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為瞭雪山神

  天山南面有個塔拉山,山下有個鎮子叫格裡木,鎮上的牧民每天早上把羊群趕出傢園,交給牧羊犬看管,然後就回來做自己的事。
  
  眼下剛進冬季,正是給羊群儲存草料的季節。
  
  這天一大早,吐木克老人把羊帶進草場後,就在回傢的路上開始割草,快午飯時,他的草垛已經有一人高瞭。
  
  吐木克站起瞭身,要回傢拉馬車,剛站起來,就聽見後山傳來幾聲狗叫,不好,是自傢的牧羊犬在叫,難道羊群遇見瞭意外?吐木克舉起鐮刀,掉頭向後山狗叫的地方奔去。他翻過一個小山頭,看到自傢的羊群時,狗叫聲消失瞭,羊還在安靜地吃草,似乎沒有受到什麼驚嚇。吐木克跑到羊群裡數瞭數,正好60頭羊,一隻也沒少,可就是不見牧羊犬“賽虎”。吐木克有點著急,拉開嗓門,喚瞭兩聲:“賽虎!賽虎!”空曠的草原上,就是沒有一點回應。
  
  吐木克趕緊登上路邊的高地,發現在不遠處一棵高大的樹下,賽虎正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於是,他趕緊跑過去,隻見賽虎已經斷瞭氣,脖子上的血還在往外流,像被什麼動物咬破瞭喉嚨。吐木克彎下腰,撫摩著賽虎,眼淚忍不住就流瞭下來。賽虎從小就生活在吐木克傢裡,已經整整六年瞭,它曾無數次地把狼趕跑,有一次,賽虎為瞭救回被狼抓走的羊羔,天黑時它竟然叼回瞭一隻狼崽子,可是今天的情景實在是太意外瞭!
  
  吐木克斷定是狼來報復瞭,他把賽虎扛在肩上,準備回去找一片好地方埋葬它。吐木克離開瞭,可他沒有看到,一旁的大樹上正臥著一隻雪豹!
  
  雪豹是一種美麗而瀕危的貓科動物,身材比豹子小很多,據說,全世界現存僅三千餘隻,是珍貴的保護動物,被譽為“雪山神”。它們大多住在高山雪域的巖洞裡,經常晚上出來捕獲野山羊和小動物,但不喜歡下山尋食,可為什麼今天大白天出現在山下呢?
  
  原來,有三個偷獵者在兩天前的夜裡發現瞭這隻雪豹,當時有兩隻,一隻被偷獵者擊斃,而這隻幸運的雪豹被槍聲嚇壞瞭,拼命奔跑起來,直到太陽升起,它才發現自己奔到瞭山下。此時的雪豹,已餓得難以支撐,就在這時,它發現瞭吐木克的一群羊,就不顧一切地撲向羊群。緊跟在羊群後的賽虎發現雪豹就立刻沖瞭上去,於是它與雪豹撕咬成一團。最終,兇狠的雪豹咬死瞭賽虎,正想吞食,卻沒有料到吐木克來瞭,雪豹迅速爬上瞭樹,用樹枝擋住瞭身子,後來看到吐木克老人走瞭,它才從樹上跳下來,消失在草叢裡。
  
  再說,吐木克把賽虎扛回傢,埋在後院的一片報春花下。吐木克十歲的孫子阿爾法見心愛的賽虎死瞭,心裡很難過,夜裡睡覺時,他滿含眼淚,夢裡全是賽虎小時候和自己玩耍的情景。半夜,阿爾法醒來後再也睡不著瞭,就到院子裡看天上的星星,不知過瞭多久,阿爾法正要回屋,忽然聽見有人在說話,循聲望去,看見幾個黑衣人從籬笆外走過,其中一個邊走邊說:“這次是老外牽的頭,僅皮毛就給二十萬……可惜,第二隻雪豹被嚇跑瞭……”另一個說:“跑不到哪裡去,它們喜歡往北山腰的雪域去,隻要我們等著,它就會回來……”
  
  阿爾法聽他們在說雪豹,立刻警覺起來,他很早就聽爺爺講過“雪山神”的故事,阿爾法急忙回屋,把爺爺喊醒,說瞭剛才的事,吐木克一驚,立刻明白瞭今天發生的是怎麼一回事,他自言自語道:“北山腰?我怎麼沒想到是雪豹呢?”
  
