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百折不撓,成功一半

  我祖籍山東,出生在上海,後來到瞭北京。小時候媽媽給我起瞭一個小名,叫“老悶兒”。什麼意思?就是我話少。
  
  但是人的性格是可以改變的,我的性格基本形成是當兵之後。1970年,我十九歲,加入瞭四十集團軍野戰軍工兵連。十年的基層連隊的從軍經歷,見識瞭很多生死場面,徹底改變瞭我的性格。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我以工兵連指導員的身份再次參加搶險。7月28日地震發生,我們7月29日開拔,是第一批進入唐山的部隊。當時天氣非常熱,趕到搶救現場我們才發現身邊全部都是開始腐爛的屍體,我帶領士兵拼命清理,吃飯、睡覺都是在屍體堆的旁邊。
  
  生命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堅強,在讓人眩暈的酷熱中,年輕的士兵們吃著變質的食物,呼吸著惡劣的空氣,基本喝不上水,但是大傢都在拼命。當時,我有一個體會,我們為生命尊嚴做得越多,我們的人格就越完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崇高感,感動著自己,也感動著周圍的人。
  
  撤退的時候是10月21日,歷時將近三個月時間的搶險啊,把世上該吃的苦都吃得差不多瞭。回來之後,我媽說我:“悶兒瘦得厲害,兩手十個手指頭的指甲都磨掉瞭一半,指頭肚上全部結痂。”
  
  這些經歷跟我目前幹的行當距離十分遙遠,但是我覺得,這些經歷對塑造人的性格,對培養男人的堅毅有很大幫助。我特別喜歡“百折不撓”這個詞,無論什麼事情,能做到百折不撓,基本就成功瞭一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