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世間竟有殉書者

  世間有一種人,他們嗜書如命,為書而生也因書而死。
  
  早些時候有一位書呆子,人到暮年還不斷買書。不僅如此,他還與書店老板約定,打算預留一筆錢在書店,委托老板待其死後,隔些日子就焚點新書給他,以便他在陰間也能照讀不誤。生前愛書死後仍不忘讀書,這樣的書蟲可謂少見。
  
  著名漫畫傢丁聰生前有一愛好,那就是愛書成癖。進瞭書店如果不買書,丁聰就會感覺有點對不起書店,也對不起自己。於是他不斷買書,這樣做的結果就是傢裡書滿為患,過道裡堆著書,走廊上碼著書,沙發上放著書,茶幾上摞著書,吃飯的方桌上也是書,就連書房的畫案、臥室的小桌上也舉目皆書。丁聰的書房名為“山海居”,黃苗子題。什麼意思呢?丁聰解釋說:“山”指的是書房裡亂,書堆得像山一樣,“海”呢,是說找東西就像海裡撈針。有一次華君武問丁聰如何找書,丁聰答:“最好的辦法就是出去再買一本。”
  
  現代著名作傢樓適夷曾講過一個關於讀書的故事。20世紀20年代末,樓適夷參加革命後,曾坐過監獄。在監獄裡難友們經常傳閱一些圖書,一方面打發寂寞時光,一方面抓緊時間學習,為以後更好地參加革命鬥爭作準備。與他關在同一個牢房裡的一位難友,已經被判瞭死刑。當一本書傳到這位難友手上時,已經是一天的黎明時分,而這天恰恰是他將被執行死刑的日子,可這位難友在拿到書後依然抓緊時間讀瞭起來,直到獄警叫他的名字把他帶走時,才把書放下。無獨有偶,從前匈牙利有位貴族叫查洛斯特公爵,生性幽默,酷愛讀書。革命期間,他被推上瞭斷頭臺。押解途中,他一邊走路一邊看書,鎮定如常。等到脖子被架在斷頭臺上,用不著看著路面時,他就從容地掏出一支筆來,趁刀還沒落下來時,在剛剛讀到的一句警句下面做瞭個記號。有一位外國婦女,姓名、國籍、種族均不知,隻知她到瑞士蘇黎世是為尋找“有尊嚴地活著,有尊嚴地死去”的尊嚴協會請求實施安樂死。大限將至,她要求協會工作人員給她一些時間來讀完手頭的一本書。三個小時後,她讀完書上的最後一行字,按響電鈴,離開瞭人世。這幾則與書有關的故事讀來叫人幾欲落淚,世間竟有如此愛書之人!
  
  大文豪高爾基愛書如命。有一次,他的房間著火瞭,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首先抱起書籍。為瞭搶救那些書籍,他險些被大火燒死。事後有人問他:你為何命都不顧,卻要去救書?他說:“書籍一面啟示著我的智慧和心靈,一面幫助我在一片爛泥塘裡站瞭起來,如果不是書籍的話,我就會沉沒在這片泥塘裡,我就要被愚蠢和下流淹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