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以愛之名逃離父母

  朋友搬離父母傢,另立門戶,原因僅僅是老爸總催她洗澡。
  
  每天晚飯剛過,父親就開始督促。她要出門,老爸說,別出去瞭,洗澡;她打開電腦,老爸說,別又三更半夜洗澡,鬧得四鄰不安;就連偶爾發一下呆,老爸也不放過,幹什麼呢,快洗澡去!
  
  搬走那天,朋友酣暢淋漓:知道嗎?現在我想啥時洗就啥時洗,想洗幾次就洗幾次!
  
  表妹考研,鐵瞭心要去外省,原因也是為瞭逃離父母。
  
  這對可愛的父母,閑來無事就去學校給女兒“鬧驚喜”,方式是隨時可能出沒在宿舍樓下、食堂門口、教室走廊裡。有一次,表妹約會被父母撞上,男友趕緊假裝去洗手間,老爸也逗,居然跟去瞭,說是刺探敵情。鬧得表妹很驚慌,每次出門都要前後探測,嚴防“傢庭狗仔隊”。
  
  每一個傢庭,或許都有過類似的煩惱吧。現實中的父母,總是習慣以愛的名義釋放自己的親情,這種釋放溫度很高,但他們沒有察覺。他們還在不斷加溫,直到孩子受不瞭瞭,想要逃離,他們卻不明所以,我哪兒錯瞭,孩子這麼對我?
  
  我大學時一位室友,每晚七點父母準時打電話問候,你說很幸福?不,室友煩得要命,我們要想出各種理由為她的不在場圓謊。
  
  小區裡一對夫妻,和父母住對門,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可是最近在別處買瞭房,據說忙得四腳朝天,卻甘之如飴。父母這邊呢,落寞無比,總說要去給兒子當免費小時工,無奈兒子根本不接招。
  
  父母與長大瞭的子女,總要在一個時間點上拉開距離。這種距離是空間上的,更是心理上的,分野便是獨立之日。
  
  有的孩子很堅決,我不跟你們住瞭,你們愛怎麼著怎麼著吧。你應該看到許多從傢裡逃離成功的,無論回自己的小窩多麼清鍋冷灶,衣服襪子滿天飛,地板上的灰塵多麼厚實,還是義無反顧,耳根清凈和行動自由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總有那麼一天要搬出去,早點體驗生活罷瞭。
  
  有的孩子也想獨立,但遭遇現實又有點兒畏難。比如,獨立的成本,生活的煩瑣,換個燈泡修馬桶,換個床單洗個碗筷,這些以往父母承包瞭的,如今都得親自上崗。成本這麼大,換來的,也就是“自由”兩個字,算算性價比,得,不就是嘮叨點嗎?忍瞭。
  
  餘下的,就是乖孩子瞭。從父母傢邁出,下一個目的地最好是自己的小傢,有婚姻打底,理直氣壯理所當然。不過也有個前提,那就是千萬別剩下,不然光是父母的催婚令就夠你受的。
  
  好像一直在討伐父母,其實想說的,是親情。
  
  親情總是很容易走在兩條單向道上。孩子小的時候,全傢人基本還在一條道上走,就算有逆反的孩子,多半也被父母扯著走在一條父母設定的傢庭大道上。孩子大瞭,開始有自己的路,雙方都在努著勁兒往前走,可惜的是,這兩條都是獨立的單向道,誰也碰不著誰。
  
  親情還總是容易攪在一起,分不清理想中的溫度。面對別人,你很清楚距離和界限,可是到瞭親人,你還真犯迷糊。父母喜歡說“為你好”,可是你知道這個理由很無力;你喜歡說“別管我”,可是父母不可能不管你。兩代人之間就這樣糾結著,有的時候,一直到老。
  
  實際上,子女不是不知道父母的愛,他們很清楚,他們也很感激。但朝夕相處的親情,往往很脆弱,你收拾不瞭的情緒,你控制不住的怒火,往往在一個眼神一句口角間,突然爆發。
  
  我一個朋友,和老爸在一起總是打嘴仗,說起老爸的“罪行”,那是罄竹難書。搬走三個月,說起老爸反而緩和多瞭:老爸在小區保留瞭一個車位,方便她隨時回傢;老爸總問她錢夠不夠用,有點缺口立馬去銀行;老爸真不錯,變瞭一個人。真有誰變瞭嗎?未必。隻是恰到好處的距離感,讓一個傢庭變得更和諧。
  
  要我說,逃離未嘗不是一種愛。有距離的生活,也是健康傢庭生活方式的一種。空間改變不瞭親情,時間會扮演起讓彼此適應的角色,當你們都體會到距離帶來的內心舒適,誰還願意天天黏在一起搞傢庭內耗?除非這個傢真的有問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