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綁匪打來電話

  高考落榜後,梁小寒決定去大城市打工。
  
  臨行前,父親梁大壯叮囑他,出門在外一定要多長個心眼,千萬別上瞭壞人的當。
  
  梁小寒不以為然地說:“爸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瞭。”
  
  梁大壯正色道:“你徐強哥是小孩子嗎?還不是照樣上瞭壞人的當?”
  
  徐強是鄰居徐伯的兒子,去年出門打工時,在車上碰上一個“熱心人”,以幫他找工作為名,套出他傢裡的電話號碼。
  
  徐伯在傢裡接到一個自稱是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徐強被車撞瞭,需要馬上做手術,讓徐伯速往某某賬號上匯八千元錢。
  
  徐伯慌瞭神,東借西湊瞭八千元錢,按照那個賬號匯過去。可錢剛匯出去沒多久,徐強就打來電話,說他已平安到達。八千元轉眼間就打瞭水漂。
  
  梁小寒見父親對他放心不下,就開玩笑地說:“爸,如果有人打來電話說我出瞭車禍,要你匯錢的話,你怎麼辦啊?”
  
  梁大壯說:“這還用說嘛,我當然是不相信瞭。”
  
  這話說過也就撂下瞭。可是讓人想不到的是,梁小寒走後的第二天下午,梁大壯就接到瞭一個令他膽戰心驚的電話:“你是梁大壯嗎?你兒子梁小寒被我們綁架瞭,馬上準備一萬元錢送過來。要快,不要報警,否則你兒子就沒命瞭!”
  
  梁大壯腦袋“嗡”的一聲就大瞭。他穩瞭穩神,吩咐妻子翠蘭趕快出去借錢,他則把圈裡的牛和豬趕出來,送到瞭屠宰場。
  
  天黑時,好不容易湊足瞭一萬元錢,他們不敢耽擱,連夜登上一輛長途客車,直奔兒子打工的城市而去。
  
  路上,翠蘭問大壯要不要報警。
  
  梁大壯一聽頭搖得像貨郎鼓:“千萬不能報警,否則兒子會有生命危險的。再說綁匪的胃口又不大,一萬元和咱兒子的命相比,又算得瞭什麼呢?”
  
  天亮時,客車終於到達兒子打工的那個城市。
  
  梁大壯急忙找電話亭給綁匪打電話,問他交錢的方式和地點。綁匪挺好說話,說什麼方式無所謂,隻要把錢送到長江路28號南樓301室就行瞭。
  
  撂下電話,梁大壯去瞭公廁,出來時見翠蘭還在電話亭前徘徊,就說:“瞎磨蹭什麼,還不快打車去贖我們的兒子。”
  
  兩人坐上出租車,不一會兒就來到長江路28號。
  
  一下車,梁大壯不由愣住瞭,原來這裡是人民醫院。這綁匪可真怪,贖票地點居然選在醫院裡!
  
  梁大壯心裡正犯嘀咕,忽然身後傳來刺耳的警笛聲,幾輛警車呼嘯著開進瞭醫院。
  
  從車上跳下許多警察,一位警官模樣的人走到他面前,問道:“是你報的警嗎?綁匪在哪裡?”
  
  梁大壯剛想否認,翠蘭說:“是我報的警,綁匪在301室。他們要一萬元贖金,贖金我們帶來瞭,大壯,快把錢給警察同志。”
  
  梁大壯狠狠地瞪瞭翠蘭一眼,心說兒子要是出點意外,絕饒不瞭你!然後從懷裡掏出一萬元錢遞給警官。
  
  警官一揮手,警察向301室包抄過去。可是進去不一會兒,警察們又全都撤瞭回來。
  
  那個警官把一萬元還給梁大壯,又嚴厲地對他說:“報假警是要受處罰的,完事後跟我去派出所一趟。”
  
  梁大壯如墜霧中,不知道地發生瞭什麼事。
  
  這時,一個醫護人員走過來問他:“你就是梁小寒的傢屬吧?病人需要做手術,你快去交押金吧。”
  
  梁大壯急切地問:“做手術?我兒子到底怎麼瞭?”
  
  “他被汽車撞瞭,左腿骨折,面部縫瞭12針……”
  
  “那為什麼說他被綁架,而不直接告訴我是被車撞瞭呢?”
  
  “哦,這是病人的意思。他擔心直接告訴你出瞭車禍,你不會相信……”
  
  “怎麼不讓他直接在電話裡和我說呢?”
  
  “你還是快去看看病人吧,他哪兒還能開口說話啊。”
  
  梁大壯和翠蘭趕到病房裡,一看躺在病床上的梁小寒,整個面部都纏滿瞭紗佈,隻有眼睛露在外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