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待它養得能流浪的時候

  深冬夜裡11點,先生我倆在政一街由南向北散步。此時的都市,喧囂漸漸退去,柔和的路燈下,寧靜彌漫著夜。依稀有貓咪微弱的“呼救”聲傳來。循聲,來自冬青叢。我們蹲下身,見一隻灰貓掙紮著,下身沉重地拖著趨迎我們。“乖,咪”,伸手去撫摸,其刀棱似的脊背告訴我們,它在這裡傷瞭些時日,耗著體重維持生命。
  
  要不要帶它走,我們猶豫瞭幾秒。傢裡已經養有一隻,再添,“人口”就多瞭。
  
  但它確實需要救助。傷痛、饑餓、寒冷、絕望,它挨不到天明。心裡安慰自己,這也可能是上蒼的旨意。天已晚本不該出來散步但出來瞭;平時很少走這裡卻走瞭這裡。有緣分。
  
  小心地抱它出來,和傢裡的貓相比,它幾乎沒有瞭重量。亮光中看它,白黃相配的花色,被傷痛和無助蹂躪成瞭灰色。它渾身顫抖,舌頭外伸,還哀叫著,因為不知這被帶走,是福是禍。
  
  商店都打烊瞭,弄不來吃的,路過社區衛生站,見輸液室有人,透過玻璃看見窗臺上的紙杯,想必裡邊會有剩水,進去取瞭。它已不會喝水,用手蘸水來潤它外伸的舌頭,每一次,它都感激地動一動尾巴。想快些抱回傢,又怕傷瞭它,先生拿捏瞭一身汗。我疾行回傢,從七樓拿瞭貓砂浴巾貓糧鮮奶,可憐的貓也已到達。剛在地下室安頓下來,它便拖著殘軀撲到貓糧上。看它吃貓糧喝鮮奶的熟練,知道這是一個傢貓。傻孩子,你怎麼就逃出來,怎麼就受傷瞭,怎麼就落魄到讓人心疼的地步?
  
  先生還寫瞭“救助傷貓”的字條,昭示四鄰:此貓乃馬路所撿,後腿傷損,不能站立,疑為機動車所撞。其時嗷嗷悲號,垂死樹叢,於心不忍,救助於斯,暫棲幾日。諒必人同此心,望能各盡綿力。
  
  不知道它傷到哪裡、傷得怎樣、有無康復希望。第二天,和先生帶它到寵物醫院。先生又把結果昭示鄰居:帶貓去作瞭檢查,拍瞭片子。右邊骨盆與大腿股骨連接的臼骨骨折,大夫說無法固定復位,隻能養著,讓其自然恢復,但它的這條腿是終生殘瞭。
  
  經過幾日護養,小貓的命保住瞭,毛色幹凈瞭,精神瞭,能站立瞭。昨天還看見它用傷腿蹭癢,很欣慰。隻是它的舌頭仍時不時地伸,仔細看,舌頭少瞭一角,唇有一缺口。想是當初被車撞飛時,臉重重地蹭瞭地。為瞭讓它早日恢復,抱它去曬太陽。它的眼裡一直有黑褐色的分泌物,可能是為瞭排毒。用濕巾給它擦拭,它抬頭迎合,顯得很溫馴。陽光下,它頭頂和背部的褐黃鑲嵌在通身的白色中,真的好看。
  
  可是它以後怎麼辦?先生說瞭一句話,讓我真的好傷感。他說:“待它養得能流浪的時候,送它去流浪。”
  
  它的傢人在找它嗎?我想象它的傢人在找它。它是在省政府門前的丁字路口處撿到的。那天我和先生又去那裡,企望見到《尋貓啟事》,就真的見到瞭被撕去瞭的一個啟事的殘跡。
  
  我企望這就是找它的啟事。
  
  被救的傷貓,在我們的精心飼養下,傷愈很快,食量大增,一天天好瞭起來。
  
  生活用品在走廊的這頭,它自己另覓的窩在走廊的那頭,距離大概有15米。走走也好,有利於恢復。每次去喂貓糧或雞肝的時候,它會歡快地跑來享用美餐。它體重漸長,毛色漸光,我們的心境漸寬。
  
  近幾日,它吃飽瞭,不走,尋人蹲著的腿窩,躲在裡邊,喉裡發出感恩的“念經”聲。人往後退,它往前拱,一定要身子貼著你,並仰起它的小臟臉蹭你身上。如果你低頭看它,它會夠你的臉親,嘴裡還柔聲地喵喵著,唱出它的幸福和安全來。它的每一個動作,都在圖解著它內心的渴望,它的每一次觸碰,都在撞擊著人內心最柔軟的溫存。
  
  每一次的不忍都化作每一次的狠心:不能帶它回傢,傷不愈便不能洗澡,不洗澡便無地安置……每一次都在心裡承諾:“等你好些瞭,乖!”
  
  前天,它偎人更緊,比原先大些的叫聲中多瞭些祈求。每次離開,它跟著腳走。我心被揪著。最後一次它跟到樓梯的二階,我在心裡說:乖,明天,明天接你回傢。
  
  傢裡做好瞭準備,連洗澡的包被都放在瞭洗澡間門口。先喂飽,再抱回。早飯後,到門外買來一塊錢的冒熱的雞肝,香氣飄在走廊,卻不見那歡快的身影,先生尋窩不見,一直擔心的事情發生瞭:貓去窩空。
  
  它傷著,不會跑遠。但遍尋院裡的屋屋戶戶、樹叢空地,杳無聲息。沿著當初抱它回來的路線,循著叫著,回來更加沮喪和懊悔:它肢體和聲音語言傳達的強烈的心願,可能就是臨行前的先兆,它帶著傷又帶著失望,不,是絕望……多麼讓人愛憐的小東西,如今更加可憐,弄不來吃的,又起瞭大風,馬上就會地凍天寒,你何地存身、何處覓食,性命難料。後悔晚瞭一夜,自責無以復加,感慨有些東西的稍縱即逝。
  
  從白天找到傍晚,寄希望於夜深人靜——它習慣於喧囂退卻後的呼救。夜裡9點,再一次出尋,就在另一門洞的地下室——它自己尋的窩相應的位置——廢紙堆裡,聽到“咪咪”的叫聲,探出瞭拱成黑鼻頭的腦袋。
  
  “傻孩子!”一把抱住它,是怕它再跑瞭,更怕再失去。
  
  我想說:夜間樹叢中的傷貓,如果不發聲呼叫,怎麼會被人發現及時救出生還;如果不是貓咪跟人近人黏人,讓人愛憐其楚楚,怎麼會不合其孤寂抱回傢養在身邊?受貓的啟發:人應放下身段溝通,溫情相待不拒人於千裡之外,就可走出困境,建立新的人脈,甚至是改變命運。這一切,性格使然。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