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傳授秘訣的人

  人人都有張會說話的嘴,話怎麼說,卻大有學問。
  
  有人把這說話的學問總結成幾句話:“急事慢慢說,大事清楚地說,小事幽默地說,沒把握的事謹慎地說……”有瞭要領,這學問也好學,可就怕一點—酒後失言。
  
  這天,幾個大學同學一起考上瞭公務員,於是便到一傢餐館慶祝,酒喝到微醉時,一人感嘆道:“現在當公務員不容易,我們這些初出茅廬的愣頭青要是有人指點指點就好瞭。”
  
  旁邊的張三說:“這好辦,我爸有個老戰友姓趙,一直在機關裡當局長,我去打個電話,讓我爸把他請來給大傢指點幾招吧……他們當局長的應酬多,說不定就在附近飯店吃飯呢,一會兒就來瞭。”張三說著便出去打電話。
  
  等瞭好一會兒,張三還沒有進來,倒是有一個肥頭大耳、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推門進來瞭,這人看樣子也在喝酒,而且喝高瞭,他一邊打著酒嗝,一邊搖搖晃晃地坐到瞭張三的位子上。眾人見他這個派頭,猜想他或許就是張三去請的那個姓趙的局長瞭,於是便小心地試探道:“請問您是不是趙局?”胖子杯子一放,兩眼一瞪,有些不高興瞭:“你們居然連我都不認識?我不是趙局誰是趙局?”
  
  大傢原本不太相信張三能把一個局長請來,沒想到還真的來瞭,眾人都有些受寵若驚,趕緊上前敬酒,這趙局長一點架子也沒有,來者不拒,又喝瞭幾杯,還和大傢稱兄道弟起來。大傢見時機成熟,便請教起來,還有人借著酒蓋臉,竟然問起瞭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趙局,現在公務員這塊,哪個單位的油水多啊?”
  
  趙局得意地一笑:“哈哈,哪裡的油水能有我那裡多?”
  
  “那你一定撈瞭不少吧?”這話一出口,大傢都替問問題的人捏瞭把汗:這麼敏感的問題居然也敢問?沒想到趙局一點不在乎,他放下酒杯,低聲對幾個年輕人說:“實話對你們說吧,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不敢去撈,怕燙手啊,這兩年,我的膽子也大瞭……”
  
  所有人都被趙局的話驚得目瞪口呆,敢情這是個大貪官啊,可是就算喝醉瞭酒,也沒有這樣坦誠的啊!就在大傢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時,趙局又低聲說:“不過,越是油水多的地方越要註意,一不小心就會摔跟鬥啊,我前不久就摔瞭一個大跟鬥,一摔跟鬥就得進去,一進去就完瞭,想起那些日子,可不是人過的啊!”趙局說著,眼窩都有點濕瞭。
  
  剛才大夥都一個勁地羨慕著趙局,現在一聽,全嚇出瞭一身冷汗,你望我,我望你,說不出一句話來。正在這時,出去打電話的張三走瞭進來,嘴裡解釋道:“那位趙局今天有事來不瞭……”剛說到這裡,他一眼瞧見瞭坐在自己位子上的趙局,“請問這位是……”大傢疑惑地答道:“這不就是趙局嗎?”
  
  話剛說完,門外沖進來一個小夥子,一把扶起那個趙局,說道:“你說去上廁所,怎麼跑到這裡來瞭?”說著,他又向眾人解釋道:“這是我們餐館的趙師傅,喝高瞭,認錯瞭門,到你們這裡坐著瞭。”
  
  大傢不解地問道:“趙師傅?他不是說自己是趙局嗎?”
  
  小夥子解釋說:“他姓趙,單名一個‘舉’字,叫‘趙舉’,是我們餐館廚房裡的師傅,專門負責炸油條。前一陣子,因為廚房地上太油膩,他在撈油條的時候不小心滑倒瞭,傷瞭大腿,入院住瞭兩個多月,今天才出院,這不,我們餐館裡的夥計正給他接風呢……不好意思,打攪你們瞭。”
  
  小夥子一邊道歉,一邊扶著那個趙舉往外走,到瞭門口,趙舉還不忘回頭叮囑一句:“記住瞭,油水越多的地方越滑,越危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