  第二天,吐木克就朝塔拉山北山腰的雪域走去,這是一片冰雪覆蓋的叢林,裡面有很多動物的腳印。吐木克找瞭半天,終於驚喜地發現瞭一串梅花腳印,那是雪豹的。吐木克知道,雪豹的前爪掌面大,後爪掌面小,這是和其他豹子不同的地方;雪地上還留著一堆飯盒和煙頭,顯然是那幾個偷獵者留下的;在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吐木克還發現瞭一片黑色的血漬,他猜測那是被獵殺的那隻雪豹臨死前留下的。
  
  吐木克這下明白瞭,這片海拔有3000米的小叢林,正是偷獵者駐足死守的地方,他們已經打死瞭一隻雪豹,驚跑的那隻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而在山的南面,和這片區域對稱的地方叫南山腰,也是一片叢林,夏季時吐木克在那裡打過野兔,老人想瞭想,就下山瞭。
  
  當晚,吐木克又獨自去瞭南山腰,接著又去瞭北山腰,從這以後,天天如此,就這樣,十幾天過去瞭。
  
  這天上午,吐木克趕著馬車去瞭三十裡外的哨所,把情況告訴瞭巡山警察,說是今晚有幾個偷獵者會去塔拉山北山腰獵殺雪豹,巡警有些懷疑,說:“老人傢,我們在這裡守瞭六年啦,從沒見過雪豹,而且我們一周巡邏兩次,至今也沒發現偷獵者,你是怎麼知道的呢?”吐木克焦急地說:“請你們相信我,路途太遠,沒時間瞭,回頭我再跟你們解釋。”說著,他領著巡警們上瞭車。
  
  來到塔拉山腳下,已是深夜瞭。兩點鐘,巡警們果然在北山腰抓住瞭那三個偷獵者,而且還有一個老外,並當場繳獲瞭那張雪豹皮。
  
  原來,吐木克每天晚上都從南山腰到北山腰去,他在上次發現飯盒的地方附近,找瞭一片覆蓋瞭厚雪的蒺藜草,用鐮刀在下面挖出一個洞,躲在裡面。吐木克堅信,偷獵者不會放棄那隻雪豹的,他們還會到這裡來,來瞭就能探聽到他們的動靜。吐木克在這個寒冷的洞中苦苦地守瞭一夜又一夜,昨天晚上,吐木克像往常一樣又躲在洞裡,那幾個偷獵者果然來瞭,其中一個說:“明天晚上,那個牽頭的老外要跟我們一起來,他帶著攝像機,因為買主想得到雪豹的錄像資料,老三,你把食物多準備一份。”聽到這消息,吐木克欣喜若狂,第二天上午就到哨所報警。當晚,三個偷獵者交代瞭犯罪經過:他們一共殺瞭一隻雪豹,六頭盤羊,十二隻塔拉山羚……
  
  吐木克回到傢的時候,阿爾法正在門口摟著羊羔等他,一看到爺爺回來,阿爾法迫不及待地上前問道:“爺爺,咱們傢的羊怎麼隻剩下11隻瞭,那些羊都賣掉瞭嗎?”
  
  吐木克回答說:“孩子,今晚你穿厚點,跟我上山,我告訴你真相。”
  
  晚上,吐木克帶著阿爾法,趕瞭5隻羊上山,到瞭南山腰,吐木克把羊殺瞭,又把死羊掛到瞭樹杈上,然後他們就躲起來觀察。不久,阿爾法驚呆瞭,他第一次看到瞭美麗絕倫的雪豹,而且來瞭7隻,它們被羊的血腥味吸引過來瞭。這十幾天來,每天到瞭這個時候,它們都會準時來這裡享用美味,其中有一隻玲瓏可愛的小雪豹,特招人喜歡,很像賽虎小時候的樣子。
  
  阿爾法問吐木克:“爺爺,我們為什麼要用自傢的羊喂食雪豹呢?”
  
  吐木克對阿爾法說:“為瞭救雪豹,把它們吸引到南山腰來。”
  
  前幾天,那三個偷獵者在北山腰死守雪豹,他們知道北山腰是雪豹經常出沒的地方,每到一個固定的時間,雪豹就會到北山腰覓食。為瞭使雪豹免於獵殺,吐木克想到一個辦法,把雪豹引到與北山腰對稱的南山腰。可是,雪豹天生兇暴,單憑吐木克一人的能力是無法將雪豹引來南山腰的,由於現在正值隆冬,雪豹的食物很少,於是吐木克決定在雪豹覓食的這段時間裡在南山腰宰羊,通過羊的血腥味,把雪豹吸引過來。
  
  吐木克接著說:“現在,偷獵者也抓到瞭,我們不需要再在這裡殺羊瞭,而且從明天開始,我們不能再幫助它們瞭,因為我們就剩下幾隻羊瞭……”
  
  阿爾法恍然大悟。
  
  天快亮的時候,他們在白雪覆蓋的草洞裡睡著瞭,阿爾法還帶著笑呢,但他們不知道,哨所已經派人把五萬元獎金給他們送來瞭,現在正在路上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