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居高聲自遠

  學者謝泳在研究西南聯大的時候,註意到:當時同班的學生,後來的差別主要出在機遇上。“是機遇影響瞭才能,不是有才能就能得到機遇。有才能沒有機遇,才能慢慢就沒有瞭,有機遇,沒有才能慢慢也會得到發展。所謂居高聲自遠。”
  
  同學少年的日子,大傢都是纖纖小樹,生長在同一片苗圃裡。漸漸分散到人生的莽蒼蒼大森林裡,有些不幸落在低窪,有些卻有緣栽種在山頂,比周遭的林木都高出一節,於是更多的陽光照在它身上,春天的第一場雨都給瞭它。自然,狂風暴雨季節,它也會首當其沖,在風中凌亂,斷瞭一地的枝丫。但,一年不過一季臺風。
  
  春風和暖裡,風把它的花粉送得遠遠;夏日,信天翁借它的肩胛落腳;到瞭秋季,也是風,把它的種子撒遍天下。無它,高人一等而已。而隨著它越長越大,成為參天大樹,小小的風對於它,連摧折都無能為力瞭。它得到的越多,其他樹就得到的越少——資源,不過就是一碗飯,你多吃一口,其他人就餓著。
  
  這是樹的殘酷,同時也是人的殘酷。
  
  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往往還沒有兩棵樹之間來得大,畢竟人傢還可能不同科不同綱不同屬,而我們,都是人科人屬智人種。所以,能流傳千古的名言,不見得比隔壁張大媽的口水話更真知灼見;偉大的、撼動世界的發明,多的是人曾心念一轉,想到。區別何在?不是說瞭什麼,也不一定是誰說的,往往隻取決於,你在什麼位置上,風幫不幫你忙。
  
  就像如果樹會說話,森林裡也有竊竊私語,最矮的灌木叢,滿腹雋語隻能說給小草聽
  
  小草可能還似聽非聽。而百年紅松,才有資格發出松吟,好風憑借力,松濤入你夢。
  
  你要當灌木還是紅松?想風不打頭雨不打臉,還是笑傲風雲?你是願意湮沒人海,默默無聞,還是願意成為參天大樹,活出人的豐盛美好?
  
  一切,都是你自願的選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