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冰河式移動

  為瞭本身的利益,每個人都可以沖擊“制度矩陣”上的某個環節,帶來微量的改善。抽象來看,這些事不是“每個人由自己做起,讓社會變得更好”,而是“每個人由自己做起,讓自己過得更好”。但這個過程,會帶來整個社會冰河式的移動。
  
  極地溫度奇低,大多是長年不化的冰塊。離極區稍遠,有些冰河緩慢移動,每年位移幾公尺或更少。
  
  有趣的是,諾貝爾獎得主諾斯,以冰河為譬喻論述。他認為,人類社會的運作,是在一套制度矩陣下進行。制度包括正式的法令規章,也包括非正式的思想觀念、風俗習慣。無論是正式規律或非正式的規范,通常變化都非常緩慢。速度緩慢反映某種僵固性,也代表社會的穩健。因此,制度總是一種利弊摻雜的組合。對於制度變遷,他用的形容詞,就是冰河式的移動。
  
  這是學理上的見解,但是對實際生活也很有啟示。既然社會的變化是緩慢漸進的,心情和態度上,就無須急切躁進,希望能立竿見影。既然社會的進展是微量變化的累積,就可以不由大處著手,而是在小地方下工夫,涉及的問題較單純,反而容易調整改善。
  
  說來有趣,回顧自己過去20餘年的作為,似乎暗合制度經濟學的精神:雖然觀念上我支持改革進步,但是從來不自詡為改革派,甚至暴虎馮河。不過,雖然我不會大張旗鼓地搞串聯或遊行示威,對於碰上的不公不義,總會有所因應,量力而為。日積月累之下,有些經驗饒有興味。
  
  30年前當完兵不久,到郵局寄信,問小姐郵資多少。她看一眼秤,說基本郵資要再加一級。我問:“指針不是剛好沒超重嗎?”小姐的回應我終生難忘:“現在沒超重,等貼郵票就超重瞭!”我把經過寫成文章,副刊發出之後寄給郵局。郵局從善如流,改變做法。
  
  20餘年前,住傢附近常有網線施工工程,電話常常打不通。打電話問故障臺,表示工程三天以上,停收基本電話費。我追究到底,後來改為一旦施工停話,就停止收費。
  
  當時偶爾受邀,到考試院改考卷,每份新臺幣35元。考卷多半是申論題,很耗心神。待遇偏低,同事戲稱:“隻好草菅人命瞭!”我寫成評論,寄給當時的考選部部長王作榮先生。他很明快,立刻調整做法,改為每份50元。他的理由很有趣:“35元一份,連擦皮鞋都不夠。”
  
  還有,多年前利息較高,我在合作社有定期存款,期滿之後,沒有註意續存。到合作社辦手續時才瞭解,期滿一個月之內沒有續存,將改為活期存款,利息相去甚遠。問合作社,為什麼沒有通知存戶辦理續存,得到的答復是:沒有這個義務。
  
  我打電話過去追蹤,找到財政部的主管人員。我表示,現代科技如此便捷,存戶事多容易忽略;兩相比較,金融單位有責任,在定存單到期時提醒客戶。後來做法調整,存定期存款時,存戶可以選擇:到期自動續存。
  
  當然,也有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時候:多年前我意外發現,郵局劃撥賬戶的計息方式非常奇怪:當月餘額中,以最低存款數額為準計息。當時郵政儲匯局局長,是臺大經濟系畢業的學長。經過論對,做法調整——從此劃撥賬戶比照銀行支票戶頭,不再計息。我的抱怨帶來瞭改變,做法變得較合理,但是不見得比較有利。
  
  這些點點滴滴,是我生命旅程中的鴻爪。對我而言,隻是打幾個電話或寫篇文章,成本很有限。然而,除瞭具體的結果和實際利益之外,這些小事還有積極正面的意義。
  
  涉及的人,可以體會到變動的可能性;為瞭本身的利益,都可以沖擊“制度矩陣”上的某個環節,帶來微量的改善。革命的機會小,變動不可知;局部細微的變化,反而比較明確可行。
  
  抽象來看,這些故事的啟示,不是“每個人由自己做起,讓社會變得更好”,而是“每個人由自己做起,讓自己過得更好”。但這個過程,會帶來整個社會冰河式的移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