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雙面特工

  PART。1身陷險境
  
  蘇聯衛國戰爭時,渥倫斯基是蘇聯紅軍的一個優秀特工,由於他聰明機智、膽大心細,因此,深得上級首長的賞識。
  
  這一次,上級又派給他一個重要任務,在紅軍對德國鬼子發起進攻前,弄清楚德軍一個機場的飛機數量。渥倫斯基接到任務後,隻說瞭句:“請首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臨出發前,他與未婚妻娜塔莎依依惜別。渥倫斯基說:“親愛的,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活著回來見你!”兩人擁抱在一起,難舍難分。
  
  渥倫斯基喬裝打扮偷偷溜進瞭德軍機場,一看,那麼多飛機呀,足有幾十架,難道敵人已經知道我軍的進攻意圖而提前做瞭準備?他暗自吃驚。可再一看,不對啊,那麼大的飛機兩個德國佬竟然能推得動它?霎時,他明白瞭,這是假飛機,狡猾的德國佬!必須馬上向上級報告,揭穿德國人的騙局!
  
  就在渥倫斯基想要離開時,突然警報聲大作,他被發現瞭。渥倫斯基撒腿就跑,他繞瞭兩個圈子甩掉瞭追兵,迅速用信鴿把情報傳瞭出去。可之後,沒跑出多遠,他就被趕來的德國鬼子抓住瞭。很快,便被送到蓋世太保那兒進行審訊。
  
  渥倫斯基對蓋世太保的暴行一清二楚,他們應該會狂笑著拔掉他的所有指甲,打得他遍體鱗傷,然後拖出去靠墻站著,用步槍對準他的腦袋“叭叭叭”就是三槍。
  
  但讓渥倫斯基感到吃驚的是,蓋世太保並沒有對他進行刑罰,而是用汽車送他去瞭一座古城堡改建的監獄。
  
  渥倫斯基一個人住一間,房間雖然不大,但裡面的生活設施一應俱全,十分方便。渥倫斯基感到很納悶:他們這樣待我,究竟想要幹什麼?
  
  第二天,城堡監獄的看守長裡斯中校把渥倫斯基找去,對他說:“渥倫斯基先生,你想活著走出這裡嗎?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答應幫我們做一件事。”原來德國佬是想利用自己,渥倫斯基啐瞭一口唾沫:“你們動手吧,休想要我出賣我的國傢。”
  
  裡斯中校笑瞭笑,站起身走過來,說:“你誤會瞭,這件事情其實很簡單,你隻需要幫我們去參加一個馬拉松比賽就可以瞭,這對你來說是舉手之勞。”說著,他輕輕地拍瞭拍渥倫斯基的肩頭,“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你好好考慮一下。”
  
  PART。2長跑高手
  
  原來,在戰爭爆發前,渥倫斯基是蘇聯著名的馬拉松運動員,德國人對他的身份進行調查時發現瞭這點。
  
  而德軍的這個城堡監獄每次參加馬拉松比賽都是名落孫山,因此,當看守長裡斯中校得知抓到瞭一個馬拉松運動員後,欣喜若狂,馬上把他從蓋世太保那裡弄瞭過來。
  
  再說渥倫斯基,開始並不合作,他想:德國佬,讓我替你們去爭名次,做夢去吧!可轉念又一想,自己不能死,未婚妻娜塔莎還在等著自己呢,為瞭娜塔莎,必須活下去!於是,他答應瞭德國人的條件。
  
  裡斯中校非常高興,他咧著嘴說:“俄國佬,你這才像個聰明人!”
  
  此後,渥倫斯基開始瞭恢復性的訓練,他被特批獲準在鐵絲圍起來的戶外場地跑步。起初,看守們總是小心翼翼地唯恐出事。後來,他們慢慢地開始欣賞渥倫斯基的矯健身姿,就坐下來看他跑。
  
  渥倫斯基每天赤著雙腳,背著一隻裝滿石子的背包,在高低不平的地上奔跑。他的腳底已不知紮進瞭多少刺,裂開瞭多少口子,但他全然不顧。
  
  兩個月後,渥倫斯基發覺,自己的體能已經恢復到瞭原來的水平,這使得他興奮不已。
  
  當然,德國佬中也有反對的聲音,監獄裡的蓋世太保頭子哈特少校就說:“比賽中如果出現問題誰負責?還有,誰敢保證這個俄國佬一定能獲勝?”
  
  裡斯中校卻是自信滿滿:“我們已經給他測試過瞭,他的成績比去年馬拉松比賽的最好成績還快半分鐘,何況他還背著一袋石頭!他說要背著這袋石頭,來打破自己曾保持過的記錄。”哈特少校聽瞭,這才無話可說。
  
  盡管如此,為瞭保證比賽時萬無一失,裡斯中校還是帶著渥倫斯基去實地勘察瞭一下比賽路線。
  
  一路上,渥倫斯基用他的敏銳目光仔細查看著每一處路線和地形,在裡斯中校的指指點點下,不住地頻頻點頭表示認可。
  
  PART。3小試牛刀
  
  比賽那天終於到瞭。早上七點,城堡監獄裡所有的看守士兵整隊排列。渥倫斯基來瞭,他上身套著白色汗衫,下穿一條藍色運動褲,平常訓練時用的那隻鼓鼓囊囊的背包,此刻隨意地搭在肩頭。隻見他向看守們一一致敬,德國士兵異口同聲地鼓勵他:“祝你成功,俄國佬!”
  
  比賽的沿線佈滿瞭德國士兵,他們除瞭背著機槍,每個人手裡還有一個步話機。
  
  裡斯中校和哈特少校就站在比賽的起點,周圍是當地偽政府官員和各界頭面人物,都是監獄特意邀請來觀看渥倫斯基比賽的。裡斯中校手裡也拿著一個步話機,可以隨時監控比賽情況。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