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媽語錄

  母親出生於1914年,1973年去世。一生殊不容易。42歲之後,她因心臟病臥床18年。終其一生,她始終是傢庭乃至傢族中的核心人物,以愛的關照、言行,影響子女和親友。至今,朋友常笑我動輒就“我媽說的……”這些引用的母親“語錄”,當然不是母親的原創,從她口中說出,往往加上“你外婆說”。也許,我的外婆、她的母親將這些行為規范和俗語告訴她時,也是一句“你外婆說”。
  
  一句好話暖三冬
  
  不吝惜對別人真心贊賞,本是絕對靈驗的做人秘訣。不過這和人的個性有關,有人天生說不出誇人的話。20世紀80年代初,我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位上司,曾在美國念書工作十多年。他待人接物的方式兼有東西方的特色:秉承西方學風,研討會上批評起人來,不留情面;持東方人含蓄的君子風度,對自己佩服的人,不輕易贊揚。一次,他在我起草的一份議案上批示“很好”,我幾乎想將它保存起來做紀念品。有一陣,賣早餐的師傅見面就用生硬的普通話對我說:熊小姐,你今天很漂亮!我也高高興興地回答:謝謝!過瞭好些天,終於忍不住問他:為什麼你天天都這麼說?答道:我隻會這一句國語。
  
  你敬我三分,我敬你一尺
  
  上大學時,聽到一位同學的母親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可是我從來沒聽過的。到香港後,最深地感觸到人與人之間的防范心理,所謂“逢人隻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相處很好的同事,也不會輕易約到傢中做客。反之,在單位邂逅的西方人,大部分都和昆明人差不多,相處不過半天,就成為直呼其名的朋友瞭,閑聊間,甚至會坦然地告訴你有過幾次離異。
  
  人比人,氣死人,馬比騾子馱不成
  
  相當於“莫以己之長,比人之短”。《居裡夫人傳》中,說到她四歲時,姐姐背不出功課,她站在一旁,流利地背瞭出來,父母無言地看著她,眼中帶著責備,她哭起來說“我不是故意的”。一個親戚念小學的女兒年年考第一,有次考瞭第二,回來哭得很傷心。我勸她說:你也替別的小朋友想想,不要總霸住這份榮譽,還有那些考倒數幾名的同學,難道得去跳河嗎?她一邊哭,一邊道:“就是不!就是不!”——什麼意思?
  
  成龍的上天,成蛇的鉆地
  
  有趣的是,同一句話,父母分別賦予不同的含義。在父親口中,是勸告我們,成龍還是成蛇,會有不同的結局,類似種瓜得瓜,隻有通過努力才能成才;母親說起來,則表示人各有志,就好像“有人棄官歸故裡,有人半夜趕科場”。
  
  早死早投生
  
  如此對生死的坦然態度,令人想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之說。有位歷史學傢撰文,寫某歷史人物一生多次化險為夷,論證他置生死於度外的生命觀,卻沒有觸及根本:他個人之命還是民眾的生命。此人論及生死,氣度恢弘;行事為人,視人命如草芥。他漠視他人的生命,對本人生命終結的懼怕,越到晚年越烈。謝天謝地,投生之說不可信,天佑中華。
  
  人有小攥攥,天有大算盤
  
  這和“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瞭卿卿性命”差不多。雲南人知足常樂的性格也許受到少數民族的影響。懶散是常態,形容進取心重的人用貶義詞,“窮攥餓算”。這也有因為窮瞭餓瞭,才需要鉆營的意思。當然,要逍遙得起來,先得衣食足。雲南許多地方,植物茂盛,雨水充足,老百姓說,插根扁擔到地裡都會發芽。去到山區扶貧,看到當地人的生活與原始人差不多,等到多些瞭解,你就滿心疑惑……人類的現代化出瞭錯嗎?
  
  刁鉆人專遇古怪事
  
  命運和性格有所關聯,人越是挑剔、苛刻就越不如意。也有無法解釋的現象,例如一位對人對己都嚴格要求的朋友,常常遇到古怪事:新買的電腦出故障,乘電梯被困,趕火車扭瞭腳。聽她抱怨,不得不同情她,同時也會想起這句媽語錄,當然不敢說出來。這和“疼處專碰著”、“越窮越見鬼,越冷越刮風”一樣,經常得到驗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