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偷棵搖錢樹

  PART。1吳二狗傻瞭
  
  吳二狗是吳傢村的一個二流子。
  
  前不久,他出去逛瞭幾個月,等回來後,人就變怪瞭,常坐在村裡的樟樹底下發呆,偶爾還會發出幾聲傻笑,人們暗地裡全在猜測,吳二狗是不是傻瞭?可吳二狗不在乎村民們怎麼想,因為他這次是回來賺大錢的!
  
  前段時間,吳二狗在城裡認識瞭一個叫黃沖的老板,黃老板正在給自己過世的老娘找木頭打棺材,一聽說吳傢村有棵千年大樟樹,立即表示願出十萬塊錢買下,而且不計較樹是死是活。
  
  吳二狗二話沒說就答應瞭,但要求黃沖給他一個月的時間。他知道要是明目張膽地搬走那棵大樹,全村人非把自己踩死不可,因為這棵樹在村裡人看來是有靈性的,自己得好好想個法子才行。黃老板說行,說自己過一個月就到村裡來買樹。
  
  吳二狗回來後,在樹下發瞭好幾天的呆,最後決定偷偷刨樹根。聽老一輩人說,樟樹的根是橫著長的,隻要把那些根都刨斷,不出半月,樟樹就會枯死!這樹一死,事情就順利多瞭,死樹能值個啥?
  
  這天半夜,吳二狗扛著鋤頭摸到樟樹底下,先不慌不忙地點瞭根煙,準備坐下先歇會,忽然覺得脊背好像被人輕碰瞭下,忙警覺地站起來,哪料後腦勺又被輕踢瞭下。他猛地一個轉身,拿出手電一照,登時嚇得魂飛魄散,隻見樹杈上掛著一個面目猙獰的人!
  
  吳二狗嚇得拔腿就跑,跑瞭幾步覺得不對勁,那吊著的人好像是吳玉山的媳婦林小娟,衣服又那麼眼熟,難不成是她在上吊?他遲疑瞭一下,又顫巍巍地轉回到樹底下,拿手電照著仔細一看,還真是那娘兒們,當下拍拍突突跳的心口,用力一頂把她拽瞭下來,嘀咕道:“後山那麼多上吊的好樹你不用,偏偏要吊死在這棵樹上。”
  
  幸好林小娟上吊時間並不久,經吳二狗掐過幾下人中後,就蘇醒瞭過來。她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抓著吳二狗的衣服號啕大哭,俗話說“沖鋒號不如女人鬧”,這一哭立即驚醒瞭周邊的村民。吳二狗叫苦不迭,想走,可怎麼都扯不開林小娟的手。
  
  不多時,樟樹底下就擠滿瞭義憤填膺的村民,不待吳二狗開口解釋,村民們的拳頭腳尖就雨點般落瞭下來。大傢都還以為吳二狗把林小娟給欺負瞭,有人邊打邊喊:“早看出他這次回來不正常,沒想到竟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來……”
  
  等村民們停下瞭手,林小娟才哭著說:“不關他的事,讓我去死吧,我沒法活瞭!”
  
  這一來不知情的村民們更加憤怒瞭,對著吳二狗又是一頓狠揍,隻痛得吳二狗一個勁慘叫。
  
  就在此時,住在村頭的吳玉山奔瞭過來,邊跑邊喊道:“媳婦啊,我知道錯瞭,你千萬別想不開啊,我以後再也不打你瞭……”村民們一愣,面面相覷,拉過林小娟一問,才知她是和老公打架,被老公打瞭一頓,一時想不開半夜跑出來上吊尋死的。
  
  大傢才明白這下是冤枉吳二狗瞭,忙歉意地把他從地上扶起,但很快就有人開始懷疑:半夜三更的,吳二狗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吳二狗眼珠一轉,哼哼道:“我自己還奇怪呢,明明是做夢夢見有人在這上吊,於是過來救她,哪知道卻被你們打醒瞭,哎喲,痛死我瞭!”說著一拐一拐回傢去瞭。村民們詫異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對他剛才講的話將信將疑,這傢夥真能有這個能耐?
  
  接下來的幾天,吳二狗成瞭村裡的焦點人物,村民見到他就問:“吳二狗,你那奇怪的夢有沒有再做啊?”更有人打趣道:“下次夢見哪裡埋瞭元寶可千萬記得敲下我的門!”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想起那十萬塊,吳二狗心裡驀地一動,有瞭主意……
  
  PART。2吳二狗神瞭
  
  這天早晨,吳傢村突然熱鬧瞭起來,安靜沒兩天的吳玉山夫婦又開始大打出手瞭,屋子裡的破碗爛碟摔瞭一地。
  
  他們小小的院子裡頓時擠滿瞭前來勸架的村民,林小娟手上拿著個用來當武器的鍋蓋,哭噎著說:“我沒指望跟著你吃香喝辣,可現在連娃的學費都交不起,你一個大男人不想辦法賺錢反而天天在傢裡鬧,你說這日子怎麼過?”
  
