以我們要通過廉租房或住房補貼的政策幫助那些最困難的人改善住房。
  
  同時我們倒可以利用這種差別把富人的錢給窮人來用,雖然社會的財富總量沒有變化,但是社會的效用總量得以增加,這對全社會有很大的益處。但我們國傢現有的政策卻限制瞭民間慈善業的發展,而政府主導的慈善機制由於其不公開、不透明、難監督的操作,使得許多富人對於善款的去向心存疑慮,從而限制瞭富人的捐贈積極性。
  
  人們通常用基尼系數衡量社會的收入差距,我認為並不存在這條國際通用的紅線,比如有人說印度基尼系數比中國還要恐怖,但因為這個國傢特殊的文化及宗教信仰的原因,貧富差距並沒有給這個國傢帶來災難。香港的基尼系數比大陸高得多,也並沒有造成很大的社會問題。
  
  所以貧富差距到什麼程度,會造成什麼後果,跟一個社會的文化、歷史、老百姓的傳統觀念都有關系,再加上我國城鄉二元經濟這些歷史造成的差距,就更不具備可比性。
  
  人類發展有一個好的趨勢,財富的差別也許在增大,但人與人的差距特別是人格尊嚴上的差距卻在縮小。比爾·蓋茨交完稅還有好幾百億美元,是中國普通農民財產的一億倍吧,但讓農民給比爾·蓋茨倒杯咖啡,蓋茨也得說聲謝謝,總統也一樣要對服務員說謝謝,而當年的慈禧太後就絕對不會對李蓮英道謝。“文革”時,大傢工資收入看上去比較平等,可地位卻很不平等,結果不但政治上極端不公平,經濟也到瞭崩潰的邊緣。如今雖然財富的差距懸殊,但仍有人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和聰明才智過上富裕的生活,這就算是社會的一種進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