  人群中議論紛紛,不少人都嘆息著搖頭。
  
  這時站在人堆中的吳二狗突然擠瞭出來,站在吳玉山的面前,猶豫瞭一下,終於開口說話瞭:“玉山哥,你先別急,我昨夜做瞭個奇怪的夢,夢見你傢茅房的一角埋著錢,你看看去,如果真有錢,孩子的學費就有著落瞭。”
  
  好奇的村民立即擁著吳玉山夫婦走向瞭茅房,不料真在一角挖出瞭上千塊錢。吳玉山激動地握著吳二狗的手:“兄弟,你真是神人吶,是不是菩薩上身瞭?”村民們也紛紛拉著吳二狗問長問短,更有人纏著要跟他學做夢。
  
  吳二狗雙手一攤:“我自己也覺得奇怪啊!”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暗自得意: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這招果然靈光,比起十萬巨款,自己埋入吳玉山茅房的那區區千把塊錢不過九牛一毛,接下來該把矛頭指向大樟樹瞭。
  
  自打埋錢事件過後,吳二狗走到哪裡都有人圍上來,儼然成瞭一位高人!吳玉山更是有事沒事就拉著他喝酒,向他詢問做夢的事,希望自己也能學個一招半式。吳二狗天上地下地胡扯一番,倒也把他唬得入迷入癡,深信而不疑!
  
  數天後的一個深夜,吳二狗找瞭把斧頭,來到樟樹底下,對著樹幹一陣猛砍,邊砍還邊吆喝。吆喝聲驚醒瞭附近的村民,村民發現砍樹的人是吳二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大傢還在發愣,吳二狗已經收起瞭斧頭,頭也不轉地回傢去瞭。
  
  第二天一早,有人小心翼翼地問起吳二狗昨晚做瞭什麼,吳二狗歪著腦袋想瞭好久,突然一臉激動地叫道:“記起來瞭,我夢見自己跟一個妖怪鬥瞭一夜,那妖怪好厲害,我打不贏它!”村民們面面相覷,對吳二狗的話將信將疑的。
  
  倒是吳玉山,死纏爛打地把吳二狗請到傢,邊吃飯邊追問妖怪的事情。
  
  一提起妖怪,吳二狗又變得激動無比:“一定是那妖怪在作怪,要不咱村也不會這麼窮,我想消滅它,可大傢都站在邊上不幫我,我從沒做過這麼可惡的夢!”  

  吳玉山聽到這裡,忙出主意道:“兄弟,你的夢可不是虛的,那樟樹肯定有問題,堅決要伐掉!可我擔心村裡那些老頑固會反對,不過我倒是有個主意,村裡那些小兔崽子不是整天閑著嗎?我暗底下幫你吹吹風,隻要他們想通瞭,這事準成!”
  
  “好!”吳二狗誇道,“誰砍倒瞭樟樹,他準第一個發大財!”這餐飯兩人都吃得開心無比,直到太陽下山,吳二狗才搖搖晃晃地走回傢。
  
  PART。3吳二狗傷瞭
  
  然而好幾天過去瞭,大樟樹卻絲毫未損,奇怪的是吳玉山也從吳傢村消失瞭!這天深夜,按捺不住的吳二狗再次操起斧子,摸到大樟樹底下,向著樹根猛砍下去。
  
  他砍著砍著,隻聽見一聲悶響,大樟樹緩緩地倒向一邊,吳二狗隻顧低頭砍樹,根本沒註意到大樹倒下來。當他反應過來準備逃跑時,粗大的樹幹已經死死壓住瞭他的一隻腳,吳二狗隻覺一陣鉆心的絞痛,當場就昏迷瞭過去。
  
  等吳二狗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已經躺在醫院裡。
  
  村民們聽說吳二狗醒瞭,一下子擁進瞭病房,臉上都露出瞭寬心的笑容,村長拉著他的手說:“終於醒瞭,可把大傢嚇壞瞭,醒瞭就好,要安心養病,藥費村裡給你出,吳玉山那小子已經被捉起來瞭,打老婆的事我們管不瞭,這次的事可沒這麼容易放過他!”
  
  吳二狗一臉不解:吳玉山怎麼瞭?緊接著他又想起瞭樟樹的事情:那棵樹倒瞭?村裡把樟樹怎麼處理瞭?
  
  村長看出他的疑惑,解釋道:“吳玉山深更半夜跑去用電鋸伐樹,被他老婆在背後偷偷看瞭個一清二楚,就在暗地裡咳嗽瞭兩聲,吳玉山砍到一半就被嚇跑瞭。知道你出事後,林小娟就跑到我傢說出瞭這事,你可是她的恩人!我已經叫人把那王八羔子抓回來瞭,砍伐樟樹,這次老天也不會放過他。王八羔子還嘴硬,威脅我說他馬上就要發大財瞭,要我識趣點,我呸!癩蛤蟆想上天,我當場刮瞭他兩耳光!”
  
  吳二狗恍然大悟,難怪自己幾斧子就把樟樹砍倒瞭,當下急著追問:“樟樹呢?打算怎麼處理啊?”
  
  村長拍拍他的手,安慰道:“你別操心,樟樹已經倒瞭,扶也扶不上。正巧,有個老板到我們村裡來買樹,本來我們不打算賣的,可林小娟說你是她的救命恩人,你受瞭難,得救你,就求著大夥把樹賣掉,換來錢給你治病。”故事會在線閱讀
  
  “對,如果多賣些錢,還能為村裡做點好事!”吳二狗立即接口道,心裡笑開瞭花,雖然自己傷得不輕,但比起十萬塊巨款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眼下急的是自己出錢買下那棵扶不起的樟樹!
  
  見他這麼一說,村長也笑瞭:“你我想到一塊去瞭,樹已經賣掉瞭,老板馬上就送錢過來,然後再去村裡拉樹,你知道賣瞭多少不?整整十萬塊呢!正好抵掉你的醫藥費……”話未說完,病房門口走進來一個男人,村民們立即讓開瞭一條路,男人拿著一摞錢面帶微笑地走到瞭病床邊上。
  
  看著眼前一臉微笑的男人,吳二狗腦子轟的一聲,徹底絕望瞭!這不是別人,正是他日夜掛念的大財主、開價十萬買樟樹的老板黃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